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巡视
而鬼神界和魔神界也是相邻的区域,但隔着道盟和星界都有点距离,倒是离得截教那边近一些,但截教占领了古神界,便宜到手后,根本没办法染指其他地盘,可以说很不方便。
  
  至于妖神界,那里都是妖怪多些,道盟、星界都觉得扎眼,不合心意,所以古仙界也就成了大家想要开辟的第二战区,也是溶界后最划算的战利品了。但溶界后,各处的边境线会消失,如今也已经展现出这个势头,随着重元气的入侵,隔阂区域的飓风区,血海等都在因重元气中和而消失,以后恐怕就没有边界之分了,到时候九重天和六神天就成为一个
  
  整体,那天之境虽然占据六神天中的五大世界,其实也处于四分五裂的境地。
  
  这是很不利的条件。“我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要回天之境,余下的等我看过后才能决定,我借道此处,也是无意闯入,如果之前我灭你们两个中枢的事情已经算是打平了,那接下来想要谈判,再派使者过来,当然,如果要继
  
  续找麻烦,我也会奉陪到底。”我淡淡的说道。
  
  我的脉络如今有杂脉、鬼脉、魔脉、灵脉、玄脉、精脉、天脉七条,五脉创元还是用得起的,所以根本不惧任何前来冒犯之敌。天一脉络虽然封印,但因为和杂道脉络是双生一线,所以封印了核心先天脉络后,脉络却存于于道体之中,不是切断的状态,是借用了杂脉的核心,所以一直还是可用的状态,只不过缺乏核心本源而不会
  
  源源不断自衍,只能靠吸收法力来运转它,这也是当时我能够使用四脉创元的基础,否则三脉创元也是顶天了。
  
  两个孩子也可以修炼法术,只封印了天一脉络,修炼与常人无异,都需要自己修出脉络核心,按部就班罢了,真要解封后,必会核心自衍气息,比常人不知快多少倍,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亏欠他们的地方。
  
  所以天一脉络的封印,并非完全断去脉络,如果自断一脉,那和石化没什么区别。
  
  “呵呵,夏首领说这话,倒是太见外了,既然有天之境来对抗腐气在先,我们何至于自找麻烦呢?既然夏首领要离开,那我们指出一条明路就是了。”奕君说完,拿出了一面玉牌,送到了我这边来。
  
  我当然不会轻易打开界力之花,大手一招,嘭的一声就打散了玉牌,一道道的信息就出现在了我们之间,这是道盟到天之境的路线图,有了这个,我只要使用鲲鹏令,很快就能够离开这里。天之境的区域,如今给祖龙庇佑,孩子的封印我觉得解除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毕竟祖龙气息可以克制鲲鹏,想必它要闯进来也得考虑过才行,即便闯进来,也正合我意,我倒想要试试,能不能留下这只
  
  大鸟。
  
  “你们道盟可想好了,我这可就回天之境了,你们不出手拦住我,这一次回去,势必整个局面都未必会遂你们愿发展。”我淡淡的说道。
  
  “和亲之事……”奕君还是提了下,但看我面无表情,他最后说道:“也好,除此之外,有什么条件,到时候等夏首领入驻天之境再谈也罢。”道盟没有强留我,倒是出乎我的预料,而之前那个唐琪,我也懒得留她,一摆手就把她扔出了外面,然后驾着界力之花朝着天之境方向移动,就算使用鲲鹏令,也要没人的时候用,要不然他们群起进攻,
  
  我没有抵挡也会很麻烦。
  
  奕君见我不理会他就走,还是客气的说道:“那由我送送夏首领?”
  
  我冷哼一声,说了‘不用’,然后兀自朝着天之境进发,不过奕君又说道:“夏盟主,此行最短的路线,要经过截教那边,还请小心些。”
  
  我皱了皱眉,说道:“难道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奕君拱手一笑,随后却渐渐的消失不见。
  
  这家伙也是个阴险小人,不经过截教路线去天之境,难道还穿过六神天么?
  
  九重天和六神天,以及三方势力的地图呈现不规则的状态,横穿六神天当然是最好的,当然,破界是个大问题,会拖延我的时间,所以还不如路过截教的势力范围。
  
  看这架势,我的信息也将会泄漏到截教,这趟可谓是最麻烦的状态,毕竟这里也不是当时的道盟西边境区域。
  
  但无论如何,还是得硬着头皮前进。势力和势力之间的边境靠得很近,只不过使用了十几次的鲲鹏令,我就确定我进入了截教的边境区域,这里到处战祸,腐气腐蚀严重,甚至侵入的程度不同,我还遇上了几次大战黑魔兵,当然都是零星的
  
  ,大规模的战斗基本停歇了。这很大原因可能和奕君说的一样,边境区域开始往天之境那边移民,而截教那边移民是不去天之境的,但也在朝着夏瑞泽占领的古神界靠拢,现在战斗区域,多是一些开阔区域的战斗罢了,估计这样的战
  
  斗随着移民时间推移,将会逐渐消失。但这对天之境而言,绝不是好势头,因为这意味着黑魔兵和黑兽,会逐渐因为天之境的抵抗而回缩往天之境区域,到时候我们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直至最终和腐化区域的最顶级黑魔兵,乃至于最精锐
  
  的腐化仙作战!此行不得不说收获颇多,至少亲眼所见和道听途说是不一样的,天之境最后要面临什么,我眼下很清楚,而且,其他方势力借到天之境的台阶下,很快将要撂担子不管了,坐等天之境消耗,进还可断天之
  
  境后路,简直是占尽便宜。
  
  有了这些条件,别说是和亲了,可能更大的条件他们都会答应。
  
  不过目前看起来,天之境像是获得了有利自身的条件罢了,但可想而知,道盟的天尊同样是老成谋国之辈,不愿意吃半点亏。
  
  然而道盟天尊不来事,截教的老大,却未必会让我轻松跨界而行。
  
  没过多久,在横穿截教区域的时候,鲲鹏令就不能用了,看了整片区域,我嗅到了空间禁制的味道,因为这里非常大的一片空间,竟果断的禁制了空间折叠!
  
  吐出了界力之花,我坐在上面朝着天之境继续移动,除了要摆脱空间禁制,也打算看看,截教有什么想法。
  
  果然,并没有飞行超过三天,一群骑乘着洪荒巨兽的截教仙家围了上来,一个个披着黑红色的斗篷,修为都奇高无比,这一次的场面,也绝对不比见奕君那时候的架势差了。
  
  为首的一个截教仙家也未曾见过,是个老者的打扮,而他身边还有两位修为不亚于他的妖修,和他一起站在了一只鳞皮巨兽身上,半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周边的仙家,看得出,以这样的顶级上三境修为都是打杂的,可见不是冲着我来都不可能。
  
  “阁下闯入我截教区域,这是打算去哪呢?”那老仙盯着我,嘴角弯起了弧度。
  
  “路过腐化区域,看看战线情况,怎么?这里是截教区域么?我还以为是腐化区呢。”我淡淡的回答。
  
  那老仙看我和他打哈哈,顿时阴险一笑,说道:“夏首领,也别和老夫装呆了,你就这么闯入我截教来,是不是觉得最近大家对天之境太好了,让你仿佛回到了当年天下共主的位置,起巡视天下的念头?”“怎么说?”我冷冷一笑,听着像是找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