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六十四章:徒弟
“她不会弃我而去!”我皱眉说道,但东方伏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同情的表情:“你这徒弟虽然不靠谱,不过老夫也觉得可以了,总不能把你当成首领那样的存在,而且你还年轻,以后首领临世
  
  ,你应该也是他麾下的一员猛将的,不过你想要高攀至尊,恐劫运难逃,没有足够大的命运,是背不起至尊那座山的。”我愣了下,心中不免起了波澜,东方伏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媳妇姐姐是至尊这点我明白,先天九子是什么,我现在也了解了,那是先于天而诞生的天地规则之一,而媳妇就代表鬼道,掌控六道轮回,现在
  
  她还没有真身御临,不过一旦成功的融合成为真正的至尊,那我的位置恐怕就尴尬了。
  
  所以东方伏才会跟我提这个,我心怀感激,说道:“师父,你对我很好,不过我还是相信九儿不会弃我而去。”“唉,傻徒弟,随便你了,至尊之身,经历不知凡几,而有的大古神,更是在多年历练中迎娶亦或者追随许多强者,但最后回归本位,无一不是立于天地之间而将流俗的情感斩去,只有那样才算是本位之念,你一不是某位大古神下凡之神,二也不曾见得了不起到何处,现在看着还觉得辉煌,但随着越来越接近天道巅峰,差距也就会越来越大,好比地玄之上有天玄,天玄之上有真玄,好好的珍惜此刻吧。”东
  
  方伏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和九儿有一子了……”我顿起了一丝反抗辩驳。
  
  东方伏摇摇头,但最后还是认真并同情的看着我:“孩子是否自诞生起,可曾运势急转直下?”
  
  我想了想,当时鲲鹏降临,还是差点就给拐带西方教的事,顿时点头:“可能吧……”
  
  “孩子夭折你怕不怕?”东方伏问我,却不带任何的讽刺。
  
  我皱起了眉:“我怎么可能会让这件事发生!”
  
  “呵呵,命运压身,你不信命,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而孩子有着至尊母亲的命运,生来背负同样巨大,若是没有足够的保护,夭折怕将是随时的。”东方伏冷笑说道。我浑身一震,他说的事情,其实是和我的想法很接近了,所以也是我们临时将孩子身体里的气息封印的原因,这些能够影响到气运的存在,只要没有了,就不会给命运压身,当然,结果是孩子将会和凡人
  
  没有太大的区别!
  
  至尊的孩子是凡人,这确实是莫大的讽刺,百年之后,恐怕孩子就过世了,这对于古神界或者九重天仙家的漫漫岁月人生路而言,连个过客怕都不是,和夭折又有什么区别?
  
  百年之后,我恐怕只会伤心苦叹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离世过早,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吧。
  
  “我不甘心。”我咬牙说道,东方伏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却问道:“如雪百年后就死了,你甘心么?”
  
  给我这么一问,东方伏顿时呲牙咧嘴,怒道:“你这臭小子,能不提这个?哎,我发现你小子怎么这么能让人光火的?”
  
  “那在恰当的时机,就把他们的命运解开!孩子们也总要经历磨难,总要有他们的宿命!”我咬牙说道。东方伏看着我一言不发,好半会才说道:“你说的对,不过襁褓中的孩子也未必不是一种幸福,流于凡俗,也未尝不是保护他们的方法,我见过太多背不起命运而夭折的孩子了,你恐怕也切身体会吧?你的
  
  媳妇可是鬼道的至尊,天之九子。”
  
  “我还活着!而且还要活下去!”我立即说道,东方伏说的不错,我是外婆劫了一道天运加身,才拥有了今天的一切,把不准什么时候就没劲了也有可能。
  
  东方伏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胳膊:“为师会好好看着的。”
  
  东方伏转身离开大殿,身影落寞无比,我想了想,说道:“你不是要找你的血亲么?总得有些什么征兆或者端倪给我吧?”
  
  “我其实也不知道会怎样……”东方伏沉凝,随后又道:“你把擅长道佛魔的人,带来见见我,对了,那个肉肉的和尚,我老早就觉得他奇怪了,总觉得在哪和他有点机缘来的。”
  
  我点头,立即叫圆慈来认亲,圆慈正巧没事干,屁颠屁颠就跑过来了,看到我和东方伏在一起,他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该不会还打算让我跟他认亲吧?上回不是说了和他没血亲干系么?”
  
  我苦笑点头,之前一起去大佛法教就有过接触,不过始终没血亲的端倪,而且圆慈虽然是个杂七杂八都修的和尚,但好歹也是纯正的佛门传承,和东方伏的道佛魔有本质不同。
  
  “这回不一样,要不测测机缘?”我连忙问道。
  
  圆慈想了想,说道:“我不是掐指算过了么?有个屁的机缘。”
  
  这话说完,圆慈怔了下,估计是觉得说错话了,但东方伏一刹那就飘到了他面前,一把拎起了他:“臭小子,跟老夫有点机缘你还不乐意了?”
  
  “哎呀!乐意乐意!我怎么会不乐意!?前辈还请留给贫僧些许面子,万万不可动粗呀!”圆慈害怕的说道。
  
  我暗道活该,不过很快,赵茜和全婵妤就给我叫过来了,全婵妤是真正的道佛魔,而赵茜则是测算命运的个中高手。
  
  看到圆慈给拎起来,全婵妤有些不高兴,毕竟那可是她亲哥,虽然常常给她白眼,甚至是直言不讳的冷嘲热讽,但终究也是有兄妹情分在里面,自家人可以,但外人断然是不行。
  
  “住手!”见东方伏还不撒手,全婵妤的气焰顿时爆发而出,她已经是应劫期的存在,反正不认识东方伏,当然想动手也没什么压力了。
  
  东方伏轻咦一声,然后很快放开了圆慈,说道:“小妮子,竟有这等机缘!”
  
  我连忙站在了两人的中间,说道:“行了,你们都冷静下,今天找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斗法的,是要认一认上辈子……不,或许是上几十辈子的情份。”
  
  “又神神叨叨的,想干嘛呢?”圆慈有些不满理了理衣襟领子,而全婵妤哼了一声,看着东方伏这怪老头。
  
  “赵茜,你能不能算算他们之前是否有些什么因果缘分?比如两千年前,或者更早什么的……”我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这是往后推演,不是窥视天命,所以难度应该不大。赵茜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几枚玉牌,分别摆在了我们眼前,说道:“你们三个,我能一眼看出来,都有机缘运势相连的人,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哥的关系,或者还有别的,但如果您们把脉络置于上
  
  方让我推演,应该能够有些迹象可循。”
  
  东方伏上下打量赵茜,然后摸走了一块玉牌,说道:“小姑娘人小本事却不小。”
  
  连东方伏都这么说了,全婵妤和圆慈也不例外的拿走了一块,并且往上面注入了自己的脉络力量。
  
  做好了一切,赵茜很快把玉牌拿到了手中,然后打坐开始推演起来,这显然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做到的,所以一边的读取玉牌,她还偶尔拿出了罗盘计算着什么。
  
  不过我们都是相当有耐心的人,也找了各自的位置坐下,安心的等待。
  
  大概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赵茜终于睁开了双眼,然后看向了圆慈和东方伏,率先说道:“你们曾是师徒关系。”东方伏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看着圆慈,说道:“姑娘,你别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个胖徒弟?相当老夫弟子,让他做梦去吧!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