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八十八章:犬子
“颤抖吧!蚍蜉们!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做力量!哈哈哈!”我大声的笑了起来,双目中血光盈盈,如不世出恶魔,把一群仙家吓得是面色惨白,面对能隔空抽干他们力量的恐怖实力,晋云霄和匡巧已经面带惨色,这是一种恐怖到了超越他们认知的实力,所以当面对难以抵挡的力量时,忽然已经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快……快逃!”一群妖族率先喊了起来,并且快速的后退,要把圣域的力量用在逃跑上面!
  
  而不过一瞬,剩下的仙家也反应了过来,有的直接逃离,有的则站在那发颤,因为首领还没有逃跑!
  
  轰隆!
  
  “哇哇哇!”神近昭恍若发狂一样的怒吼着,随后冲入了我的领域之中,然而凭借一腔热血,在我眼前,又能够如何?不过是一面无人所持的旗帜,在狂风巨浪中连身形都把持不住!
  
  “哎!天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呀!?”
  
  而就在我吓得一群仙家开始飞逃,连神近昭都风雨飘摇的时候,赵茜的声音从云雾之外传了过来!
  
  一群已经绝望到了极点的仙家,立即看向了赵茜过来的方向。
  
  噗,从云雾中穿透而出,赵茜一袭素色天一道道袍,却因她的绝美容颜,将其容装发挥得淋漓尽致,一群仙家甚至还怔了一下。
  
  “呃……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我也愣了下,只见她身后,追随了一大群的圆形界石,甚至还有一群的陨石在其中!因为我感应不到界力能量,所以不好判断是否有界石之母。
  
  “你!你不觉得过头了么?!看你干的什么好事!”赵茜气得是蹙眉,看着眼下一群仙家给揍得能量告罄的告罄,逃命的逃命,还有个青年不断的要冲杀复仇,却给我的力量撞得风雨飘摇,赵茜顿时是用手按住了眉心:“你这坏人!”
  
  “我就是看看他们实力不是?”我苦笑道,而赵茜看了一眼昏过去的新垣影,立即界力转移了过去,她伸出手,想要探向对方,而正抱着新垣影的白玉蝉立即想要制止,可刚伸出手,却发现自己连动都动不了,毫无疑问是给无形界力定住了。
  
  赵茜的界力比很多力量都恐怖,再继续让她成长下去,恐怕就是陈亦仙他们也不是对手,
  
  “给封住了气脉而已,没事的。”赵茜的手在新垣影的眉心处一点,随后一汪涟漪就在眉心那荡开,而苍白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神采。
  
  一旁抱着她的白玉蝉看到自己的对手兼好友恢复了生机,抱着对方呜呜的哭出声来。
  
  “对不住了,是我们首领过分了,但相信他做事有自己的分寸,不是有原因,是不会胡乱对你们这般的。”赵茜连忙宽慰起来,而新垣影也幽幽转醒。
  
  一路不断冲杀的神近昭这时候也看到了女子复苏,他再笨也知道我不过是试探他的,也不再朝我冲过来,而是立即飞向了新垣影那边。
  
  我耸耸肩,看着正瞪着我的赵茜,笑道:“我真的就是试试他们,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不是?是个魔修呢,这孩子,而且功法,可能是临夜国那边的,而且他和那新垣姑娘这剑,应该是剑胚神树而来,看来我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赵茜沉凝点了点头,而那神近昭已经到了她身边,一副把她看成了敌人的样子,警惕而排斥的走了过去。
  
  赵茜只能苦笑让开,至于那群界石,仍然徘徊在天空上,如同陨石丛林。
  
  遗仙界围过来的仙家越来越多,很快除了界墙裂口那部分,已经把周围围满了,其中还有一些年迈的仙家,也已随着这里的年轻精英跟来。
  
  “先天腐气爆发,黑气蔓延整个宇宙,无论是遗仙界,无论是哪一界,都将难以幸免,我们来自于其他的大世界,不是来找大家战斗的,也没有任何要和大家作对的想法,只是希望大家都能维系住自己的领土,但同样的,也希望大家能够抗衡于先天腐气而提供出应有的力量!否则腐气一旦侵入此地,将无人能抵抗死亡和腐化!包括现在的九重天,已经过半给感染,天地也荒芜了大半!”我大声的说道。
  
  “凭什么!?凭什么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抱着新垣影的神近昭飘向了仙家们那一边,仿佛带领着整个遗仙界的仙家来抗衡我一般。
  
  “呵呵。”我看着他笑了笑,大声说道:“凭借我手中的利剑!凭我是天一道的领袖!凭借我是五大世界的盟主!凭我是九重天曾经最大仙盟天之境的首领!我将为这个宇宙的生灵而于先天腐气为战,要将万千世界置死地而后生!”
  
  赵茜站在了我身边,凝视着我的双眼,而我着看着遗仙界的万仙,屹然不动。
  
  “我们如何信你?”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一群仙家中飘了出来,虽然声音弱小,但却把杂乱的声音都压得静了下来,包括正打算说点什么的神近昭,也怔了下,忙飞了过去,说了句什么。
  
  那满脸皱纹的中年女子闭着双目,给神近昭和新垣影扶了出来。
  
  我看着她好一会,说道:“阁下和天南临夜国,可是有关系?”
  
  那女子眉心微微一凝,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的问道:“阁下来至于天南?”
  
  “不,我同样也是天南仙盟的领袖。”我平静的说道,那女子一怔,只是和身边的神近昭说了几句话,却没有睁开眼,或许她是个眼疾之人。
  
  那神近昭对我凝眉,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再和那女子传音起来。
  
  这女子乍听不是很意外,随后摇了摇头,问道:“阁下怎知我是临夜国之人?”
  
  “看你的穿着,仍然按照当年临夜国的打扮,而你身边这位神道友,与你眉宇三分近似,又修炼了临夜国魔道的功法,可是你的子嗣,亦或者子侄?”我说道。
  
  “他正是犬子,阁下说自己是天南仙盟的领袖,应该是更上一个层面的存在,那为何对临夜国如此熟悉?”女子问了起来。
  
  “不巧,我也是临夜国的主人,而夜皇,是内人的鬼道子民。”我解释道。
  
  那女子浑身一震,连说了三个‘不可能’,然后又和那神近昭传音起来,那神近昭对我怨念颇深,又打不过我,多少有些光火,不过看女子如此着急,他还是耐心的解释起来。
  
  那女子颓然一阵,然后问道:“阁下有何凭证自己就是临夜国的主人?而您内人将夜皇称为子民,莫非……”
  
  “正是道友所想那样,天之境三位至尊之一,先天九子的鬼道至尊,便是我夫人,至于我的身份,一盏戾血莲,恐怕最能代表临夜国吧?”我笑了笑,随后张开口,戾血莲就给我放了出来,缓缓变大,昭示人前!
  
  那女子浑身发颤,手脚都剧烈的抖了起来,神近昭连忙叫了几声‘娘’,但让他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在激动过后,女子瞬间就要跪下来,吓得他连忙强行扶住:“娘!你怎么了?”
  
  女子哆哆嗦嗦,那双闭着的眼睛想要强行睁开,但却始终没能如愿,只说道:“戾血莲……戾血莲活了,至尊……是至尊……”
  
  赵茜示意我说点什么,我想了想,说道:“你是当年被冤枉偷走了至宝戾血莲,从而被迫离开了临夜国的国师?”
  
  不仅是那女子,一瞬间神近昭也愣住了,原来的种种不甘,全都成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