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花蕾
巨大的石像,头颅到肩膀的位置已经塌下来了,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但却又不像是一个人,而两尊石像相对的脚底下,一堵巨大的门出现在了那儿!
  
  我倒吸一口寒气,这种格局和之前在古神界临夜国遇上的格局几乎是一样的,当时也是走入了两尊石像而到后山,后山之中又藏了周天阵,里面藏着戾血莲,先天鬼气!
  
  如果按照我的猜想和之前感应到的情报,那很可能大门的后面,就是先天精气了,因为周天境里,可也藏着六道剑和先天鬼气呢!
  
  可横跨了一重天这么遥远的距离下,还有同样的格局,我又不得不感到诧异起来,难道古神界当年和这里又有什么联系么?它难道不全是六神天之一,而应该是天之境内的一个界?
  
  这个夸张的猜想,让我一下子豁然开明,又一下子深觉矛盾重重!
  
  而眼下的格局变化,却反而正在印证着这点,因为当时周天境下,可是藏着几乎无穷无尽的鬼气结晶和液态鬼气,那我所走石桥两边的地脉精华,不也印证着这样的存在?
  
  越想越没有了反驳的余地,这是最让人值得深思的,不过随着眼前的‘赵茜’走到了石桥的尽头,我立即就暂停了继续去想象。
  
  因为就算我再去想象这里面的剧情,都不如当年发生的真实,历史终究是历史,如果能够从中获得对抗先天腐气的办法,那一切历史的根源也就解决了,未来的幸福,才是大家所应该去追索的!
  
  我站在了‘赵茜’那尊石像的面前,深深的行了个大礼,她毕竟是天之境的绝对大神,我闯入了这片地方,这一礼行得是心甘情愿,也带着强烈的感激!
  
  而这时候,一道光芒很快射了下来,直接照射到了我的眉心那儿,这道统之光非常的强烈,让我瞬息就忽然感觉到了周围界力开始磅礴的蒸腾!
  
  我这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了界力,若是换成了以前,顶多是感到界墙的力量而已,因为那儿的精气最充沛!
  
  在我行礼的时候,女子面对大门又伸出手,开始念起了咒语,我细细观察,同样记了下来,而接下来面对赵茜石像对面的那尊,明显和当年古神界一样的石像时,我不由的犹豫了下,这下我是拜呢?还是不拜呢?
  
  拜的话,很可能它就要塌下来了,但不拜,进去肯定是不尊重对方的,所以我还是忍不住双手合十,鞠躬说道:“先借贵宝地一用,若是不小心取出什么,也是为了救天下黎民苍生,也是为了天之境的崛起,希望大神勿怪。”
  
  我一边说,一边也是警觉着,毕竟也怕它出点幺蛾子来,不过好在是等‘赵茜’进去后,始终石像没有动弹,所以我也就不纠结了,打算先进去再说。
  
  触摸不知道多少年都没人触摸过的大门阵盘,我依样画瓢的注入了我刚刚衍生而出的那抹微弱气息,并且快速念起了刚才学来的咒语!
  
  咯咯咔咔,很快,两堵大门的门缝那,一丝丝的浓烈精气从里边跑了出来,喷到了我脸上,这一次也没有什么玄机,就跟回到自己的家门口似的,大门又打开了!
  
  而恐怕当年在古神界的周天境,我要是有媳妇姐姐在,怕临夜国那个也是直接能打开的,当然,只不知道现在我这道微弱的天一之气,是否能在那时候衍生而出罢了!
  
  轰隆隆隆!
  
  就在我打开大门的时候,忽然,外面的石像发出了裂开的声音,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是吧’,就加快了气息注入的速度!
  
  轰隆!
  
  没有半点等待我的意思,石像在碎裂后,竟坍塌得十分的彻底,而且还竞相碎成拳头大小,没有半块是超过这个大小的,而天空,金光闪闪,仿佛是什么雷电聚集,让我更是面色铁青起来。
  
  我给石块堆得伸手不见五指,好在大门很快的打开了,我连忙的钻入了其中,并且快速大手一推,将那些石块轰的一下推到了那独桥的湖边!
  
  而转过身,我整个人都惊讶了,双目圆瞪不用说,连嘴都忍不住微张起来,因为大门的后面,一列列的格子,一列列的博古架,就这么展现在我面前!
  
  这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宝物,一件件都是稀世奇珍,一连摆过去,有足球场那么大,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数量了!这绝对是天之境崛起最后赌注之一,这一次居然让我找到,表示天之境的前途以后就无限光明了!
  
  我跟在‘赵茜’的身后时,因为她走的并不快,空闲下的我爱不释手的开始把玩这里藏着的各种宝物,一件件的尝试下来,居然都觉得趁手如意,而且品序都是其高,可见这是当年天之境没来得及启用的最后藏宝。
  
  但也可能这女子当年根本不在这里,所以藏宝室就一直没有打开,住在这里的仙家,当然就无从将宝藏拿走了,因此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数千年后,新天之境的仙家的启动资金!
  
  不过怎么搬走足球场大小的藏宝,倒是让我绞尽脑汁,其实召唤鬼类是最轻松的,一大堆大小鬼来个万鬼搬运,几下就搬出去了,至于界压的问题,找个大型宝物屏蔽了就好,但外面的那五只恐怖黑兽,可就没那么好解决了!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的跟着女子往前,很快,最深处的一朵尽收的花蕾,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朵花蕾在这片地下世界中纤尘不染,仿佛活着的一般,甚至随着女子的靠近,似乎正在胎动着,而且开始逐渐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绽放!
  
  那朵灿烂的花在逐渐的盛开后,里面潜藏的东西,竟开始展露出芳华!
  
  我看着这闪闪发亮的气息,忍不住的停住了脚步,因为它释放的是先天精气的气息,而里面居然是活着的,仿佛就是先天精气的本身!
  
  那朵盛开的花非常的巨大,而花底下,则是许许多多的蔓藤,这些蔓藤延伸进入地表甚至更加的内部,而先天精气,则不断的给下方输送给养,这仿佛才使得整个界面如永动机一样的运转起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但随着我停下了脚步,那朵花绽放却停止了,而女子仍然继续走了过去!
  
  我暗自嘀咕起来:难道这女子并非是让花绽放的原因,而真正的原因是我自己?
  
  想到这,我继续迈动了脚步,而女子仍然没有停止,在这个时候,继续往已经盛开得相当完整的花蕾走去!
  
  而最终,女子没有一时一刻的停留,毫不犹豫就踏上了如阶梯一样的蔓藤,紧接着飘上了巨大的花瓣、花蕊,而我则眼睁睁看着她,化作一道道的彩光,竟没入了这朵花蕾之中!
  
  “赵茜!”我心中震撼,但忍不住时,叫唤的却是赵茜的名字,而疾步冲过去要查探情况的时候,发现女子早已经不见了,眼下只剩下一朵明艳照人的花朵,这朵花在吸收了幻境后,居然仍然没有停止,仿佛还要把周围的地精之气吸收进去!
  
  我扭头看向了左右,已经可以用身体感觉到精气正在给它抽空,包括它蔓藤的底下,似乎不再让它输送力量,而是反过来抽取底下的精气!
  
  “为什么会这样?”我吓了一跳,看向了外面的两座蓄水池一样的精气湖,此刻已经给抽去了一截!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里的大阵岂不是因为能量抽光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