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六十六章:探底
这些命运的维系不止是女子军团,还有跑跑们、圆慈、李破晓他们,所以说,圆慈曾经说过李破晓和我有相生相伴的关系,我不能杀,或许还有他们也是,只不过大家对立的面不一样,而指向不同而已。
  
  他们都是和我命运的联动者,那我就有责任去保护他们,而天之境曾经的存在者,守护者们,更是因我而来,所以不是我去找她们,她们才会出现,而是我的存在引来了她们,助我冲破桎梏,再一次重临天之境巅峰!
  
  在座的女子军团的人都笑了起来,互相商量讨论自己前世应该是什么,或者曾可能做过什么,这宛如就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也让东方伏一愣一愣的,有些茫然和无措。
  
  这可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怪物觉得最可怕的遭遇了,一群人,竟全都是自己的上位者转生,那还玩什么?能欺负谁?
  
  “不对……一定是做梦!老夫不信!”东方伏惊吓过度,连韩珊珊都没打算等来,瞬间就飞走了。
  
  我叹了口气,一副责怪赵茜的表情,说道:“赵茜,这种玩笑,以后可别再拿出来了,无论是真是假,都太过耸人听闻,他终究是我师父,不是其他人。”
  
  赵茜‘哦’了一声,但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天哥,你何不转念想想,若是我们当年存在于天之境,皆是你后宫妻子妃嫔呢?集体转生而落于凡尘,如今汇聚在你身边,又有什么不妥?新人旧人,旧人新人,不都是你的人么?要不然你怎么能想象出,我们都在你的身边?你想想,夏瑞泽和你几乎有七成相似,而孙重阳更是比你要帅不知多少,但大家就像是认准一样跟过来,你又怎么解释?”
  
  我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万一我不是天之境的首领呢……岂不是偷偷娶了人家这么多老婆?”
  
  这话顿时让大家‘哦’的嘘出声来,宋婉仪当即起哄:“好呀,总算是有今天了,主人现在可是把我们当你的妻子了,我可不管你是偷的还是捡的,或者干脆是抢的,反正承认了,我们今天就要行该行之礼!”
  
  “什么,什么?!”我大惊失色,而惜君在一旁也一阵的惊诧,脱口问道:“山鬼,我们该行什么礼?”
  
  “你一边去,这里没你什么事!你上辈子一定也不过是捡来的妹妹,要么和你沾上那么点缘故。”宋婉仪嘿嘿一笑,惜君顿时哼了一声,嘟囔起了嘴:“山鬼,就数你最能欺负我!凭什么我就不是?我要不是,你也不过是半个丫鬟,半个侍女!”
  
  “啊!?”宋婉仪气得月眉一扬,就打算再损几句,但苗小狸却连忙问道:“婉仪姐,你还没说什么‘礼’呢,大家都等着你说呢!”
  
  “哎,你这笨孩子,周公之礼都不懂!?”宋婉仪鄙视了她一眼,苗小狸顿时脸都红了,嘀咕道:“说得好像你懂似的……”
  
  宋婉仪连忙掩嘴,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对对对,我真不懂,我就是假装的……”
  
  端木尧立即帮忙圆道:“那是自然,婉仪姐虽然……”
  
  “才不是吧?山脚晚上,夜深人静,可是常有情侣的哟,你是山鬼,总能看到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事’吧。<>”胡清雅趁机发难起来,把‘事’字拖成了‘有事’了。
  
  “你这小狐狸,胡说什么?”这让宋婉仪顿时大窘,白如琪又连忙要帮忙解围,这一个个解说跟打仗似的你来我往,热闹非凡。
  
  这些女子虽然平时对外团结,在内可一个个都有自己的阵营,比如妖族的一群,人族的一群,也有杂烩一群什么的,我是早有所闻,不过眼下看到,还是让我小惊讶一把,并大感头痛起来。
  
  我也不打算和她们继续讨论这些已经近擦边的内容,简要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就带着赵茜飘去找东方伏去了,结果找了好一阵,竟没有看到他去了哪儿,这让我感到一阵的忧虑:“看来师父是大受打击,躲起来想事情去了。”
  
  “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正常,天之境毁灭,加上这么多年后,竟遭遇到当年成的一群上位的存在,这会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赵茜安慰道。
  
  “你说,如果师父知道我可能就是真正的首领,会怎样?”我苦笑道。
  
  “怕很尴尬,他是你师父,但弟子可是当年天之境的首领呢,那该怎么办?”赵茜说道。
  
  “可首领和师父也没有多大的不妥吧,当年皇帝的帝师,也是处于臣下呀,所为达者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面露古怪的摇头,赵茜笑道:“那可不同,命运之事,有时候不能和凡间帝王相提并论,天哥又怎么会明白东方前辈的想法?”
  
  “有道理,算了,我之前拜他为师,有坑他的意思在里面,但后来,真的把他当成师父了,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不想害了他,可怎么办?”我又问道,这段时日以来,我和他接触太多了,对他的情况有了细致的了解。<>
  
  我出道以来,有过许多的师父,每一个都是我真正的师父,收徒授业也是兢兢业业,但从来没有一个师父和东方伏一样,会是亦师亦友的状态,有时候我们互相切磋,有时候又互相对骂,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他就跟个老疯子似的满世界找麻烦,而偏偏总是让人跟着他有无穷的乐趣。
  
  加上他对于如雪的溺爱,还有认真时候的宗师态度,都让我不忍他走下去会遇上什么危险。
  
  “天哥……你是怕他会遭遇不测么?”赵茜是我心中的蛔虫,所以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担心。
  
  “是呀,本来他是打算杀了我的,而我同样也想要干掉他,所以就想要拜他为师……”历来我所拜的师父,无一不是遭遇了不测,所以我会有这方面的担心也正常,赵茜当然也知道。
  
  “我知道,不过这也是命运不是么?东方前辈都自己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他要逆天而行,天哥你又何曾不是?”赵茜说道。
  
  “嗯……算了,我们找姗姗去吧。”我还是隐忧重重,毕竟死亡率百分百之下,如果没有突破点存在,谁心里不发怵?
  
  赵茜点头,就跟着我前往姗姗的临时办公点,那是离着宝船十多里路的一处山地,此刻正在进行一些相关驱魔大阵的研究。
  
  然而我们刚到那儿,就发现东方伏竟已经站在那边多时了,此时此刻跟石化了似的站在那,眼珠子瞪大了看着正带着一群仙家到处布阵的韩珊珊。
  
  韩珊珊也不是没发现他,不过这东方伏离得还算远,也不打算过来,所以她也干脆就不管不顾了,至于看着她这点,我看她是没什么自觉的,毕竟这么多年来,她什么时候不是大家眼中的注目核心?怕是我出现都没她引来的轰动大。
  
  我对外扩张是习惯了,但韩珊珊掌握了整个制造大阵,宝物的巨大机构,谁跟她不熟?巴结她都来不及呢。
  
  “老怪物,怎么的?该不会是受打击在这石化了吧?”我打趣说道,结果看他一动不动,我也是诧异了:“该不会她就是你的血亲吧?”
  
  东方伏反应过来,看到了赵茜,连忙说道:“快,小姑娘,你去给老夫探探,到底是不是她!为什么我会感应不出来!?”
  
  赵茜点头,连忙把韩珊珊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