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净羽
这块石母喜出现在界力之花附近后,让一切封锁都变得了无意义,一切大阵都拦截不了它,所以才会让赵茜他们固定界力之花失败,而在任意漂流的时候,这块石母也因为界力之花的特殊体质,从而粘连
  
  住了它,甚至影响和放大了它的脾性和能力,导致它也没有了方向感四下漂流,并且速度比以往都快。
  
  所以现在我要找的是边境,而且,是无论是哪里的边境都无所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知道我到底漂流了多久,来到了哪儿。
  
  而在界力之花恢复了自我,精神重归自己控制后,就按照我的意图朝着边境驶去,我同样开始有了闲暇功夫,对这块石母进行研究。
  
  在我以先天精气侵入它的表层后,我忽然发现它的力量简直大的可怕,甚至还反过来想要影响我,真不愧是传说中的补天石,当然,也只有这样,它才具备着不同的逆天效果。它的力量和先天精气很像,却更富侵略性,能把一切力量转化为界力释放而出,因此这点上毋容置疑的让它和其他的宝物区别开来,当然,缺点也是相对的,它本身虽然强大,但却十分的被动,若是没有
  
  精气和它配合,那它就是无害的。
  
  但它却能在腐气中保护自己不受侵蚀,是具备放大界力的物质。
  
  相当于只要沾染一点界力,等同于给了它支点,就很可能拥有撬动地球的力量。
  
  怪不得赵茜会一直想要找到这界石之母了,如果让她来控制,一个界力技能释放出来,放大扩大几倍,那威力的恐怖,不亚于衍天功的攻击。
  
  关键它是外器,搭配天一御法,或者衍天功都没问题!到时候一个界力攻击都有可能毁天灭地!
  
  并且以我对界力的了解和赵茜比起来,可谓天差地别,或许还有其他方向可以衍生,比如补天亦或者什么,只不过是给我这粗人往力量方面去使用了。好在我对界力方面的开发也没有太过愚笨,在运用先天精气这条脉络来探索这东西的时候,我发现它居然能够辅助我修炼,而且仅凭这东西,就扩大了我七倍左右于正常修炼时的速度,这简直是一大恐怖
  
  的数据!
  
  按照这个吸收转换的升级速度,我的先天精气一脉,很快将能够达到实战的程度!对我确实是天大利好!界力之花给它附身很长时间,一路过来吸收转换了不知多少界面的界墙残余界力,所以力量充盈无比,不直接控制不知道,这一深究进去,发现它的强大已经达到了宝物档次里,相当于上三境轮回境的档
  
  次!我不知道该怎么计算它获取力量并自我膨胀的时间,因为有时候运气占据了很大的关系,比如遭遇的界面多,比如它自己迷糊乱撞的界面密集,都可能造成升级速度加快,反正这界力之花在重生到现在短
  
  短的岁月里,居然因为和界石之母的相遇而爆发了,它如今的品序比我见过的任何宝物都高了。
  
  这样的界力之花谁想要攻击和带走它,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怪不得我沉睡的时候会如此的安全了。我凭借着界石之母,开始专攻先天精气这脉络的修炼,而这段时间里,我也一直在腐气中运行,除了脉络修为不断上升外,只是遭遇了一些给腐蚀的界面而已,偶有一些恐怖的上三境黑兽,也因为这界力
  
  之花散发的力量吓跑了,即便有攻击试探,也都给穿了过去,对我的修炼上甚至没起半点影响。
  
  界力之花的速度非常的快,但三个月的修炼和恢复,直到先天精气脉络都冲上了九重天,竟也没有让我回到边境!
  
  由此可想而知我已经脱离天之境多远了,当然,也可能是祖龙的跨界通道已经毁得七七八八,太过零碎所致。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坐不住了,翻了翻身上的鲲鹏令,发现和之前沉睡过去时的数量一致,我心中顿时高兴起来,立即强行控制界力之花缩小,然后吞入了喉咙里,开始迅速朝着边境进发。
  
  在大半天时间过去,用了二三十面鲲鹏令后,我来到了一片混乱的感染区域,这让我十分的好奇,因为这片地方,和我见过的其他地方都不同,这里界面毁灭的年限是最近。
  
  甚至还有很多能量没有给腐蚀透的毁坏宝物飘在那,我细细检验了好几件宝物后,发现这些东西,居然是道盟所拥有的东西!
  
  “不是吧?又回到了道盟?”我表情阴郁起来。
  
  我心中颇为郁闷,而且还不知道这是道盟正中央受到腐化的区域,还是和哪个区域接壤的边境区域,看来,不找个人来问路都不可能了。
  
  找到了战斗的痕迹,很快也就能反算出大部队行进的方向,我立即朝着边境继续前进!
  
  但没过多久,我就遭遇了黑魔兵,然而让我面带异色的是,这些黑魔兵却是星界的仙家居多,虽然也混杂了一些道盟的,但显而易见这不全都是截教的领地!
  
  看来,极有可能是星界和道盟的边境接壤。
  
  因为天之境几乎是在腐气感染区域的锅盖里面,四周都是感染区域,而我眼下既然到达了两地边境,那天之境恐怕在我的后方了!
  
  鲲鹏令用太多了,导致我直接进入了交战的区域。
  
  那些黑魔兵看到了我,立即朝着我冲过来,我犹豫了下,就毫不犹豫就启动了五层的衍天功,并且瞬间拔剑朝着他们斩去!
  
  砰砰砰!这些黑魔兵连上三境都没有,别说我用衍天功,就算不用他们也不是对手,干掉了这批黑魔兵后,我一瞬间用纳灵法将他们的虚体都抽了回来,因为有个别感染不久的还能净化,所以我留下了修为最高的
  
  那位女仙,并快速的用先天之气将她的腐气全部反过来净化了一遍。
  
  “这位道盟的道友,还记得自己姓谁名谁么?”我冷淡的看着这样貌不错的女仙。能够冲上九重天的,大多都是各个小世界的精英了,除非某些特殊原因的,否则女子长相经过多年修炼,少有不先端正五官的,在这里遇上美女,一点都不奇怪,就好比现世里,吃得好的女孩和吃不好的
  
  女孩,即便是双胞胎,最后样貌身高差距都有很大的变数。
  
  “在下唐琪……前辈是……”女子揉了揉脑袋,似乎在极力的想着什么。
  
  “我是天之境的领袖夏一天,你可认识我?”我上下打量她,暗道好在是真玄境的底子,要不然恐怕早就感染得不可恢复了,但这片地方,居然连真玄境都完蛋了,可见战争激烈到了什么程度。
  
  结果我的话刚说完,那女子瞬间就惊醒了似的看着我,显然我在道盟里,名字已经是如雷贯耳了,就连她远在边境,也知道我和道盟的关系实在不美好。
  
  “不……不认识……前辈,我是战区里,净羽门的掌门……这些年一直处于交战区,然后腐化至今,根本不知道阁下的情况。”那女子也确实不愧是真玄境了,就是说谎的时候,都装得尽善尽美。
  
  不过,她却忘我衍天功五层之下,转换就算再快,对我而言也是慢动作,所以一瞬间,她的脖子就给我掐住了,虚体顿时是颤抖不已,随时可能给湮灭。“再有一句谎话,你知道结果的,毕竟我是夏一天,可不是你们道盟的恩人。”我表情一刹那冷凝下来,吓得那女子连忙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