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六十二章:转手
战斗彻底的结束,让大家都各自松了口气,无论曾经是好是歹,眼下也已经翻了一个新篇章,我也不打算再原地踏步,毕竟小事仇恨真的算起来,不是大局观的表现,走到了这一步,我已经不能回头细想
  
  我换了当年的我,会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坏人是铲除不干净的,只能在允许存在的范围内,捆绑上他们,让他们也一起拖动我的战船,如此才能继续乘风破浪,至少也算是自我救赎,将功补过的一种方式,这也是站得太高,而让眼界心灵强行扩
  
  展的无奈之举。“道盟失去了六位地玄境,无论如何都会过问,我们早晚要承担来至于道盟的怒火,但眼下,他们大规模下来还应该有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里,和天一道裂天魟的会师,以及西方教的高僧们会师,都是
  
  接下来的重大任务,而且也希望诸位在这段时间里,多留意从东部投靠过来的仙家,也警惕截教对我们的渗透。”我看着大殿内的诸位师兄弟,以及叶家,还有南部仙盟的新领袖沙玉竹。沙玉竹是天东南部仙盟曾经的代盟主,和我有过一面之缘,也是相当好说话的一个老太太,不但指点了我好些事情,还给了天一道仙盟建盟的资格,不仅如此,之前还叫蒋若茵去助我收服神兽,只不过后
  
  来仙岛之事改变了整个局面的走向,而我也选择了裂天魟而已。
  
  沙玉竹对于盟主之位其实并不重视,甚至屡次和我提及要将蒋若茵要回的话,是打算让蒋若茵来带领南部仙盟,所以可见这沙玉竹也是老狐狸,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所在的仙盟利益最大化。叶孤玄带领叶家加入天一道仙盟的麾下,非但没有让叶家受到多少惩罚,反而还分到了一大堆东方伏那边淘来的宝藏,沙玉竹又怎会不心动?怕是心中还耿耿于怀觉得南部仙盟这边肯定拿少了,因此才有
  
  将蒋若茵拉过来势在必行的决心。
  
  我也不打算跟她解释太多,反正这次裂天魟领女子军团上来,会处理这些事情,至于蒋若茵当不当这南部仙盟的盟主,我倒是无所谓的。西方教是最先来到天南区域的,大小佛法教,弟子一共来了数万之众,当然,应劫期不过近一千五百多,也不算太多,当然已经不少了,而圆慈作为佛尊,少不了要重整西方教,并且继续收拢余下的弟子
  
  。
  
  而值得一提的是,自仙岛一行后隐迹藏形了多年的妖皇帝婴,竟又卷土重来,趁着各路的妖皇相继完蛋的机会,又拉起了队伍,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与我为敌,而是投靠天一道仙盟而来。
  
  当然,还有巫族四散而去的零碎势力,也因为溶界和九重天重元气的侵入,带着子民,迎风北上,毕竟纯粹元气都在往天南的通道跑,他们汇集此处也是无奈之举。
  
  逐步靠拢过来的各族势力盈满如患,蝗虫似的遍布了天南的各处,毫无疑问溶界让大家失去了驻地,毕竟这里很快会成为截教的后花园,亦或者是道盟的进攻前台!整个天南,仙人迁途多得跟世界末日似的,场面连我感应之下都觉得惊心动魄,不过在审核机制建立,以及裂天魟到来之前,肯定不能让他们下去,所以整个天南仙家愈多,连下界的元气都感觉慢了许多
  
  !
  
  而距离和君七星大战那一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裂天魟也顺利的抵达了通道口这边。这次上来的,都是女子军团的核心成员,包括媳妇姐姐、赵茜、惜君、苗小狸、李慈音、关妙乐等拥有一定战斗能力的都来了,至于后勤方面的宋婉仪、阮秋水、蒋若茵等,以及擅长布阵方面的韩珊珊,
  
  竺家姐妹,端木尧等也都来了不少,她们负责指挥,以及跟西方教联合搭建临时的驱魔大阵。
  
  天一道的总盟大殿,我安排完众人的任务后,大家也作鸟兽散了,只有媳妇姐姐留了下来。
  
  “九儿。”我看着她,心中难免充满了愧疚,这一次东海之行,时间上拖得可不短,而且遭遇的事情,连我都觉得无比的神奇。
  
  “你……还好么?”媳妇姐姐站在了我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脸庞。
  
  “我还好……为什么这么问?”我好奇的看着她。
  
  媳妇姐姐怔了下,然后有些嗔怪的说道:“明知故问,孩子的事情。”
  
  我苦叹说道:“我……实在对不起你,如今竟还……”“好了,一路过来,我都已经从通道回传的消息里,打听得七七八八了,我当时也很震惊……也很困惑,但孩子是无辜的,我没有理由去拒绝她的,无论她是谁所生,那都是我们的孩子,对么?”媳妇姐姐平
  
  静的说道。
  
  我深觉最对不起的就是媳妇姐姐,因为如雪终究还得让她来抚养,她才是我的妻子,而再也没有任何人是了。“孩子身世可怜,要不是和我的缘分深厚,恐怕还漂流于空间裂缝之中,而当时的先天元气已然剩下一丝,怕是几个月都撑不下去了……我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连话都不会说,把几个纸人当成了父母……”
  
  想起如雪当时的境况,我不由双目中带着一丝的泪光,时至今日,仍然耿耿于怀。
  
  媳妇姐姐伸出手,帮我拂去了眼泪,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把她视如己出,即便她不在了。”
  
  我点头,将媳妇姐姐轻轻的搂入了怀中:“对不起……”
  
  “嗯……”媳妇姐姐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问道:“孩子呢?为何我们来却没有第一时间见到她?我一路上,总想着她会长成什么样子呢。”
  
  我无奈一笑,说道:“如今在师父东方伏那边,师父负责教授她一些知识,甚至于修炼,只不过因为气息封印,修炼的效果和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是必然的,和小天一样……唉,眼下这先天腐气难缠,孩子带着的气息也麻烦,作为父母,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媳妇姐姐带着慈爱说道,一时之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可能不适合当爹呢,这一路过来,都是解决这个事情,那个事情,对他们体内的气息,都是一封了事……却让你一个人在那操心。”我苦叹道。“哼,你的事,周瑛都帮你做了,老人比你有责任心,不过算了,你是干大事的人,这些事情不能都让你去做了,天下苍生是你的,而两个孩子,是我们的。”媳妇姐姐轻哼道,然后又问起了我:“那位东方伏是何人?为何我听着如此之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说过?他为人如何?对如雪如何?你把孩子放在他身边,可是安全?你拜的那些师父,一个比一个性子古怪,若是个老怪物,你看会把孩子教出什么样子
  
  来!?”
  
  “我……”我愣了一下,然后想要解释点什么,结果忽然外面一声大笑传来,我暗道糟糕,这声音岂不是东方伏的?这老怪物,肯定是凑裂天魟的热闹来了!
  
  上次我也提议说过如雪要转手让媳妇姐姐教育,那老怪物差点没当场干掉我,吓得我把这事暂时压下去了,但这回他来,恐怕是要跟媳妇姐姐死磕到底了!
  
  “哈哈哈!看来徒弟的媳妇可见不得老夫这老怪物的好,来和我抢人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和老夫斗的!”东方伏大笑着,抱孩子走入了大殿中!媳妇眉头紧蹙,却表现出了护犊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