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五章:和亲
“大驾光临不敢当,我不过是睡过头了,无意中闯入了这片区域,怎么?道盟这么欢迎我,是要给我什么天大的好处么?”我双目沉了下来,其实要真打起来,凭借界力之花的恐怖的级别,道盟真正的核心
  
  区域不敢说,但在大中枢以外的地方都是横着走的,他们现在这批执剑者就算给我来个全方位无死角集体攻击,也没办法对我产生任何的效果。
  
  我现在郁闷的是不知道天之境的情况,以及其他的大势力对天之境到底压迫到了什么程度,而对方想要怎样。“呵呵,当然是给了夏首领极大的好处,毕竟大家都是抗击腐气于一线,互相帮助也是理所应当,而夏首领远来这里,恐怕也还未知道这里的情况吧?毕竟我们大家都听说了,夏首领失踪于天之境的腐化区
  
  域多时,如果出现在谁的地盘,都不奇怪,眼下出现在道盟,也是我们道盟的运势与夏首领的相互吻合,那就更是好了。”奕君微微一笑,除此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感情。
  
  我扫了一眼周围的执剑者,这里面有面带警惕的,也有面带一丝愤恨的,也有无所谓的,情绪表现都比较复杂。
  
  这点其实可以理解,我三年前来道盟,干掉了几个执剑者,他们对我有芥蒂也是应该。
  
  不过这奕君说这些话,难道这几年天之境并没有和道盟直接开战?按照我的猜想,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可不高,除非割让足够多的筹码。
  
  雪倾城给送还了道盟?
  
  这点我有些不能接受,不过我还是装成不知,说道:“和道盟的运势相合,呵呵,我可不敢兜上这么大的运数,有话直说吧,省得我来回猜想。”
  
  “这完全没问题。”奕君说罢,看了一眼周围的一群执剑者,伸出手做了个退步的动作,然后一群执剑者顿时往后退散,让出了我们说话的空间。
  
  “你们可是打雪倾城的主意?”我皱眉问道。
  
  奕君笑了笑,大方的说道:“夏首领果然是慧眼,我们道盟正是有这个打算。”
  
  “说。”我心道这回答得临摹两可,实在不好猜测雪倾城的归属。
  
  奕君继续说道:“我们天尊,想和天之境结个姻亲,重温当年与天之境的旧谊……”
  
  “什么?”我甚至有些怀疑听错了,结姻亲既是要外交同盟,又和雪倾城有关,还是当年和天之境的旧谊?那我可就看不懂了。“我们想让夏首领明媒正娶我们道盟的女仙,执剑台原领袖,天尊原徒雪倾城,这已经是之前谈好的条件,只因为夏首领沉沉睡去,所以此事一直时至今日仍然拖着,眼下夏首领既然来了,那此事我们道盟
  
  当然需要个准数不是?”奕君拱手说道。我愣了一下,表面没有什么波澜,心中却是潮海翻腾,算来算去,居然没算出这一遭来,把雪倾城嫁给我,他道盟图啥?难道是借台阶下?道盟势大力沉,随便就可以把天之境捏成橡皮泥,怎么突然想要
  
  拿雪倾城来和亲?
  
  不过深层次考虑,倒也没想到雪倾城居然是天尊原徒,这点倒是出乎意料。
  
  “把我的女人,当成你们道盟的弟子,找我和亲,不是占我便宜?”我试探性的问起来。但奕君很快一笑,说道:“呵呵,夏首领恐怕不知道,雪倾城曾是天尊弟子的事情吧?当年天尊弟子受难,亦是我们道盟亲自救回的,只不过三年前,夏盟主将她带回了天之境,如今,却不可说她就是天之
  
  境的人不是?况且,夏首领眼下也还未明媒正娶雪倾城雪道友吧?我们道盟正大光明将她嫁过去,又有什么不对的?”
  
  我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但想了想,说道:“谁跟你们道盟谈的这事,条件呢?我想我们天之境恐怕也没少割肉吧?”三年前,和道盟闹了个灰头土脸,能凭借外交走到这一步,无论是谁代表天之境谈判,都委实不容易,而割肉换取缓冲,更是不可避免,毕竟对方力量实在太大,几乎可以说是不对称的关系,即便是有我
  
  这定时炸弹在,其他的势力也并非没有杀手锏,所以天之境的筹码其实不多,也不够重。奕君想了想,也大抵从我的话语中猜测出很多信息,比如我刚醒来三年内的事情一概不知,以及雪倾城的动向,甚至天之境的情况也不知道这些事,所以说道:“看来,夏首领对于天之境如今的情况,还不
  
  是很了解,那就由我先说说如何?”
  
  我光棍不怕穿鞋的,说道:“说。”“夏首领当年沉沉睡去,各方势力的使者便齐聚天之境,于天之境暂定下了一些盟约,只不过,要等夏首领醒来,这些盟约才能坐实,当然,其中有部分的盟约,已经是即时执行了。”奕君一边说,一边似
  
  乎也在考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甚至说到这停顿了下。
  
  但见我没有继续问询,他才眯了下眼,继续说道:“其中一条,就是天之境移民各方势力中和腐气相冲区域的仙家,对其进行武装,并提供备战之地的条件,目下已经是执行当中了。”我沉下了眼眉,这个计划是我提出的,但没想到居然轻松的就获得了几大势力的应允,这里面虽然‘武装’两字咬得很重,可见炼宝仪和我带回的宝物起了至关重要的决定,但肯定还有一些方面的措施运转配
  
  合,否则其他势力不会轻易让步。
  
  可能是分流到天之境就能活下去的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也可能是还有其他的搭配条件。
  
  “天之境先抗击腐气,而其他势力后缩,取而代之的是天之境接纳接近腐气区域的各方势力的仙家,以拖延出抗击腐气的年限,对吧?还有什么相配合的附带条件?”我再次确认,并且直白的问道。
  
  “加速六神天的溶界,割让给我道盟一部分地方休养生息。”奕君毫不犹豫的就说道。“呵呵,倒是打得好主意。”我冷笑一声,不过也没有强烈的反驳,因为今时不同往日,我不知道媳妇姐姐和雪倾城,赵茜之前经历了什么,面对的是怎样的势力格局,又做着怎样的艰难决定,所以不能就
  
  这么否定她们的决策。“多点准备时间,利益自然会多些,天之境想必也不会甘愿直接顶上去吧?过了那么多年,腐气的情况,我们不说心里都有数,如何达成一个交换的平衡,才是我们几大势力该考虑的事情,至于剩下的,都
  
  可以谈判,不知道夏首领以为然否?”奕君说到这里,也终于不打算兜圈子了。
  
  我沉凝起来,现在天之境又成了排头兵,而几大势力经过和天之境的交换,最近接触腐气的部分移向天之境的后方,因为溶界后,六神天也无碍修炼了,区别是各方势力能够获取的修炼地盘。
  
  “溶界进行得怎样了?”我问道。
  
  “截教斩获了古神界,自然不敢多求什么,五大世界我们道盟要求拿下古仙界,星界也想要换取古仙界一部分的区域,以开辟出休养生息之所,就看夏盟主怎么说了。”奕君看着我的脸色说道。人神界是最好最大的区域,那是天之境的盘子,谁都分不掉,对方也不至于无理到这境地,所以古仙界作为第二区域,自然成为了几大势力的瓜分点,但相信要划分这区域,恐怕也扯皮了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