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九十三章:徒儿

  
  我弟子并不少,而像是神近昭这样的性子,我其实并不讨厌,年轻气盛很正常,若是没有一股子盛气,又如何能够开拓进取,继往开来?看我不吱声,深悉人情世故的后清羽知道成功只在自己儿子身上,所以连忙又拍了神近昭一巴掌,愤怒说道:“你若是再任性,我要你这儿子又有什么用?今日奇缘本就不易,你若不愿意,这一辈子,或再
  
  也前进不得半步!”神近昭不是笨蛋,何谓能人,何为异士,他其实很明白,只是碍于大家第一眼见面时的境遇,一时之间转换不过来,在他心目中,我那邪恶一面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之中,若是换了别人,也会想着以后是
  
  否也会有这么一幕真正重现眼前,所以他本能害怕也正常。
  
  不过一次次的事件冲击他的大脑,他又开始觉得人生境遇受到了颠覆,此时此刻其实心中也已经有了这个念头,而母亲最后推他的那一把,彻底让他在犹豫中有了决断!
  
  “我神近昭,愿意拜你为师,但一生只愿行正义之事,所以若我发现我所拜之师是个恶魔,我宁愿背上欺师灭祖的罪名,也会问责到底!”神近昭说完就要跪下,立即就要行跪拜之礼。我冷冷一笑,大手一挥就把他吹飞了起来,说道:“你让我收你为徒我就收,岂不是太失我面子?我倒要问你,在你心中,何为正义?只求公正为正义?只求和平为正义?只为人正直为正义?只因法度而正
  
  义?只保护他人而正义?”
  
  “是!”神近昭在远处咚的一下从天空跪落地面,咬牙切齿,却斩钉截铁,我都替他膝盖觉得疼。
  
  “呵呵,若只是这样,那你心中的正义,和敌人心中的正义又有什么区别?他们行他们的正义,你也行你自己的正义,你杀了他们,你正义么?他们杀了你,可正义么?”我冷冷的问道。
  
  神近昭怔了一下,顿时有些感到难解,说道:“我会努力的甄别好歹!绝对不冤枉任何人!”
  
  “那不过是你认为,别人又何尝不是在鉴别你的好坏?若你的正义,只为你自己而行驶,你的正义也不过是伪善的恶罢了!”我微微皱眉。
  
  神近昭咬牙,说道:“我说不过你!”
  
  “说不过我,你就能行恶了么?”我笑道。
  
  “我没有行恶!”神近昭再次咬牙。
  
  我说道:“好!不愧是可造之才!”
  
  “什么?我……”神近昭彻底懵圈了,不知道刚刚我还说他行恶,现在却为何我又说他是可造之才。<>
  
  而不止是他,连他母亲也一样的不知所措,包括其他的仙家,如新垣影和白玉蝉也是如此,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问你说不过我,便能行恶么?你想都没想就说你‘没有行恶’,光这一点,别人就远不如你,而不忘自己正义之心,时刻警醒自己不要行恶,不正是我们所应该去做的么?既然不能否定自己和别人的正义
  
  ,我们要表率的,就是自己不行恶,只要自己不做恶事,那不是正义,还有什么是正义?”我淡淡的说道。
  
  神近昭顿时一副茅塞顿开的表情,这一下是跪得真心实意了,大声说道:“多谢师父指点,徒儿这次是真心诚意拜您为师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记住你的话,莫忘初心!”
  
  “是!”神近昭感动流涕,而一群仙家也全都点头不已,对于这样的结局,谁都愿意看到。
  
  “恭喜天哥此行收到了如此佳徒,他日定是我天一道麾下正义代言。”赵茜的声音很快从传送阵那边传来,看来此间事了,也差不多该去那边验收结果了。“嗯,若是宝玉,蒙尘自扫,若是顽石,再多打磨也是白搭,我只点醒,一切造化尽在他自己身上了。”我笑道,随后把那枚剑胚之种放到了赵茜的手中:“那把焚天神剑,相信已经无法再发挥你的真正实力
  
  了,你的界力有别所有已知力量,仿佛一切生机的起源,前途无法限量,这枚剑胚,就给你孵化吧。”
  
  “好呀,不过这真的可以么?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人能用上吧……”赵茜虽然很高兴,不过也不敢独占如此宝物。
  
  我笑道:“没有谁比你更适合,虽然是我们的原因而破了界,不过此遗仙界早晚也是因为飓风,也会给腐气侵蚀,这等同你救了这一界的所有仙家,所以此物不归你都不行。”“那我就不客气了。”赵茜说罢,将剑胚收入了袖袋之中,而接下来说道:“我已经让遗仙界驶入人神界,到时候只要再切一豁口,将两界强行并和,就能够溶界在一起了,而姗姗姐那边,已经再次启动了通
  
  道,现在大阵齐发,已经直冲九重天而去,相信不久,我们就能够重返九重天。”
  
  “什么?”我愣了一下,赵茜睁大了眼睛,连忙说道:“口误,我只是觉得,那边应该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嗯……”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太过在意,这赵茜一向比别人多算一步,倒也是正常得很。<>
  
  而接下来的等待也是漫长的,我和赵茜带着诸仙到达界墙那边,以界力来破开豁口,而人神界那边则有姗姗等破除人神界的豁口,两相对接,才能缝合住这遗仙界。
  
  从此之后,闻道之地才算是完整的闻道之地,当年毫无疑问正是因为这片遗仙界的特殊存在,才造就了这么个神奇之地,也给天一道的底蕴增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破除九重天的豁口,进行溶界,难度之大,耗时之长都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开启的不是同一个豁口,所以和东海那个没有可比性,在劫雷不再落下之后,我抽出了空闲时间,召集了我的几个弟子们相见一
  
  番,毕竟新来乍到的神近昭肯定要见见自己的大师姐和师兄们。我的弟子算起来已经不少了,除了令狐少梓、黄香菱是关门大弟子外,还有老徒弟百里决,外弟子王晞丞、段淑瑜,言千彩、夏言青竹这几个,都是我亲授过法术和剑法的徒弟,而且平时忙碌归忙碌,但
  
  只要和他们在一起,也少不了传授一些关窍所在,因此他们的修为也都达到了大部分弟子所达不到的程度。当然,修为方面无需我来亲身指点,女子军团和言师兄、海师兄都会对他们亲自传授他们所擅长的东西,加上作为我弟子所得到的资源堆积,他们如今最弱的言千彩和夏言青竹,也有八劫的修为了,而王
  
  晞丞和段淑瑜都已经是九劫冲击应劫的存在了,眼下正努力朝着第三梯队进发。至于两个弟子少梓和香菱,毫无悬念已经是应劫期的存在,这点我不得不对她们刮目相看,而且听说两人都把天一御法修炼到了八层的地步,至于黄香菱的纳灵法也修炼到了第三层,直接跨入了女子军团
  
  第一梯队之中,万众瞩目。少梓虽然起步不如香菱,但近来我从天东东方家那获得了七八枚紫金莲瓣分发下去后,听说她已经得窥门径,开始着手修炼归元法了,只不过因为没有先天元气助力,只能按部就班又转去修炼了子归法,
  
  因而到现在为止,没有施展过这大道法一次,毕竟记忆宝贵,她年纪还轻,不能随意去消耗。
  
  看我刚收了个弟子,年纪上比自己稍大一些的样子,少梓面无表情,却不知心中又有什么鬼主意。而香菱倒是笑了笑,很干脆的说道:“小师弟,你叫神近昭?快叫我二师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