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七十六章:波纹

  
  那林局离给我和招来的紫衣剑影双剑合璧,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顿时已是吓得够呛了,但不知这叫继雪的女子对他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竟一句话就让他放弃了看顾我的紫衣剑影,而是专心的将护罩
  
  开至极限,不顾一切的应对我的进攻!而放弃应对紫衣剑影的结果也很快显现,无数的剑气当场砸在了他的身上,但我也不由皱紧了眉心,因为毕竟不是创元法,在面对强大的天玄境,剑影的威力还是相当的有限,无数剑轰击中,顶多有一两
  
  成的剑气重叠的时候奏效,其他的进攻,都不过在猛烈的消耗对方的能量!至于作为主攻的我,虽然因为劫天神剑的恐怖,一扎就能把他扎透,但如果给他全力用双枪来应对,那想要划伤他的想法都很奢侈!对方仗着天玄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便是剑歌状态,但也拟补不了
  
  速度的差距。而且,那位女仙如今已经雪剑出鞘,瞬间朝我背后冲来!这让我心中不禁紧张起来,她不惧剑歌范围的影响冲入其中,显然做好了承受攻击的准备,而通常这么自信的女子,带来的攻击也是实打实的恐怖
  
  !
  
  嘭!
  
  一阵撞击声很快震荡开来,而我身后,剑光不禁炸起了能量的波纹,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师父出手了,而且直接就和女子对轰上了!“有点实力,叫什么。”东方伏手中的杀伐碑罕见的出手,那把巨大的石碑在对方的细雪剑面前,如同一块床板一般巨大,压迫感也是相当的惊人!然而,双方的剑对轰在一起,东方伏竟没有撼动对方半点
  
  !甚至给逼得往我这边退后!要不是我控制剑气疏散,他就会陷入我的剑气风暴之中!
  
  “陈、继、雪。”女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那压迫的力量却源源不断,加上寒霜之气的侵袭,黑沉沉的杀伐碑竟覆盖了诸多白色雪霜!
  
  “很好,老夫东方伏!你可认得?”东方伏咬咬牙,脸色难看了起来,让如今残余能量可能一成不到的他对付一个巅峰天玄境的存在,实在太过为难他了。
  
  “呵呵。”陈继雪的笑声淡而干瘪,这等同是说根本不认识你了,这让原来想吓唬一下对方的老怪物老大没面子,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名气是最不重要的一环!
  
  “妈的,你敢小看老夫?”东方伏咬牙切齿,随后手按在了杀伐碑上,念了一声‘纳灵法’!
  
  下一刻,女子瞬间弃剑,随后单手一伸,剑又回到了她手中,竟没有受到老怪物这一下吸收,可见身经百战,对纳灵法也有着极深的了解,这着实让东方伏气得够呛。<>
  
  能让东方伏问姓名的,显然也是某一个层面让人恐惧的存在了,而这女子,就是天玄境里最不好对付的一位。
  
  不过好在我要对付的,却是林局离!
  
  有老怪物缠住了陈继雪后,我的剑歌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攻击力全都倾泻在林局离的身上,而随着幻剑天的剑气回收,攻击也变得越来越猛烈,从本来的双剑合璧的状态,如今彻底成了叠加的态势了!
  
  每一剑之后,第二剑在同一个点上继续以极速攻来,所以无论是天玄境多威猛不凡的护罩,都没有抵挡的能力,一阵噼啪声如鞭炮一样的炸响,林局离身上就出现了无数的空洞!
  
  这是无数次中剑后才有的声音,也让身后冲来的陈继雪感到了紧张,因为我能从她动作摆动的幅度,以及引来的元气波动里感觉到她着急了,毕竟她的师弟林局离的法力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清空!
  
  “重冰破剑式!!”女子一剑之后,周围立即雪花四起,东方伏法力明显青黄不接,很快给逼得退后了,也忍不住出对我传音起来:“这小婊砸不好对付,臭小子,咱们师徒赶紧扯呼了!”“认真的时候别说黑话!”我不禁骂道,这老怪物越来越能胡说八道了,不过他说的倒是没错,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如果是一个天玄境,瞬间我们师徒就能够快速干掉了!但同时对付两个天玄境,还是太过
  
  勉强,这不是一加一的算术题!
  
  而且,对方面对这样的情况,还不愿意把外面的地玄境召唤进来,说明没有半点轻敌,是把我们当成同等的对手来对付,可见绝不是能用狡计对付的!
  
  现在看来,除了撤退没有别的办法!
  
  赵茜作为我们的后手,看到我们有撤退的心思,立即快速的出现在我们身边,在戾血莲承受了陈继雪一击后,就念咒启动了界力转移,把我们两个当场就转走了!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赵茜的转移始终还是慢了一步,林局离因为被动挨打,没闯入界力转移阵,但这陈继雪却在被避开的瞬间,又闯入了边缘的位置,这导致了她出现在阵内,而且很快就朝我们攻来!
  
  “继续!”我咬牙说道,而东方伏又再度和陈继雪对轰上了!
  
  一人打不过,当然两个人上,我毫不犹豫也加入了战斗,只等待赵茜这次缩小范围,把我们师徒一起传送走,至于那陈继雪还是不理会的好,因为这女子也不是一般的天玄境!
  
  轰隆!
  
  就在这时候,东方伏忽然身上给炸出了个窟窿来,我吓了一跳,连忙叫道:“怎么了?”
  
  “不要给她的雪剑划到!雪能炸!”东方伏的伤口处,冒出了一阵的金光,我深吸一口冷气,换做是别人,虚体都怕要出来了!
  
  东方伏后退后,陈继雪则继续突进,和我直接的短兵相接起来,我面带狞色,咬牙要启动创元法了,没有老怪物,没有了幻剑天,对方一个天玄境能瞬间干掉我!
  
  而现在我残余近半的力量,难道留着好看不成?!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界力转移出现了,我在和陈继雪对了一剑给撞飞后,瞬间出现在另一片区域!
  
  可那陈继雪的气息,却犹如附骨之蛆,猛然以更快的速度接近我们,至于那林局离,则出现在更远的地方!
  
  即便情况紧张到了极点,不过赵茜没有再继续念咒,而是拿出了开启隐藏出口的阵盘,这是打算要启动通道口呢!
  
  我连忙传音道:“不可!我们不可现在离开!古仙还没来!”
  
  “不进通道!我们逃不掉!我不能看着你死!”赵茜没有半点的犹豫,立即打开了阵盘,趁着对方快速过来的空档里,启动了临时的入口!
  
  “快走!”东方伏一扯我,立即撞入了戾血莲那边!
  
  而这时候,天空寒霜点点,这陈继雪竟一边飞过来,一边念起了剑歌来!
  
  “好厉害的丫头,若不是老夫强弩之末,岂会让她这般得意!”东方伏咬牙切齿,脸上全是不甘,而我也不清楚是赵茜先行开启大门,还是我们先给对方的剑歌轰成冰花了!
  
  可本来还存在一丝幻想的我,因为站得过于前方,骤然间,感觉到了冰封的力量,所以立即警觉了过来,大声喊道:“我们好运气用完了!茜!放弃开门!”
  
  但赵茜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竟仍然念咒开门!我和东方伏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决然!
  
  然而,在我们决意殊死一搏的时候,忽然漆黑的天空竟开始一阵乱闪,随后映照成了青金色!把原来如覆盖天地的雪霜,一下子就清理了干净!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子声音从天而降:“青锋台上意渺然,剑仙楼前不见仙,临登绝顶恐不远,天涯纵剑却不休!古仙道!无限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