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章:几何
被强吻的雪倾城顿时是气疯了,那把打神鞭几乎是努力的在把我推开,但我抓着她的衣领,这么猛力的拉扯,难免形成某处真空,我双目下移,阴险的说道:“别推了,我痛是痛了,但你的肚兜也让你曝光
  
  了!”
  
  “你无赖!”这无耻的话,让雪倾城脸上全都粉红,在众目睽睽下,她也不想让自己衣衫不整,但不把我推开,却又要让我轻薄,所以一时间羞愤难当WwW.КanShUge.La
  
  不过我由不得她有任何的间隙,毕竟雪倾城一时迷糊并不代表她不危险,甚至可以说她还有很多种反击的办法,对付她这这样的强敌,就必须立即,以及快速当机立断,封堵一切可能!
  
  我这一次没有再怜香惜玉,一放手,在她还没反应的瞬间,右手就在她核心处打了一掌,随后顶着一群执剑者的攻击,再度快速的封堵她周身的主要脉络。要封堵一个人的脉络,何等的困难和冒险?毕竟每个人的脉络都是错综复杂的,而且道统不同,修炼方法不同,都具有千变万化,如同手纹指纹一样的单一性!稍微有一道错封,立即就会给其他没封住的
  
  脉络反冲破坏封印!
  
  而且,雪倾城知道我在封印她的脉络,也并非什么都不做,甚至以非常快的速度进行反封印冲击!而且只要是我点错一道,她就能籍此瞬间解封!可惜,我对她的了解早就达到现在的她难以想象的地步了,她脉络的运行,主脉络所在,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子里,所以她几乎是被动的解封一道,就给我封了接下来的两三道,一个封堵,一个解锁,本
  
  来就不是平等的,更何况我封印速度比她快了不知多少!
  
  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把她的核心彻底封住!
  
  “你……怎么可能?”她的脉络全给我击中后,彻底的陷入了震惊中!
  
  “我说过了,我真是你的男人,为何就是不信?现在对你差点,等回头我给你揍一天还回来。”我柔声说完,顶着其他执剑者的远程攻击,彻底把雪倾城的残余能量堵死了!
  
  面对‘第一次’见面,却能够细数自己脉络,甚至连发力时脉络的走向都清清楚楚的我,雪倾城已经震惊得无语了,除了我说的夫妻有可能做到这点,这么了解自己还能有谁?
  
  “跟……我走,一切……真相都会……大白!”我的能量在执剑者们的攻击下,也一下子掉到了底层,加上四脉创元的消耗之大,我说话时,舌头都有点大了,这是石化的前兆!
  
  万分危急之下,我立即转过身,猛然一个纳灵法再度将冲过来的力量都纳为己有,很快几面巨大的翅膀如注射器把精粹出的能量注入了我的身体,这才让我恢复了一些力量!
  
  我再度缩地,随后一个鲲鹏令打出,瞬间就闯入了空间隧道之中!
  
  抱着雪倾城,我的能量也在不断的快速恢复,而雪倾城核心给堵死,根本没办法自爆后让虚体脱出,所以心情无比的郁闷,给我跟牵线木偶一样抱着,可谓是有占尽便宜的嫌疑。
  
  偏偏我还是那个让她讨厌的无赖!而这‘无赖’眼下法力又以惊人的态势在恢复着,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你放开我!”雪倾城咬牙说道,即便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倾城,是我对不起你……但还请你忍耐,一切事情我都会解释!我也不会再放开手了!”我坚定的说道。
  
  雪倾城脸色也不禁变了,说道:“我不是你的谁,你何至于自欺欺人?”
  
  “你的记忆,设身处地的想想,能自圆么?难道就没有在道盟中难以接驳上的记忆桥段?”我反问道。
  
  雪倾城冷哼一声,显然是有的,但还是说道:“那也不可能是你的妻子!你这无赖,无耻之徒!”
  
  “承蒙夸奖,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也有些火了,给她拒绝实在太受伤了。“把手放开!”雪倾城再次怒道,我却抱着她更紧了,说道:“我们的孩子很激灵,虽然缺失了几年的父母之爱,不过更加的独立和聪颖,现在已经成了孩子头了,天天带着弟弟满街跑,后面跟着一屁股的孩
  
  子们。”
  
  “关我什么事!?”雪倾城冷哼道,换谁给灌输记忆,都是令人反感的,我虽然也知道,但还是忍不住的说。
  
  “你就是孩子的母亲,怎么会不关你的事?你看到孩子,你就知道了,我把你掳来,可绝非是抢你回去当压寨夫人。”我笑道。
  
  “难道不是么?”雪倾城说道,但说完就觉得这话有点不对,我却笑道:“如果把你抢回去当夫人,再把你那个啥了,你怎么办?”
  
  雪倾城听罢,气得差点没郁闷死:“你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你样貌如此出众,我就算沾上一身因果,也忍不住要这么做吧?”我调戏道。
  
  “我一定会找到机会杀你!”雪倾城发起狠来,我一脸的无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无耻!”雪倾城骂道。
  
  雪倾城话不多,但我在茫茫岁月和天际间把她找到,却有着无数说不完的话,一路上少不了逗她来和我拌嘴,这并非我有意,而是忍不住如此。
  
  而且想必任谁有我这段经历,都会在这个时候兴奋的笑掉大牙,因为她就在我怀中。
  
  “说真的,我把你掳回天之境,你猜猜道盟会怎样?会不会来追杀我?”我笑着问道。
  
  “会!到时候倾道盟之力,也会把你这无耻之徒拿去法办!”雪倾城气愤说道。
  
  “哦,你在道盟这么重要?除了创建了执剑台,你还干了什么这么能让道盟器重?甚至倾道盟之力?”我看着她莞尔一笑。
  
  雪倾城何等聪慧,知道我在给她下套,干脆就不说话了。
  
  “哈哈,其实道盟就算倾全力而来我也不怕,你信不信?”我笑道。
  
  雪倾城看我一脸自大,气不过说道:“天之境已非昨日天之境,要不然谭风雨岂会连上面都不知会,就行对天之境歼灭作战的指令?若是真的道盟倾全力而来,你天之境如何抵挡?”
  
  我哈哈一笑,说道:“那有什么?你不是说道盟器重你么?他们来要人我就把你拿出来威胁一番,他们势必也不敢动弹吧?”
  
  “你!”雪倾城毕竟还是给我套住了,多少有些丧气,但还是说道:“你犯下如此要案,你觉得道盟会放过你?”我笑了笑,说道:“那倒是无所谓了,他们先动手,我后动手反击,怎么说都是我有理,而且道盟也不是所有势力的老大吧?现在又不是全面战争,用不着上升到死磕的层面,所以我要有意加入其他的势力
  
  ,相信肯得罪道盟的不会少了。”给我这一分析,雪倾城立即就明白了,而我继续说道:“而且,眼下腐化加重,大家都会以大局面稳定为前提,就算明知道你这里吃亏,也多会以外交手段来争取回来,而到时候你给我占有了,生米煮成熟
  
  饭,连孩子都有了,你觉得你对道盟的利用价值还有几何?”
  
  雪倾城脸色一白,仿佛给我拿住了小尾巴,瞬间就噎了。
  
  这一回,她也没有挣扎的心态了,眼下她可能想要亲眼的见一见天之境的情况!为了防止到处都能出现在的执剑者搜索,我一路离开道盟,一路的检查了一遍雪倾城带着的宝物,发现那把小剑还真是个信号发射器,要不是我的鲲鹏令连续不断使用,确实有被发现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