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八十七章:苍魔
那青年长相俊雅,两道剑眉也让他英姿勃发,可见为人帅气的同时,性情应偏向果决,正义,等得到这天仙般的女仙青睐,也实属WwΔW.『kge『ge.La
  
  而不仅如此,另外两位长相甜美的女仙也警惕的看着我,显然也在维护男青年,至于其他的仙家,应该也是他的兄弟,一个个忠肝沥胆,只不过我的纳灵法威压实在太过恐怖,他们根本进不得身。
  
  衍天功下,一切的应劫期存在尽皆俯首,老怪物的话倒是没有说错,而能够近身和我一战的,不过是这位年轻人罢了!不出片刻,几个看似实力不俗的妖修也抱团而来,为首那个男性的妖仙看向我后,又看了一眼青年,说道:“神近昭,想不到你也要陷入苦战,今日我遗仙界濒临大劫,是合作,还是如何,你一句话就是了
  
  ,以往仇怨,不过是过眼烟云,以往的过节,今日也先撇去,怎样!?”
  
  “哼,晋道友说什么就是什么!?”站在神近昭身前的女子冷冷回复,但那青年很快伸手制止:“玉蝉,晋云霄说的不错,今日是我遗仙界大劫,合力御敌胜于一切!”
  
  “可是!”叫玉蝉的女子连忙想要说点什么,但很快就给神近昭身前的女仙斥道:“白玉蝉,现在还是胡闹的时候?界若亡,谁都活不下来!”
  
  那叫白玉蝉的女子轻哼一声,而她身边的那位女子也说道:“我们一起保护近昭,只有他能够对付那恶魔!”
  
  我淡淡一笑,扫了这三个女子一眼,而很快,目光却给靠近过来的巫族吸引去了目光,他们的穿着和天南的巫族一样,都是打扮花式,而且肤色和眼眉也近似。
  
  “神近昭,这是什么情况?”来仙立即问了起来。
  
  “域外恶魔降临,恐怕是我母亲的预言成真!”神近昭说道。
  
  巫族的仙家顿时一副抽冷气的表情,纷纷刀枪棍棒都紧紧抓在手中。
  
  我看着这群男女皆有的巫族,不禁又笑了笑,然后看向了神近昭,用古神界的语言说道:“你就是这遗仙界的领袖?还是你的母亲?”我忽然口吐古神界语言,顿时让所有的仙家全都震惊住了,但那神近昭还是警惕的一挥手,说道:“大家小心,母亲说过,恶魔勿论是什么样子,说的什么,只要是毁我遗仙界,便是敌人,我们一定要守护
  
  住遗仙界!不惜性命,恰如今,我等正该将一切冤仇猜忌放下了!”
  
  “好,我晋云霄今日便助你一臂之力!看你到底是不是你母亲说的天选之子!”那叫做晋云霄的妖族冷笑说道,随后大手一招,一把铁伞就出现在他手中!
  
  “我匡巧也带领巫族精锐,助你一臂之力!命都是你的了!只希望我们若是战死,可将名字留于神树之上!供后代子孙瞻仰!”那巫族的女仙说罢,战意沸腾,手中的一根铜棍舞得密不透风,气势磅礴!
  
  “呵呵,连那猴子都可以刻名神树,也算上我晋云霄!”晋云霄回答,大铁伞越来越大,竟大有铺天盖地之势!
  
  “诸位若为守界而牺牲,我必遂诸位之愿!”神近昭认真说道,随后那把崩裂的神剑瞬间在他强横的力量下恢复如初,并且发出了淡蓝色的瑞光!
  
  我看了一眼那把剑,微微沉凝起来,随后说道:“神树之剑!?”
  
  那神近昭听我叫破,更是万般警惕,看着前方的女子,说道:“新垣姑娘,你退后,他是冲着神树而来,你是神女,不可冒险让敌人靠近!”
  
  女子点头,但仍然站在了神近昭的身畔。
  
  我扫了一眼众仙,说道:“神近昭,白玉蝉,晋云霄,匡巧,还有新垣姑娘,看来,你们都是遗仙界里,最佼佼那一代了,你们的长辈们呢?既是遗仙界,想必是当年古神界所遗之仙吧?”
  
  那神近昭根本没打算理会我,大喝一声,浑身上下蓝光幻彩,实力提升得相当明显,甚至拉开了所有仙家一大截,而那把剑更是蓝光闪烁,威不可挡!
  
  顷刻,他已经到了我面前,我淡淡一笑,一剑瞬间扫出,嘭的一声,那神近昭再次给撞飞了出去,而那把剑虽然没给劫天神剑震碎,但此刻也哀鸣不止,我想绝对撑不住第二击!
  
  而叫晋云霄的妖仙立即欺身靠近我,大手朝着我抓过来,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手一抬,一下子就把他拉了过来,捏住了他的脑袋,直接把他摔了出去!
  
  但这晋云霄真如他说的那样,是打算小命都不要的攻击我,因为就算是下落的途中,他还强控那把铁伞朝我轰出了无数的光柱!
  
  我抬头看了一眼,还没等我去避开,那手持铜棍的巫仙已经一棍朝我扫过来,那铜棍伸长的棍影,和光束两相补充,竟形成了合围之势,而同时,如果我敢避开,也给神近昭和他的同伴们带来了机会!
  
  但他们还是太过小看我了,缩地术之后,我立即出现在了同样持剑的新垣姑娘身后,一伸手,朝着她的脖子抓过去!
  
  “你找死!”那新垣姑娘看我如此的无礼,立即手一挥,一把剑影已经朝我晃过来,速度快得不行!“哦,看来是另一把悲风的样子。”我笑了笑,大手一凝,唪的一声纳灵法瞬间启动,把正在后退的她一把就吸了过来,而那把剑本来应该是退后的时候才能砍到我,现在我把人都强拉了过来,她的手臂直
  
  接撞到了我的身边罡气上,而剑影,全都砍到了身后的空气中!
  
  我把她拉近,看着她秀美的眼眸,问道:“神树的神女,不知道任务是浇花,还是除草呢?”
  
  “无耻!”那新垣姑娘气呼呼的骂了一句,然后打算引剑再来攻我!
  
  但我历经百千战,手底下的技击之术早就炉火纯青,手一转,就把她又拉近了些,而纳灵法也瞬间把她力量吸得干干净净,这一幕,让包括神近昭在内的仙家全都投鼠忌器了。
  
  “呵呵,看来,这可不止是浇花除草的神女,不知道我抓住了她,你们是否就真不敢动了?”我阴险一笑,而这时候,新垣姑娘已经因为失去力量过多而昏阙了过去,看起来就跟死了似的。“你!你敢杀了影儿!我和你拼了!!!”神近昭双目闪过寒光,变得十分的血红,而两手持剑一拉,那把剑由蓝转红,再度又把力量提升了一截!至于他身后,也跟着爆发出了如同纳灵法那样的红色能量
  
  翅膀,这次,估计是真的把他激怒了。
  
  “是有那么点本事,不过还是太弱些。”我看了一眼神近昭,随后把神女往那叫白玉蝉的女子那边一丢,道:“接着你们的神女。”
  
  那叫白玉蝉的女子本来还脸色大变,但看到这一幕,还是果断的把吓得昏阙过去的神女新垣影抱住了,并且连声叫着她的名字,甚至落下泪来!
  
  神近昭的力量提升确实很恐怖,甚至达到了不亚于天一御法九层的能量波动,而另外两位中的妖修和巫修这时候也豁出去一般,提着兵器打算再战,但下一刻,他们连近身的能量都没有了!
  
  我把衍天功衍生的强化纳灵法开启到了最大,能量一瞬间如同黑洞一样旋转起来,包括周围的气流,数之不尽的力量,猛然间给我急速抽离!
  
  接下来,我身后八面如巨大紫色旌旗的能量,顿时展开如九天魔神,而对面冲过来的神近昭在我的映衬下,恍若扑火的飞蛾,渺小之极!我发出了瘆人的微笑,而底下苍生之影,此刻亦如蝼蚁一般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