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情深

  
      “领袖!你没事吧?”传送阵很快就传来了声音,我看向了第一个能量阵转动的方向,一群执剑台的执剑者从中闪现而出,而且速度非常快的四处闪到一旁,站出了阵法的位置。
  
      “布阵!不要让此狂贼逃走!小心他的纳灵法!极具威胁!”雪倾城立即回答起来。
  
      我微微蹙眉,这雪倾城竟是一方领袖,我竟不知道她来到这里,竟还有这样的地位名誉,看来她去到哪都有出色的表现呢。
  
      “台主,此贼子到底何方神圣?竟还让你召唤我们?”紧接着,又是一群群的年轻执剑者从附近传送大阵冲出来,并且无不是对雪倾城一副见到老大的表情。
  
      “此狂贼嚣张跋扈,杀伤了我们道盟无数的盟众,诸执剑者莫要小看此人!也不要让他有使用空间遁离法术的机会!”雪倾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她也都一一点醒,仿佛天生的领袖,让我瞪目结舌。
  
      “你才是执剑台的台主?”我有些震惊的问道,按照一群年轻执剑者的称呼来看,雪倾城怕才是他们的老大吧?
  
      雪倾城似乎觉得连回答我的必要都没有,手一挥,众仙进攻,这些执剑者此时此刻已经来了上百的轮回境,一个个实力强劲不说,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确实像是个新创立的精锐部队!
  
      而执剑者腰带上挂着的那枚红剑,更是在他们移动中带出一丝的红线,澜为壮观,没有人敢去小看这一精锐。
  
      “呵呵,她不是,还有谁是?”毕竟年轻气盛,执剑者里面,当然不乏有人敢正面驳斥我的。
  
      我顿时松了口气,双目中也极尽柔和起来,说道:“倾城,你去到何处,皆是让人瞩目的存在,想不到你进入道盟,短短数年,竟也有此成就……”
  
      “执剑台便是她所创,什么成就不成就,我们老大又不是靠瞩目而有如今成就的!”又有人站出来驳斥了我,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雪倾城无论去往何处,都是引导一大片区域起变化的人。
  
      “你刚才说过,你的夫君是未来执剑台的领袖……看来,是指另一个意思,我居然还以为……”我感觉有些错怪了她。
  
      而我这话,让周围一群执剑者脸上都各有神采,特别是男仙,有的是倾慕至极,有的则是面带期望,有的是变得更为激奋,但无一不是有期许之色,看来,大家都把雪倾城当成自己倾慕的对象了。“你说的没错,只有成为执剑台的领袖,这件事才算。”雪倾城却脸上微微一红,毕竟她对我本来无心的回答,竟让我昭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多少会让她有些尴尬,但她也绝非躲闪之人,绝对不会遮遮掩
  
      掩。
  
      雪倾城这话如同给执剑者注入了一记强心剂,一群执剑者顿时是念咒飞速起来,我看向了周围,一道光圈已经在周围升起,而空间变得也有些扭曲起来。
  
      这是让周围区域形成高能量场,改变这里的空间运行,让它充满无数的变数,而在这大阵里使用鲲鹏令绝对不是个好主意,甚至连缩地术都会变得不稳定起来。
  
      雪倾城的应对,看来从召唤执剑者之前都准备妥当了,所以这些执剑者来到这里,就立马执行了大阵。
  
      我看向了周围,说道:“倾城,无论用尽什么办法,我都会带你回去,所以……”
  
      轰隆!
  
      纳灵法瞬间启动,轰隆一声巨响,周围的一大片区域,都给我轰出了能量波动,一群执剑者急忙防御退后,但即便他们的急速离开,也改变了大阵的运行。我立即又再度狂吸起了能量,周围强大的能量区域也不断给我改变,对于这类空间封锁的法术,我也不是全然没办法,甚至针对它,我也对这类大阵有着极深的研究,只要破坏若干区域的阵眼,整个大阵
  
      的封锁效果根本达不到预期!
  
      似乎看到我居然连这种事都能做到,执剑者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连雪倾城都有些感到措手不及。
  
      但接下来,我却已经快速的靠近了她,并且一伸手就朝她抓过来!
  
      雪倾城当然不会束手待毙,立即快速迎上,并且打神鞭劈头盖脸的朝我鞭来,仿佛就等着我而来!
  
      嘭!
  
      骤然,双方的武器撞在了一起,一波波能量的涟漪震荡周边,把一群执剑者都挡在了外面,当然,和雪倾城硬撼绝对不是理智的想法,因为这一下几乎让我的虚体都给直接震了出来!
  
      可这些都是必要的,如果对上雪倾城还想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逮捕她,那得是多么的无知?
  
      而现在这样的局面,正是要对赌谁的法力会更宽裕一些!
  
      雪倾城给我忽然的来袭惊了一下,力量一时间也准备不充分吃了一亏,但她立刻启动的归元法,却十分的巧妙,一下就卸掉了我不少的力量!
  
      不过,我也不是没准备,冲撞后的一刹那,她归元法时我的劫天神剑也轰出了纳灵法,这力量的兑换非常的默契,一下子就让她遭遇了庞大力量的猛攻!
  
      一声巨响,雪倾城的法力一下子就清可见底,周围的气焰也压到了极致,而周围的执剑者,根本没想过会发生如此骤然变化的事情,一时没能快速补缺!这就是新团队意识不足带来的弊端,都觉得雪倾城是无敌的,单对单都可以牵制我很久,而之前一直都是这样的状况,以至于给了他们错觉,以为我不过是一直逃命,而他们的首领,一直是在等待抓捕时
  
      机!
  
      雪倾城给我瞬间打掉了大部分的法力后,也惊讶于我的恐怖爆发力,在我的手即将抓住她的时候,她也急忙的往后方急退!
  
      “归元法!”我的一层归元法毫不犹豫就施展开来,这一回,已经强弩之末的雪倾城体内的脉络瞬间回溯,力量没办法使用,给我一抓就抓在了手中!“都别动!要不然,可不是她可不是自爆虚体就能逃的!”我大声一吼,而投鼠忌器下,果然这群执剑者一个个都懵住了,觉得我可能还有什么杀手锏亦或者什么手段,能够比虚体自爆了还狠的让自己的领
  
      袖吃亏,所以竟果真的住手了!
  
      雪倾城顿时秀眼一翻,气得是够呛:“何以信他!?”
  
      我狂笑一声,毕竟大阵刚才给我开了口子,现在抓着雪倾城,当场就缩地逃出了这片区域!
  
      “上……上当了,大家快追!”一群的执剑者都脸色大变,连忙追着我而来!
  
      毕竟不过一层的归元法,雪倾城即便法力几乎告罄,但重新获得力量的时间却是飞速,在我缩地术刚完,她的打神鞭已经趁机抵在了我的胸口:“现在,提胜负还太早了!”“倾城,从我和你相认开始,你就已经是我的了,难道你从头到尾都没发现么?我才是你的夫君呀……我有无数次的机会能打赢你,但我并没有不是么?既然你把心仪者定为执剑台中比你强者,那我就算到
  
      了道盟,也会成为执剑台的领袖!”我一把将她拉近了我的面前,几乎是面对面的状态,而且任由她的打神鞭发动,快速的轰击和消耗我的法力!
  
      雪倾城震惊的看着我,那双妙目瞪得很大,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心情的复杂甚至都如写在了那双乌黑的眼睛里了。我痛并快乐着,在我和她力量相恒的瞬间,牙齿一下就轻咬住了她的红唇,和她深深的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