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九十六章:帮手

  
  “我知道……可那不一样……我或许一辈子,都赢不了大师姐,更别说是师父你了……”神近昭也有些纠结了,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往更高的位置冲锋,但现在,两次的强烈对比,让他也对这个信心动摇了
  
  。和我斗剑的时候,我的力量是压倒一切的,连反击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而换成了自己的大师姐,不但智商给碾压,连剑法都是别人稍胜一筹,他没受过这样凌虐的挫折,所以一时间也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
  
  心情。“所以,我才成为你师父,授艺给你,不是么?一味坐井观天,胸襟不过一个井口那么大,若是抛开以前的自认为是,从井底出来后,眼界自然就不同了,遗仙界不过是你的舞台之一,你的真正舞台,应该
  
  是九重天上。”我平静的说道,而这时候神近昭也明白了过来,立即对我施了弟子礼,然后说道:“请师父教我,请师姐,师兄们指导我,我再也不会坐井观天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学习。”
  
  神近昭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后,总算是得到了少梓和香菱等的认可,众人都过去把他扶起来,一阵的安慰。看着一群弟子们又重归和谐,我也感到心情顺畅,说道:“除了少梓,你们都是带艺从事,修炼的功法也都各有所得,所以为师就不会介入你们修炼的原本术法,至于主修的天一御法,想必你们也不曾落下
  
  ,如今为师也就指点下你们剑法和一些外修法术罢了,往后有什么问题,为师不在的时候,还可再去问问其他的前辈,请教他们其他的法术。”
  
  弟子们听罢,都点头应是,我也趁着现在开启通道不用我操心的时候,重点给几位弟子将剑法和法术。少梓聪明伶俐,就是不跟着我,我也不会怕她走偏颇了道路,而香菱和少梓是竞争对手,却是好的不行的关系,几乎是日夜不离的状态,剑法的成长都是伯仲之间,而且也深得言师兄和海师兄的溺爱,这
  
  是她比少梓优越的一点,就是更讨喜一些。
  
  少梓让人吃亏多了,大家都对她又爱又怕,生怕给她没事折腾一把,所以这两位关门弟子,我讲解的都是剑法上的核心之处。至于夏言青竹,言千彩,她们从九州界就跟着我了,一路走过来,我不在的时候,也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早就司职很多的岗位,虽然实力上要比其他几位差一点,但也不算太多,而且底子也很强
  
  ,我指点的重心也是修炼为主。至于百里决,他底子浑厚,法术剑法也是一流,自成一路,修炼上更是其他弟子里的佼佼者,我不在的时候,就成了少梓和香菱的试剑石,所以一直不断的升华,我几乎没有指点他的地方,所以现在跟他
  
  是讨论为主,不在授业的范围。<>
  
  王晞丞和段淑瑜资质不错,心态更是单纯和美好,两位学以致用得很好,只是两人一个用镰剑,一个用枪,我也只能在法术上教育多点,剑法上只告诉他们如何的拆解和破招。
  
  授徒是一个繁杂的问题,好在百里决早就习惯了教导,毕竟百里家当年在古仙界可传授了几十万的剑阁弟子,所以虽然不过是老五,却干着比我这师父还重的活,就差没有带上大师兄的头衔了。
  
  所以到了后面,几乎我把任务索性都交给了他,然后拍拍屁股就去了韩珊珊那边,毕竟通道那边已经催促,说是打通了九重天的通道,很有可能会有敌人下来,让我做好相应的准备。
  
  到了韩珊珊那边,此时通道已经有重元气落下,显然通道开启很顺利,而且经过挤压,气量正在逐步的增强,仿佛要冲落下来的样子。
  
  “嗯,和当时东海那边一样,若是溶界,恐怕气息下来会更多,不过,这气息没有受到过腐气的影响,对我们好处很大。”我点评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点的线路。”韩珊珊笑道。
  
  “那现在……”我看向了一众天一道核心圈的成员。
  
  “去探探路吧,老夫也差不多该活动活动了,现在手脚都有些僵硬了。”东方伏说道,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陈继雪:“不知道陈道友准备好了没有?”
  
  “这算是第一个要求么?”陈继雪看向了我。
  
  “当然,之前说过了,开启豁口后,由我们前去探路,而发生战斗就要毫不犹豫顶上,这样一来后面的人才能够完成溶界工作。”我说道。
  
  “行!”陈继雪点头。
  
  我看向了媳妇姐姐和李古仙,以及众多的仙家,说道:“那这里,就由大家看顾了。”
  
  我和东方伏,陈继雪就乘上了戾血莲,然后沿着通道的边缘直冲而上,立即进入了通道之中。
  
  杀伐碑具备破界之能,不仅仅是打开豁口,要不然它的存在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它的作用是借由符文,而通连接界和界的交叉口,从而拉近彼此的距离。
  
  九重天的存在可只是在古神界那边,加上上面古神界溶界入九重天之后,飓风区也不断的紧缩,人神界要嵌合入九重天更是容易了。<>
  
  我们一路冲过五彩斑斓的快速符文通道,当然,也在不断的警惕着有可能发生的各种问题,毕竟当时古神界东海溶界,就下来了许多的黑兽,这也是我们最在意的地方。
  
  但让我们意外的是,在经历了好久的航行,通道之中始终没有发现有黑兽降临的迹象,只有不断往下挤压的重元气而已,这让我十分的意外。
  
  不过东方伏却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在那闭目养神,怡然自得得很。
  
  陈继雪倒是很认真,始终剑不离手的盘膝打坐,这点让我十分的佩服。
  
  “陈前辈,我们讨论下剑法?”我笑道。
  
  “算是第二个条件么?”陈继雪看了我一眼,我笑道:“不算,因为是讨论,不只是你说。”
  
  “……”陈继雪当即用无声来拒绝了。
  
  “陈前辈,要不我们说说你所身处的道盟如何?这可以算是第二个条件哟。”我又问道。
  
  “……”陈继雪还是无语,显然之前说过的话,她仍然坚定不移。
  
  东方伏嘿嘿一笑,说道:“臭小子,为师在这里,你干嘛不找为师聊剑道?反而退而求其次?”
  
  “老怪物,论法术,我服你,但剑法嘛……我觉得我们师徒好像没什么要谈的……”我嘿嘿一笑,这顿时让东方伏冷哼一声:“臭小子,能耐了你!”
  
  我耸耸肩,随后笑道:“有所得,必有所失,我说师父你老人家看开点就好。”
  
  “你……”东方伏咬牙,他也不打算在剑法一道上自取其辱了。
  
  并没有过去太长时间,我们感应到的重元气越来越多,而空间也从原来的五彩斑斓,很快就进入了一片的混沌区域。这里重元气密集,让人觉得舒畅无比,而戾血莲也贪婪吸收着重元气,这几天来不断的在路上采纳,到了这里竟有破九重天境界的兆头!可见平时普通元气压制九重天下的修为多厉害,而眼下重元气进入
  
  体内,又是不同的光景。
  
  “到了?”我愣了一下。
  
  “嘿嘿,不然你以为到哪了?”东方伏笑道,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说道:“对了,师父,到了九重天了,你总得联络下熟悉的帮手吧?”“是呀!我咋没想到?”东方伏嗖一下站了起来,不过很快就鄙视道:“两千年后,他们还认得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