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三十八章:绝计

  
  第三千三百三十八章:绝计
  
  “闭嘴!无耻之贼!”雪倾城脸一瞬间铁青起来,要描述一些房中之事,换谁都会气结,更何况是敌人居然敢大言不惭要说出自己身体的秘密,谁受得了?
  
  我哈哈一笑,根本懒得理会她,立即传音入耳,这种事也得私下里说,就算是暴露在空气中,对她而言也是种亵渎。
  
  结果我这传音还没到她那,就给她无情的打飞了,毫无疑问,雪倾城真的是把我当无耻淫贼了,要不然不会连一句传音都不肯受。
  
  这下反倒是为难我了,难道我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这事说出来?那可是雪倾城,好歹也不能把她身体某个部位的某一处特别点拿出来当谈资吧?
  
  想到这,我不禁叹了口气,这么做确实有点不厚道了,以前对她彬彬有礼,现在对她跟流氓似的,岂非欺负她对她不起?她可是历经磨难才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怎么能再让她受伤?
  
  “倾城,我不说了,虽然我知道你身体的秘密,但我也不打算拿这个来说事!但是我可以再次告诉你,我们的孩子,真的就在天之境,如果你不信,大可跟我去天之境一行,来回所用的鲲鹏令,我都出,你如此的修为,害怕脱身不得?”我说完,拿出了一叠的鲲鹏令。
  
  雪倾城看着我这么土豪,也不禁面带古怪之色,毕竟鲲鹏令不是说来就来的。
  
  “你根本不知道!何须自欺欺人?”雪倾城还是选择了不信。
  
  我耸耸肩,说道:“我知道,但我不说,说出来就伤害你了,除非你求我说。”
  
  “你……可真够无耻的!”雪倾城气道,这一次又用了归元法,而接下来,她的攻击就变得简单粗暴了,毕竟追过来也追不上,所以她直接就挥动了的打神鞭,瞬间变成了一道狭长紫色光芒,轰然的朝我砸下来!
  
  这种攻击基本上要躲开很困难,她真正的实力比我要强,距离长确实追不上我,但如果不要近身一击必杀,而改用范围广,威力稍弱的攻击,我就没有一点办法去避开,因为实在太快了!
  
  轰隆!
  
  我劫天神剑也不禁给这攻击压了一下,随后雪倾城也立即朝我追过来,速度非常的快!
  
  既然硬接了一击,我也不至于就这么给她再追上,缩地术后,我立刻又使用了鲲鹏令,逼着她又跟了上来!
  
  “无耻是无耻了点,不过你该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其实,论实力,我也未必会输了你,但我没欺负你不是?总觉得你会听我的。<>”我说道。
  
  雪倾城咬牙,说道:“凭你?”
  
  “呵呵,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嘛。”我说道,继续穿行于空间里,雪倾城这次又继续凝聚打神鞭的威能,毕竟近身战很难逼我就范,肯定要用远程来消耗我的能力。
  
  其实雪倾城的狡猾,已经在我心中有很深的印象,看似步步给我牵制,实则一会肯定要教我做人,所以我也不禁转开了脑子,说道:“倾城,你布置了这么久,你那群执剑者伙伴还没配合好你?再这么下去,你可就要跟我回天之境了,这样可以么?”
  
  雪倾城神色如常,但眼中闪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变化,就这一下变化,我就知道我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即便是再聪明,再狡猾的人,给人说中心思,也会有细微的变化,并且无论看不看得出来都会有,除非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
  
  “丢下那么多的印记,除了定位我接下来的方向,也计算了鲲鹏令的距离吧?调动附近的执剑者?还是打算想办法封住一界空间,把通道堵死?嗯,再不济,也得多派点人来填坑吧?不过你那么聪明,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我一边的思考着接下来她会怎样,一边也考虑要不要改个方向,因为一路往天之境,那我的路径也太好猜了。
  
  雪倾城没有废话,可见我的猜想非常的准确,她也在想着怎么脱离我的猜测方向抓住我。
  
  对付雪倾城,一向简单粗暴的最有效,我立即抢先一步朝着另一个方向使用鲲鹏令,现在返回天之境实在太过危险。
  
  雪倾城继续追着我而来,但这一次我一改变方向,她也不禁有些郁闷,可见我的变向让她也有些无语了。
  
  而且,我的鲲鹏令在短时间内,也根本用不完,一个空间跳跃就能够逃出很远的距离,如此一来,只要我随机改变一个方向,就意味着前方的阻拦等同无效了。
  
  当然,如果我光想着前面会有守株待兔的执剑者,那未免太天真,因为之前雪倾城以空间传送阵而来,那就意味着道盟有自己的能力空投执剑者,也就是说,哪个地方出事,在自己的道盟范围内,都能够传送来人!
  
  具体传送距离,目前还不可知,相信这一次我返回,韩珊珊会告诉我这里面的内幕。
  
  既然不能久留,我也不打算停在某个地方,在改变了方向后,我继续又用了鲲鹏令,这次则是去天之境的方向,目标相同,只不过为了防止堵截,我会拉长他们堵截的战线。<>
  
  可这一次,如意算盘打得乱响的我失策了,雪倾城没有跟上来!
  
  “倾城,怎么了?那能够借道的玩意用完了?那我给你鲲鹏令好了?”我看到她没有响应,瞬间又脱离了通道!
  
  其实空间通道闭合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换成古神界那会,自己能用都不错了,更遑论带人了,但到了九重天,空间通道闭合和包裹自身的速度再快,也会因为修为的反超而显得如慢动作一般,要不然这执剑者也搭不上顺风车,这也是我进入空间通道还能退出来的原因!
  
  “呵呵,果然,我不走,你也不走了对吧?想不到你好色到如此的地步!”雪倾城冷冷的鄙视了我。
  
  我微微皱眉,这雪倾城看透了我的心机,因为我想带走她,那如果她不走,我也就没辙了,甚至会因此而‘强留’下我。
  
  “纳灵法!”我毫不犹豫,直接把纳灵法开启到最大,直接抽走了她不少的能量,然后雪倾城立刻就明白了我想掳走她的居心,直接一个归元法,就让自己的能量直接归元了!而纳灵法在一吸一回之间也互抵失去了作用!
  
  这女人,实在太聪明!
  
  “倾城,知道你聪明了,但我真的是你男人!我们也真有孩子,你别害死我,后悔终生的!还是说,那执剑台的台主,真能让你到谋杀亲夫的程度?”我发挥起了毒舌的手段,专门用来对付雪倾城,她要是真是原版雪倾城,对这样的误解,会用行动来反驳我。
  
  雪倾城果然气不过一棍子就朝我挥过来:“随你怎么说!”
  
  我急退起来,纳灵法也需要冷却,即便创元法下频率会缩短,但还不至于能瞬发。
  
  雪倾城趁机发难,我避开了一击,然后立即又施展了纳灵法,果然,雪倾城的归元法确实没办法连发,所以顿时给我吸取了一部分!
  
  这下她也有些急躁了,因为我的能量在不断的增长,而她的在不断的下降,她如果不能拖住我,很快就会成为失败的那个!
  
  我嘿嘿一笑,继续依样画葫芦,甚至偶尔还来一次一层的归元法,虽然对修为高的人没有作用,但也让她十足的郁结了。
  
  然而,就在我觉得运气来了的时候,忽然身前身后不远,到处都出现了传送阵能量的波动!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