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六十九章:补全
身后,一双灼热的手仍旧往我身上传导力量,我一收功法,结果东方伏竟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我只能是转过身看向他,而眼前的他已经是泪流满面,情绪不能自抑了。
  
  “老怪物!你没事吧!”我连忙喊道,东方伏哭诉起来:“是她,是她,就是她……”
  
  “喂,好好说话,别哭得跟唱的似的。”我哭笑不得,只能看向了赵茜,她点了点头,仿佛也确定了韩珊珊的情况,我点头,连忙追着韩珊珊而去。不一会,我又返回了偏殿那边,而韩珊珊已经火急火燎的把所有研究人员赶走,并拿出了个阵盘,扭开,展现出了一片巨大的星空世界,而这时候,她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开始罗列群星,仿佛在不断的衍
  
  化出新世界的星云。
  
  我本来还打算问问她冲动什么,但一想到之前那突然强吻我的女子,顿时闭了嘴,而看现在韩珊珊认真无比的样子,和那女子又能有多大的区别?若是换上一样的衣服,打上一样的气质,又有什么不同?
  
  韩珊珊恐怕是数世代,数个不同的经历后的她了,但同样的,又是和她不同的存在,很可能是分魂最终比主魂强盛的一个例子。
  
  我对于这点也感到十分的头疼,因为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区别到底谁是谁非了,她到底是否那个女子,亦或者不是那个女子,我也感觉到莫名不已。不过,命运打乱重组已经是事实,她们恐怕也不打算用多年的记忆充注于分魂的身上,那样自私的想法,不像是正道的存在做的事情,可如果那神女一样的女子真的就是一吻后,就随着自己的过往经历而
  
  灰飞烟灭呢?
  
  我心中重重的叹息,回想起来,她是有种自己的任务结束,命运已经全都捆绑韩珊珊后,就此离去的决然,对我而言,这和一个人消失又有什么区别?
  
  看着整个房子很快给黑暗笼罩,给星光环绕起来,我不禁如置身命运之中,看着韩珊珊认真无比的念叨着什么咒语,心中复杂恐怕连自己都不愿意接受。
  
  那神女,叫我‘夫君’,那岂不是说曾经就是我存在时的媳妇?如果是,那我的媳妇自我毁灭了,我不应该难过?
  
  想到这,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恐怕她是觉得自己留下来是尴尬的,而离去时的不舍,才会亲吻了我,这可是诀别之吻呢。
  
  看来,以后我已经是彻底和神女永别了,以后就只有纯正的大脑线韩珊珊了,因为命运连接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共存吧?即便记忆消失掉大部分,不过蛛丝马迹的仅存,难道不代表共生?
  
  看不懂这世界。
  
  我有时候也会因此而迷茫,毕竟我不是万能的,即便勇往直前,尚且不代表身边的一切都会跟着自己的脚步前进,我又能把它们全都带走么?
  
  答案是:不能。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佛门有时候是正确的,你不能影响别人的命运,只能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所以纠结这点,最后不过是劳心费力,却抓不回来半点对方的线索。
  
  看着韩珊珊的时候,我更是珍惜起来,因为她的道路,何尝不是她的道路,而我的呢?我什么时候当过天之境的首领?我怎么不知道!我不是也没这印象!
  
  大家其实都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对,大家都一样!没什么不一样!”我大笑站了起来,问道:“韩珊珊,你有时候真逗,但我还是很喜欢你的。”韩珊珊正忙得团团转,因为衍化整个星空无数的星辰和扩张巨大的宇宙,是一件需要庞大计算能力的事情,一听我忽然发笑,顿时虎着脸对我说道:“你傻了呀?该不会给亲一下就六神无主,神经兮兮了吧
  
  ?想要对姐有什么非分之想,忍着一会都不行了?!”
  
  我愣了下,老脸一下都红了,说道:“姗姗,这种事不要那么直白嘛,话说刚才你也看到了?”
  
  韩珊珊哼了一声,说道:“我还没那样过,别人都比我走在前面,气死我了!”
  
  我尴尬一笑,忙道:“那只是想象,想象的,我只是进入你身体,然后给操控了,才做出了这样那样的事,你又介意它做什么?”
  
  “哇,夏一天,想不到你说起污话来,也不输段子手嘛,你就说这算不算勾引姐?我要告诉茜茜!”韩珊珊对我挤眼道。“我什么时候……”我一愣,细细咀嚼,暗道这下又进套里了,轻咳两声,然后回归正题道:“话说回来,那个……咳咳,那神女的记忆,你可都接收了?到底她什么什么样的存在?存在于那一维度的空间?
  
  大家可还有见面的机会?我看她懂得不少,我们还能不能再把她请出来?”
  
  韩珊珊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想太多了,又想和别人亲热了吧?不过,嘿嘿,看你表现了,如果伺候姐高兴了,姐乐意起来,没准会也说不定。”
  
  “你!你这大污女王!”我咬牙说道,这韩珊珊调侃人来是越来越污了。“我喜欢呀,不行么?夫君。”韩珊珊嘎嘎的笑起来,我一拍额头,只能是大大叹气,跟她斗,是别想占据上风了,当年她当小警察的时候,对我还有所矜持,但如今跟豁出去似的,根本没什么规矩,你越
  
  是放任她她就越得意,所以没法跟她玩一块了,会感染上她的疯病。
  
  不过话说回来,韩珊珊应该是得到了一些传承,或者某种记忆的标识,要不然也不至于突然跑到这里来衍算九重天,既然如此,我静观其变就好。韩珊珊没处接力调戏我,就默默的加快了速度,真的打算把整个九重天演算出来,我置身其中,虽然这九重天不知道微缩了多大,但仍然觉得浩瀚无边,这完全和我所见过的星云不一样,它显得更加的富
  
  有生气,像是活着的一样,而一层层的黑云,此时此刻正在蚕食着这片星云。
  
  但韩珊珊并没有打算真把这片星云全部运算到极致,而好像是在搜索着什么,因为没过多久,她轻咦一声后,忽然说道:“找到了!”
  
  我一下子就把目光视线和她平行,而从那片诡异的黑暗星云之中,一个光点一闪而逝,随即消失不见,但不仅仅是这样,整个衍化的世界开始逐一消失,随后红墙绿瓦又恢复了原样。
  
  看着房间又出现在眼前,我一脸的懵圈,说道:“什么意思?你找到了什么?”
  
  “嘿嘿,你想要什么?姐都可以给你喔。”韩珊珊暧昧的对我挤了挤眼,我咬牙说道:“说正事。”
  
  “就是找到突破口呀,姐这回要当带路党了,以后你就跟着姐混吧。”韩珊珊自信一笑。
  
  我一副鄙视的表情,嘀咕说道:“说的平时不都跟你混似的。”
  
  韩珊珊哈哈一笑,然后缓缓朝我走过来,表情从猖狂变得宁静,仿佛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忽然淡淡的说道:“夫君……”
  
  我浑身一哆嗦,就往后急退:“韩珊珊,你有完没完?”
  
  而这时候,赵茜和东方伏已经来到了殿门前,只不过怕我们正在摆弄重要的物件,所以没敢进来,看到我出现,赵茜松了口气,问起了我情况。
  
  我当然如实的说了一遍,当然也建议她去查查韩珊珊的情况,别让这小妮子真是精神分裂了。东方伏在一旁默默的听完,神情一概往日,变得沉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