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九十章:命树
    “不知道飓风冲击的次数多不多?”我问了起来,而后清羽想了想,说道:“不多的,有时候数十年,有时候数百年,并无定数,但每一次冲击发生,我们这里的仙家就会死伤无数,而这一次因为冲击的好像
  
      不是飓风,所以并未有人牺牲。”
  
      “不瞒道友,这一次是我们冲破界墙,要开启通道直上九重天,进行溶界之故,故而一发现擦伤了遗仙界的界墙,就停止了开道,庆幸无事,不过也所幸发现了你们。”我老实解释道。
  
      “盟主真是心宽厚重之人,若是换了其他的仙家,断然是不会管我们生死的,你这样的存在方才是天地的领袖。”后清羽连忙说道。
  
      看到她对我的目光始终带着一丝的灼热,并且有种介于膜拜的神情,我笑了笑,道:“道友何以这般看着我?可是觉得我像谁?”
  
      后清羽一怔之下,忙说道:“我们临夜国另一位至尊,便是我所拜道统之神,可是与盟主有何关联?”
  
      我心中一震,顿时想起了当时临夜国拜的那座神像来,那一跪把神像都跪塌了,那就是她拜的另一尊道统之神吧?那和我的根源可就深了。
  
      “原来如此,我也不知道和我有何关联,但我觉得恐怕意义非凡,但还需静待揭露此事吧,或许后道友又有些什么知道的?”我问起来。
  
      后清羽摇摇头,说道:“他是我们所祭拜的命运主神,主天地一切生灵命数,我亦是不知道他的名讳,甚至听我师父说,他作为神祇,模样也不尽相同,仿佛随命运而生,随命运而更迭。”
  
      “嗯,看来命运透出的玄奇,远在想象之外。”我叹息说道,对方能够透出这样的传说已经是远在我想象之外了,当然,想要知道更深层次的东西,怕要回到天之境才有可能。
  
      “不错,命运主神,祭拜者已经越来越少了。”后清羽说道。我扫了一眼这片大地,随后说道:“剑胚神树,是六神天第一神树,在六神天里,只会诞生一株,一株生,必死另外一株,那如今新生的神树,是否长于遗仙界之中?而一直就是你所守护的大树,便是它吧
  
      ?如今产出了多少把神剑?”后清羽听我这么了解神树,眼中露出震惊,连忙说道:“原来它叫做剑胚神树,我们将其称为命运神树,为我祭命运主神之地,而我的孩子,也是因此而入了命运主神的道统,一直在那边修炼,而我说过,获得神树认可,得到它果实者便是天选之子,实则是我甄选出品行兼优的存在而设下的说辞和办法,倒让盟主见笑了……而命运神树,如今产出两枚剑胚,一枚为犬子神近昭所得,他将此剑命名‘命运’,而
  
      另一枚为女仙新垣影所得,命名‘无限’,共同主持遗仙界的正义。”
  
      “命运神树的命运、无限么?很好的名字,两位青年都很出色。”我笑了笑,而后清羽连忙说‘不敢’。可能是这遗仙界的仙家训练有素的原因,很快就陆续的飞回来很多的仙家,似乎已经将界石放到了阵眼之中了,而赵茜一刻都没闲着,开始启动了大阵,而我看向了天空的豁口,也能够看到整个遗仙界正
  
      在不断的移动,看来还真的成功了。
  
      后清羽激动的看着这一幕,和其他的仙家都对我们感激起来。
  
      再过得不久,神近昭和新垣影也都回来了,这两位看到后清羽双目已经完好,竟能够睁开目视他们,全都惊讶无比,连忙飞过来嘘寒问暖。
  
      后清羽把我的事情和回来的众仙一一说明,自然是将我抬高到了另一个层面,也在教育自己的孩子对我客气点什么的,我倒是一笑置之。
  
      “去看看神树吧,我正想要确认一番。”我说道,找到这神树,如果说不想获得它的神树之气,那也不可能的。
  
      “夏盟主想要看,随我来便是,不过这大阵……”后清羽问道。
  
      赵茜看向了我,然后说道:“天哥尽管去吧,这里由我来控制,姗姗姐他们很快也会再次启动破界大阵,这里也用不着你来帮忙了。”
  
      “那你一切小心点,溶界毕竟不比寻常,尽可能走安全的方法。”我提醒一句,随后示意后清羽可以了。
  
      她点头后,很快就带着我一同飞往他们遗仙界的驻点。而让我惊奇的是,他们在不远的地方,竟设置了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在一阵光芒后,我很快就和他们被传送到了一处以红黑为主色调的‘仙境’之地,这里的建筑还保存了古神界的特色,只不过栽种的植物
  
      颜色却比较深邃。
  
      我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一处湖光山色之地的中央,一棵巨大的金色参天之树正矗立在那儿。
  
      “果然是剑胚神树,如今将它唤作命运神树,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仙岛那一棵死后,则变成了苍白色的了。”我淡淡一笑,而神近昭此时此刻却警惕的看着我,仿佛还在怀疑我的居心。
  
      “原来死了的树,便是苍白色的么?”后清羽惊奇不已,而一旁的新垣影好奇问道:“前辈,那仙岛这棵,比这棵还要大么?”
  
      “嗯,要大许多,毕竟它生长了更长久的岁月,诞生过十几枚的剑胚,而我手中的这把劫天,正是它临死去的最后一枚胚种。”我笑道。
  
      “不可能的,你那把根本没有灵性!怎么会是命运树所诞生!”神近昭反驳道。
  
      我笑了笑,对他的怀疑完全不奇怪,所以立即召唤出了劫天神剑,并且不断的用力量去激发它的变化,从透明变成黑色,随后变成了紫色,加上脉络可以往里面的蔓延,让众人都啧啧称奇起来。“诞生这枚胚种的时候,它已经死去了,因此我把我的脉络和它连成了一体,只要我的脉络有变化,它就会跟着脉络而延伸,虽然它失去了灵性,几乎没有任何的能力可言,但我强,它就越强,或许这就是
  
      它以生命换来的代价吧。”我笑着解释。
  
      神近昭张大了嘴巴,而后清羽则说道:“这把神剑的气息如此接近于夏盟主,已然是同剑同体了,若它是命运剑胚,那夏盟主等于就是命运神树,这也是命运树种的最好归属了。”
  
      “后前辈,那夏前辈的剑,岂非比我们的还要好?”新垣影连忙问道。
  
      “如果按现在夏盟主的实力来计算,这是必然的。”后清羽笑道。
  
      “这把剑可强可弱,如果有一天,你们比我还强了,就不觉得这把剑有多强了。”我说道,而神近昭咬牙说道:“一定会的,我一定会比你更强!”“呵呵,你这孩子,还是先解决你一半纳灵法带来的副作用吧,实力不怎样,也好意思大言不惭?”我讥讽道,其实我并不讨厌他,毕竟成长的路上,总有无数让自己叛逆的理由,只要心存善念,便一样是
  
      值得培养起来的。
  
      “你!”神近昭很郁闷,却没有任何的反驳,而后清羽连忙拍了那孩子一巴掌,说道:“再对夏盟主如此无礼,娘就打死你。”
  
      “娘!你没看到,刚才他多狠!连影儿都给她……”神近昭连忙大叫起来,而新垣影连忙说道:“我没关系的,毕竟夏前辈只是测试我,让我知道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在夏前辈面前,真的是不堪一击……”“姑娘底子不错,资质上乘,又有神剑傍身,只缺少了相应的补助功法而已,并非是真的不堪一击。”我说道。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