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零五章:人才

  
  我浑身一颤,脸色顿时苍白了很多,猛然回过头,岛屿黑暗的远处,一个枯瘦的老者,正静静的站在那儿,也看不清他的双目,只看到身影孤零零的,如同幽灵一般!我看了一眼手中冰冷刺骨不但,还不断的污染我气息的黑牡丹,脸色已经相当的难看,看向了他,说道:“以为此地乃是无主腐化之地,故而好奇竟能生植物,取阁下一朵药花,权当回去研究,若是阁下不
  
  喜,我便还回去是了。”
  
  “呵呵,你摘取了,此花便对我没用了,不过老夫也失去了这朵花,你打算怎么赔偿老夫?”那老者缓缓的朝着我移动,身影不动,恍如僵尸,而在我的紫光映射下,他的样貌很快就呈现我眼前!
  
  我脸色继续阴沉下来,因为他双目阴郁,却没有给腐化,面色苍白,却没有黑气,而身上的气息,更也是在抵御腐气的蚕食。
  
  “阁下想要什么赔偿?”我沉声说道。“你身上有什么可以抵御腐气之宝物,分给老夫一部分,此事就这么算了,老夫也不常来此药田,不过既然来了,还撞上了你,那这事可就得算清楚了。”老者也不否认他是正常仙家,而且还说了,这里居
  
  然是他的药田!
  
  这不禁让我整个人都是一震,随后说道:“抵御腐气的宝物我有一些,不过前辈能否说说,您是哪一方势力的存在,种植这些药物,又是为了什么?”
  
  那老者眼睛眯了下来,他的修为竟有真玄境之高,而穿着方面,却十分的简朴,也看不出到底是属于哪一方势力的,我这么一问,他顿时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是道盟的?”
  
  我看了一眼还穿着道盟衣服的陈继雪,有些责怪这姑娘不懂事,但就在这时候,说时迟那时快,那老者瞬息朝着扑过来,那双手又枯又细,一刹那还伸长而出,一股恐怖的腐气朝我喷过来!我脸色大变,猛然瞬移闪过,并且开口说道:“前辈且住!我们不是道盟中人,更不是三方势力的哪一方!这位陈道友,虽然曾经是道盟的一份子,但门派已经给腐气吞没,眼下投靠了我们天一道!所以和
  
  前辈没有任何必要冲突!”
  
  那老者根本不信,忽然长啸一声,紧接着,一大群的黑魔兵顿时冲了出来,并且朝着我们冲过来!
  
  真玄境难不难对付我不知道,不过这么多的黑魔兵,也足够的吓人了,细细一数,没有上百都差不多了,也不知道那老者到底是什么存在,居然能够驱得动这些黑魔兵!
  
  “不过拿了你一朵药材,有必要那么凶残么?”我咬牙切齿,而陈继雪很快说道:“他是专门驱动腐气侵蚀者的邪道!我们快走!”
  
  我脸色一变,这不是像是赶尸的么?只不过这个更恐怖一点,直接把腐化的仙人都控制了,还在这里设置了基地!
  
  “为什么还不走!?”陈继雪看我愣住,顿时有些着急了。<>
  
  “呵呵,是邪修吧?”我问道,陈继雪脸色也变了,说道:“你疯了?”
  
  我呵呵一笑,随后衍天功五层的力量顿时释放而出,大喊了一声幻剑天,随后念道:“卿心如海复如潮,但有一魂不可招,默默清香缠一臂,青青古玉剑佩腰!天一道!如海剑心!”
  
  如同大海浪涛一般,紫光一下子泛滥起来,随后竟开始云聚我身边,而后我手中的劫天神剑也分出了剑影,如同无尽剑丝缠绕形成!
  
  剑气铠甲一样,包围我身上脉络,使得我浑身上下均是可以重创敌人的剑光,就连腐气,这时候都给斩灭驱散!
  
  剑歌启动,红色的绸带如飘扬的柳丝蔓延我身边,而我的身后,竟也出现了个穿着仙衣的女子,此刻从我手中将神剑之影分出,而我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
  
  那邪修大惊失色,没想到我的剑歌居然能够瞬息形成,但这时候,他仍然没有把我看在眼里,因为我的力量并没有外放到他能够感知的距离!
  
  况且真玄境,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天玄境的仙家还不是手到拿来?而且他身后,还有上百的黑魔兵受控于他,这摧枯拉朽的力量,一般的真玄境见了他,都得逃之夭夭!
  
  我身后有着绝美容貌女子动了,她的长发划到了我脸上,如水一般的顺滑,一身飘逸的仙衣,散出妙曼的仙姿,然而当她横剑挥出,唪的一声,漫天剑海,竟连绵不绝,猛然就到达了这邪修的面前!
  
  那邪修吓了一跳,如此恐怖刚猛的力量,以及骤然而发的剑歌,都是他措手不及的,所以按照他的本能,就是先让黑魔兵上,毕竟正面迎击剑歌,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轰隆!
  
  结果空间都震荡了,我身后的女子,并非是普通的剑气凝聚,而是衍天功融合了先天魔气、先天鬼气所衍化而出的大法术,现在以剑歌的形势施展,自然就不是一般仙家能够抗拒的!
  
  而且他不过是个控制着上百黑魔兵的邪道!
  
  噌噌噌!
  
  天剑无限不断的轰出,前方一大片的地方,全都在剑海的笼罩之下!
  
  剑光太快,气浪如同推土机的轰鸣声,黑魔兵就跟沙石,一下就给卷了起来,三倍的天剑夹带幻剑天的威力轰击,声势何止恐怖,如同空袭般,轰的一下倒了一大片!
  
  那邪修惊呼出声,随后转身就逃!
  
  但剑境之内,怎么可能容他离开,我身后的飞仙是剑境的一部分,只要是剑境包围到的地方,她都可以瞬息而至!所以一下子就拦在了那邪修的面前,在我的夹击下,他立即给扎成了窟窿!虚体挣扎逃出,而黑魔兵更是全军覆没,我一伸手,强化的纳灵法猛然就把他的虚体抓来,但真玄境的实力何等的恐怖,就连虚体也能量充沛,直到我抽取了不少的力量让他变得虚弱后,才脱困无法,给
  
  我捏在了手中!整个场面又再度的恢复了冷清,我回过头来,陈继雪双目瞪大,自我天玄境后,她对我的了解也变得陌生起来,而眼下我轻松的干掉了这邪修,连虚体也拿下来了,她觉得她脑子也不够用了,要不然不用
  
  这么骇然看着我。<>“能控制黑魔兵,那就是个人才,我怎么没发现这世界上还能有这样的邪修?”我嘿嘿一笑,随后把这邪修的虚体兜入了韩珊珊给我制作的新魂瓮里,现在我很多的辅助装备都得到了一些升级,这魂瓮装个
  
  虚体并不困难。
  
  “好了,继续前进,搜查其他的地方,如果再前进一段还看不到祖龙,我们就返回头了,我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邪修,并成为了他的洞府。”我手中掂量了下对方遗留下来的袋子。
  
  “你……杀了个真玄境的仙家……”陈继雪咽了口唾沫。
  
  “你不是说邪修么?反正干掉就对了。”我说道,然后进入了戾血莲中,并且把袋子抖了抖,将里面东西取了出来。
  
  “这个……是腐气粉。”陈继雪看到东西抖出来的时候,指着一个无数黑气腾出的袋子说道。
  
  我皱起了眉,立即将那松开的袋口扎紧,这才没有让粉末倒出来。
  
  “这就是控制黑魔兵的东西?”我皱眉说道,而陈继雪看向了黑牡丹,说道:“应该是了,我也只是听说过,曾经有一些仙家,能够驱驰黑魔兵,应该就是这个东西作祟。”我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这些宝物,有很多都不认识,就干脆拿出了装着那邪修的魂瓮:“没准他知道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