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航标
衍天功启动后,力量循序渐进的进入韩珊珊的体内,我的内窥感知也同样潜入了她的身体中!
  
  在能量核心那儿,巨大的封印法轮一下子点亮了,随着封印轮的转动,延伸至各个关窍的锁链也因此搅得噼噼啪啪的乱响,并且在我的重重力量冲击中不断的要将它一根根的绞断!
  
  嘭!在吸收了足够多的力量时,第一根锁链果断给我震断了,韩珊珊忍不住轻哼一声,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水,我再度闭上眼睛,引导东方伏那股衍天功的法力。在转换率不足六成的情况下,我的力量已经冲破了应劫期的程度,数道脉络都直接进入了地玄境,这样的力量由衍天功进行整合,足可以达到天玄境,所以韩珊珊身体核心的锁链在第一根断开后,接下来
  
  开始了密集的崩裂!
  
  砰砰砰砰!
  
  封印法轮开始越转越快,经过旋转后,开启的层数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而里面的世界也逐渐的清晰起来,原来仿佛一团团的粉色虹光烟云,此刻竟能够让我清晰看到前方很远的地方。
  
  这宛如通道一样的世界里,里面的古神正一身华服的站在那儿。
  
  “你又来了。”女子缓缓的发出了声音。
  
  此时此刻,她变得不再虚无缥缈,一袭的粉色衣裙连细微的丝绒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而身体也不再有如飘渺的镜像,而是带着细腻的实质!
  
  地上,是一片满是花海的净土,她气质高雅,看着我的时候,连我都仍然有种震撼的感觉,我想像不到‘韩珊珊’不再犯逗的时候,也能拥有这么美的气势。
  
  她仍旧很安静,身后的裙带全都飘在了空中,仿佛就是一件厉害的宝物。
  
  “你醒了。”我平静的说道,除了一次遇上她,并且没怎么沟通之后,时至今日才再次的进行对话。
  
  锁链还在不断的崩断,按照这样的速度和规律,很快就能够将一切桎梏都清扫干净!
  
  “我一直都醒着。”女子淡淡的说道。
  
  我回忆着仿佛漫长,却又近在咫尺的岁月,以及和她曾经有过的简短数句对话,当时她反问我是否知道自己,而我的回答是‘我就是我’,这句话让她一瞬间就把我扫了出去。
  
  “又过去了一段岁月了,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现在的我,没有迷茫。”我缓缓的飘到了她面前,这时候的我已经一身的天一道盟主衣服,这件衣袍是黑色的,没有任何的图样,素雅而显得干净。
  
  女子静静的看着我,静静的说道:“那你现在知道你是谁了么?”
  
  我想了想,坚定不移的说道:“我是即将引领诸仙,揭开命运的天下共主。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我自认为这个回答是最全面的,如果说当年我的否认,是因为能力不够,那走到了今天还要否认,那就是自己的心态有问题了,没有谁会跟着一个没有自信的首领立于天地之间,他们需要的是你带领他们
  
  乘风破浪,而非举步无前。
  
  首领是将大家的潜力和所有的力量都激发出来,运用到极致的领头羊,而不是自己都觉得弱小,让背后一大群的力量推着自己前进,被动的去解决问题的弱小存在!
  
  女子轻轻一笑:“对,你就是我们的首领,你是揭开我们命运的天下共主,是我深爱着的夫君。”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女子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摄人心魄的双目,这里面的神光仿佛把我的魂儿一下子都要收了进去。“我不记得你曾经是我的妻子了,你能否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么?我为何会沉沦于世界的最深处,为何需要一步步的爬上来。”不迷茫,不代表懂得天下间的一切,对于目标的坚定不移,有时候
  
  也未必能够天下皆知,我相信她这么聪明的神女,应该不会责怪我的诉求和疑问。“没有任何东西,失去了不需要取回来,你并没有沉沦,而是去参悟整个命运的轮回,而我们的出现和消失,皆是由你而生,由你而始,由你而灭,你即来,我们即来,你即去,我们则去,你即生,我们则生,一切的命运因果,皆因你而牵动,我们是一体的,也是不可分开的,没有人能够逃脱得了你的命运,没有人能超越你而存在。”女子缓缓的飘落花海,那一缕缕的丝带变得活了似的,而她一步步的朝我
  
  款款而来的时候,那种绝美的压迫感,让我心脏忍不住砰砰跳起来。“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你们是你们,我是我,你们为我而生,我心中与有荣焉,而你们为我而死,而消失,我心中只会觉得痛苦和自责。”我对她们绝无强大到上升到‘霸占欲’的欲念,而只是单纯的想
  
  要去保护她们,至于命运共生共死,我还无法做得到。
  
  “你不愿意……”她的唇瓣忽然的印在了我的嘴唇间,软滑的舌尖如有实质的调侃着我的齿间,我瞪大的眼睛,能够很近距离的看到她闭起的双眼和睫毛,那连薄施粉黛都没有的细腻肌肤,让我叹为观止。
  
  “也得原意,因为,你就是我们的命运。”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双手环到了我身后,头也埋入了我的脖子旁。
  
  在双方的身体紧紧靠近的时候,衣物膨胀起来的效果就仿佛荡然无存,我现在才感觉到她和姗姗也是一样的高,也是一样的娇俏。“那我的出现,你们都会一个个的活过来么?会不会助我一臂之力,取回天之境?我该怎么做?又怎么把你救出来?”我虽然给她轻轻搂着,但双手却没敢报之同样的举动,现在我正在想,我到底该怎么称
  
  呼她。雪倾城无疑是认识她的,她本来就是六神天的守护者,那位曾经守护着古神界的存在,还说她已经获得了一部分九重天的记忆,只不过守护者也并不能代表什么,在经历命运的轮回,他们的经历其实能够
  
  千姿百态,甚至是连我都没办法感测和认识到这其中的联系。
  
  不过也可以间接的敲定她或多或少是和东方伏有关联的。“你既然知道你的使命,又何须问我?我们也总会逐一的觉醒。”女子缓缓的从我的身上离开,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我是最幸运的那位,同时也是指引着通往天之境通道的重要标识,我期待你的回归
  
  ,我的夫君。”
  
  “你认识东方伏么!?”我看着她即将要消失不见,立即伸出手要抓向她,但她竟渐渐的越来越淡薄,最后四散消失不见,而一抹光闪瞬而逝,预兆着她已经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心中震撼,记忆停留在她听到‘东方伏’的名字时的笑意之中,很显然,她肯定是认识的!
  
  嘭!随着锁链给绞断,轮盘彻底的扩散,随后融入了韩珊珊的核心之中,我站着的那片花海,花瓣漫天飞舞,也逐渐的消失不见,我不知道这标示着力量正逐步消失,还是代表了韩珊珊获得了这封印中的所有
  
  力量!而一切眼前之物消失不见后,连我也开始消失了,到了最后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韩珊珊的大眼睛也在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出她的心情是震撼的,而没等我收功,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手捏了
  
  捏眉心,瞬间就飞走了!“韩珊珊!你怎么回事?”我连忙叫住她,但她已经飞得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