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二章:石母
……周围静悄悄的,似乎是一片没有任何东西活动的地方,就连蚊虫,蝼蚁的移动声音都没有,看来,大家是把我放在了绝对安静的地方了,毕竟天之境当时的困境,连我都能够预料到,所以现在想想,它就
  
  算举步维艰我都不觉得奇怪。我吸收了界力之花许多的力量,由此转换成自己的能量,换取了满法力状态进入沉睡,可以缩短一定量的时间,不过,脉络过载仍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就好比机器运转过久导致过热,要进行冷的时候,
  
  会花费更多的时间一样,想必这一次我将要沉睡很久,而并非是自己的力量越是盈满,就能完全缩短它的时间。
  
  不过我也好奇,我到底这次睡了多久,居然睡得连半个守着我的人都没有了?
  
  还是为了绝对的安全,所以大家干脆让我任由界力之花漂流,以至于它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儿?
  
  界力之花的厉害我是知道的,连腐气都能够完美的错开,更别提是一般的攻击了,几千年的护界可不是说笑的,赵茜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就会给它足够的信任。
  
  当然,如果他们能够更信任我一点就更好了,把我直接丢在天之境的界面里,不过天之境显然也冒不起这个险。
  
  我心中不禁苦笑,毕竟道盟作为天之境的最大敌人,很可能会因为知道我的沉睡而陷入疯狂的报复,他们有的是方法撬开界力之花,所以不知道,有时候才是最大的威慑!
  
  那到底这种威慑能持续多久?
  
  我也不知道,因为道盟实在太大了,足足是天之境的数百倍,他们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不奇怪。
  
  而截教呢?截教也给我杀了不少的弟子门人,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
  
  夏瑞泽在截教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李破晓去了星界又会如何?李古仙呢?
  
  雪倾城会恢复记忆么?她会回道盟么?和媳妇姐姐,大家相处如何?
  
  我对于这些问题,十分的向往,想要立刻揭开这些秘密。
  
  我想要张开口,呼唤个谁的名字,不过,也要在我获得足够多的力量的时候,否则周围都是敌人,那岂不是闹了笑话?
  
  这显然是令人窒息的安静,人处于这样的空间里,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当然,对我这样的仙家,自然还能忍耐住。
  
  胡思乱想之间,大概就过了好几天,虹气终于冲破了我双目的脉络,让我的双目终于觉醒了!
  
  我看向了周围,果然是一片的漆黑,周边区域竟什么都没有,而界力之花就恍若是自成一界,在这片黑暗的空间里漂流!
  
  腐气?我心中暗暗有些诧异,我怎么会在感染区域里?难道天之境给感染了?
  
  我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样的状态是我有些难以接受的猜想之一,难道现在天之境已经不能掌控到我的踪迹,甚至没有人能够守护着我了么?
  
  为什么?
  
  而等我的脑袋能够自由行动的时候,我发现脚边,竟有一堆的玉牌,也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看起来,像是一封封的手书,亦或者什么信息。
  
  难道我并没有脱离大家,而只是大家有意让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只是隔着一段时间,送一封天之境的信息过来报平安什么的?
  
  我的手,终于在第二天解封了,这一次解封有些缓慢,脉络已经完全冷却了,但副作用也比一脉或者二脉创元的时候重得多。
  
  我拿起了一片玉牌,很快读取里面的消息。
  
  结果我发现,这是韩珊珊给我的一些留言,还是当时我睡下就给我的,大致是等我起来,一定要跟我什么什么的一些秘密,确实是她的性子,连我老脸都给她说红了。
  
  接下来读取里面的信息,大致也差不多都是这样,这让我心中难免有些失望,难道一段时间来,他们真的都失去了对界力之花的控制?结果很遗憾,我的猜想应验了,在一道信息里说到,界力之花将会给邹若金带入腐化区域的深处,因为只有在那儿,我才能不受人打扰,而且固定了位置后,还不能为人所知,经常还会有人来查探我的情
  
  况。
  
  只不过,现在我的出现明显是不定行踪的状态,那即是说,我的位置已经不被天之境掌握了,就是界力之花丢失了!
  
  那现在我在哪儿?
  
  我心中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直到我的双腿能够站起来,脉络完全的恢复,我也没猜出自己到底在哪。坏运气,往往是伴随着好运气,我的修为莫名其妙的冲上了上三境的最初段,看来一段时间维持创元法,导致我的脉络输出在超负荷运行的同时,也扩张了它的宽度,因此我的实力反而直接跳过了真玄境
  
  ,直接进入了造化境之中!
  
  我伸出手,运转力量的时候,发现缺失不是一点半点,毕竟真玄境即便是圆满的法力状态,也及不上造化境多少,所以我现在能量缺口还很大。
  
  现在赵茜给我留的便签里面,说是会半年给我留个消息,然而这传说中的消息便签是一个都没有,看来半年不到的时间,消息就断了,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而我又是睡了多久?
  
  我找寻了颇为巨大的界力之花周围,结果发现了一块类似计时表的东西,正静静躺在角落里。
  
  兴奋的我招过来一看,但却让我不禁皱起了眉,这东西还指着之前我沉睡的那时间段,看来界力之花里,很多东西都是用不了的状态。没有了我自己睡多久的消息,那眼下只能是继续控制界力之花,朝着天之境所在的方向运行了,然而,按照这里腐气感染地的坐标,我却没有找到熟悉的点,那即便是按一个方向走,也很可能会走错位置
  
  。
  
  最后,我选择了朝着非腐气侵蚀区域前进。界力之花让赵茜‘放飞’了,所以等同也是我自己的,但在我要获得了它的控制权时,我忽然惊讶的发现,它的力量竟变得奇大无比,甚至连我都敢忤逆了,我连忙强行控制它的野性,好在发现它不过是因为
  
  受到别的东西影响变得焦躁,顿时松了口气。
  
  我立即飞下了界力之花的底部,看看它到底沾上了什么东西,才失去了赵茜她们的控制,结果让我惊奇的是,一大块很大的石头,居然静静的贴在了界力之花的底部!
  
  我连忙飞向了那块石头,确认没有任何的危险后,隔空一巴掌就把它抽得急转起来,而灰尘、陨石、界石等杂质给我拍飞后,一块半透明,流光溢彩的石头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
  
  我倒吸一口冷气,说出了‘界石之母’这四个字。
  
  赵茜找了多年都找不到的东西,在放飞了界力之花后,居然于茫茫的宇域中,让它们自己相遇了!
  
  或者说,界石之母似乎‘无效化’了束缚界力之花的任何基点,从而让它放飞漂流了,这简直是一件奇事,当然,对我而言却不是一件好事就是了。
  
  界石之母本身是没有攻击性的,甚至连感应它都不可能,所以茫茫九重天,就算它漂流万年无人寻到都不奇怪!
  
  当然,我能判断出它来,也是赵茜一直给我灌输的观念,让我对这东西非常的敏感,加上我体内的一道先天精气已经生根发芽,故而也能如赵茜一样感应到它的澎湃动力!这毫无疑问,就是赵茜满宇宙寻找多年,想要靠先天精气捡漏都捡不到的超级界石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