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台主

  
  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台主
  
  和之前使用同样方法破界鲲鹏令,他们执剑者的选择的是桥接的方式,因为挂上了通道后,敌人就算飞离多远,最后都逃不脱执剑者的追击,而我的鲲鹏令一使用,雪倾城也跟着追过来,并且瞬间也跟着闯入了通道里面!
  
  我反正是无所谓,因为我要引她返回天之境,就势必让她追来,看她真的来了,我也放心了。
  
  雪倾城这次没有驳斥我,只是快速的欺进,并且一个归元法,又卸掉了我一道脉络的气息,她的归元法已经非常厉害,居然能够直达我的核心区域,不过我有先天气息的防御,到达核心后,倒也没有继续出现什么问题。
  
  只不过如果按照她现在的修为,为何不使用五层或者六层以上的归元法?毕竟一举制敌,应该能避免很多事情。
  
  “倾城,你是不是还有对我的一记忆?要不然为何对我留情?归元法,想必你已经可以使用第五层或者第六层了吧?”我问道。
  
  给我这么一问,后面追着我进入通道的雪倾城一副厌恶我的样子,说道:“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你还不配!”
  
  我讨了个没趣,问道:“难道不是?”
  
  雪倾城根本不受激,继续追着我攻击,我在通道中四处躲避,当然不敢给她打中,而空间通道中出来后,我又继续使用了一张鲲鹏令,而雪倾城何等的聪明,即便是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但这时候仍然警惕起来:“你要引我去天之境?”
  
  “怎么?不敢去?你怎么不想想,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于道盟而言,除了是执剑者外,还是什么,而且,你不想见一见你女儿?即便记忆缺失,你知道还知道你是雪倾城,那你来至何处,去往哪里,难道都不知道么?如果你不知道,正常的很,要么有人对你的记忆动了手脚,要么是你有些事情没想起来,而我作为你的男人,就是要让你想起你的过往!而不至于让你入歧途,最后和哪个男的在一起!”我边飞便说。
  
  雪倾城冷冷说道:“我既然会用归元法,必然知道自身之事,何须你来点醒?这九重天上,有的是学你这样坑骗施展归元法而失去记忆者的恶者,今日居然骗到我头上来了,不觉得太过聪明了么?”
  
  “雪倾城,你说我该怎么说你好?我要是现在有一句谎话,顿招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我咬牙说道。
  
  雪倾城当然不会给区区几句话说服,说道:“动不动拿出誓言,果然是恶者该有的面目!换去了那身修为,你比谁人好多少?你这样的存在,道盟随时随地都可以挑出几个来!”
  
  “喂,好歹我是你男人,你用得着把我脸丢地上还踩两脚么?我也是有尊严的好吧?”我皱眉说道。<>
  
  “无耻之尤!”雪倾城立即朝我疾飞,我当然不会给她抓住,其实论真正的速度,我比她还要快上一些,除非她用归元法消耗我一条脉络,让我成为三脉创元的程度,否则她根本追不上我。
  
  “无耻什么?我说的是真的好吧!?咱们一起造孩子的时候,你说我是你的唯一,好呀,现在你这么快就不认账了?”我心中好笑,其实本来我看到她一幕,差点就想哭了,但后来她却说自己要当什么执剑者领袖的妻子,我的伤心也就遏制了,现在看她的性子,和当年与我在古仙界、人神界激战的时候一样,我难免又开心起来。
  
  患得患失的感觉,确实微妙。
  
  但雪倾城可不会这么想,眼下我肯定是冒犯到了她,所以她又对我使用了归元法!
  
  我脸色一变,趁着她冲过来的时候,说道:“你不用第五层或者第六层的归元法,是因为害怕失去记忆,因为你的记忆根本不多!所以你说对我使用超过第四层的记忆不值得,对不对?而第五层以下的归元法你使用起来毫无顾忌,是你身上有先天元气对吧?当先天元气修炼愈强,使用的归元法层数越高,而你来道盟这些年,根本上还只能修炼到使用第四层而没有失去记忆的副作用,对么?”
  
  给我这么一抢白,雪倾城果然犹豫了下,但还是立即一鞭子朝我劈过来!
  
  我当然不会给击中,瞬间就躲到了一旁,然后继续朝着天之境开溜!
  
  “看来你对归元法很有了解!不过知道这些,又有什么好奇怪的?”雪倾城皱眉说道。
  
  “是,你容貌倾国倾城,拥有举世瞩目的条件,就算你不告诉别人,别人也会想尽办法的研究你,可你肯定不知道,你身上的先天元气从何而来吧?”我提出了最值得她关心的事情。
  
  “自然是道盟给与,何须多言?”雪倾城冷声反驳,瞬间欺身过来,我之前吃了一亏,当然不会轻易给她足够的距离,在我没化解归元法的时候靠近我,所以她才靠近我,我就立即缩地到了另一边,并且使用起了鲲鹏令!
  
  “呵呵,道盟给的?你的先天元气,是从人神界皇宫后院的阵法中而来!那里的元气滋生千年,已经不可控制,你将它分成两道,自己拿走一道,另一道用来维持大阵保护孩子!而你自己,几乎给腐化的鲲鹏打死,最后阴差阳错给道盟的仙家救到了道盟中来!”我把我所知道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雪倾城微微蹙眉,说道:“口口声声的说我有孩子,我未嫁之身,哪来的孩子!?”
  
  我倒也冷静了,一挥手,百忙之中一团云彩就飘了出来,须臾间组成了一个微妙微翘的小佳人形象,她的一眸一笑,和她长得几乎一样,活蹦乱跳的惹人可爱。
  
  雪倾城停止了追击,不过很快咬牙说道:“用这些反算方法来骗我,你真是个可恶的恶贼!我必将你带回执剑台!”
  
  “反算?是不是反算,你自己知道,这么可爱的孩子,靠反算能算出来?”我嘿嘿一笑,看她蹙眉,我继续说道:“你说这执剑台有什么好的?要不我们不回执剑台了,我带你回天之境看孩子如何?”
  
  雪倾城根本不搭理我的挑逗,她向来对付登徒浪子,都是一鞭直接打掉脑袋的,但同样知道她性子的我,提前就缩地离开了,只有她的鞭影应声落下,而不见我脑袋开花!
  
  “话说,这执剑台的台主,有那么好么?台主,是戏台上唱的好还是如何?居然让你这么倾心?”我反笑道。
  
  雪倾城看到我仿佛料敌先机似的避开她的攻击,脸色阴郁无比,追着我再度飞过来。
  
  继续避开后,我又道:“想当年,你可是拥有三千面首的女皇,如今,却情系一位执剑台唱大戏的台柱子,是不是变化太快了,话说回来,你真是当年的雪倾城?”
  
  雪倾城却冷哼一声,随后继续追着我进攻,我再度一个纳灵法,随后又趁着她冷却归元法的时间,使用鲲鹏令又退回了一段路,准备彻底脱离道盟。
  
  不过,雪倾城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她一路飞行,似乎在进入通道前,都布置了后手,至少留下了自己的移动轨迹方便后来的执剑者追击。
  
  “啊,我差点忘了,其实证明我们有过孩子倒也简单,夫妻之实应该算是最切合实际的吧?大家反正都是自己人,我细细说说你身上的秘密好了,如果说对了,你总该相信?”我一拍手,要不是突然的不正经,还没想到这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