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后园
“嗯,三年的时间,大家的变化都很大。”我进入了大殿后,扫了一遍周围的气息,发现这里聚集的仙家,很多竟已经有上三境的存在,其中一些甚至不比之前我在截教那遇到的老仙低。甚至还有许多我未曾见过的仙家和陌生气息,看来这几年不止是天之境在成长,其他的势力,亦或者当年天之境的旧势力也归附了过来,而显然因为我的到来,主要担当天之境重要职务的仙家全都群聚这
  
  里。
  
  我眼下虽然是上三境,不过是却是最低那档造化境,在这里修为有些不够看,当然,这也是因为能够进入核心的仙家,修为也不会低到我这个程度。
  
  “是不是很惊喜?”赵茜低声问我,然后又看向了站在首位的媳妇姐姐。
  
  我看向了远远站着目视我到来的媳妇,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毕竟公众诚不是秀恩爱的时候,主殿的两旁,文武职位的仙家都已经站好,武那一边领衔的是雪倾城,下来是师父东方伏,两位师兄等。
  
  而文那一边位置空着,显而易见应该是赵茜领头了,她是女子军团的领袖,这个位置显而易见是给她留着的,再下来是韩珊珊等一干能吏,天之境经过多年的发展,少不了有自己一套统制方法。
  
  至于外婆,是不会随便出来的,一直在后方带孩子呢,现在也不好先去见她。
  
  在赵茜的带领下,我一路走到了首领位置上,深情的看了一眼媳妇姐姐。
  
  “回来就好。”媳妇姐姐淡淡一笑,我点头,然后坐在了满是镶嵌晶石的宝座上,而媳妇姐姐则依旧站在我身边。
  
  放眼看下去,两列文臣武将精神抖擞,仿佛时刻准备好了一切。
  
  “恭迎首领!”
  
  群臣道贺,我点了点头,示意不用多礼,说道:“诸仙辛苦!”整个场面又再度安静下来,但我,或者其他的仙家,这时候的心情肯定已经激动莫名,三年的归来,实在太久了,它改变了很多仙家的精神面貌,经由三年前一战,大家又再度的成长起来,好比站在文臣
  
  之首的赵茜,就已经有上三境的归一境修为,至于其他人,也无不是快速的拉近和其他势力之间的距离。
  
  而代表武将那边,雪倾城一脸的复杂,并没有主动的看着我,不过短短的时间,她就看了我三眼,从进门,到走过她的面前,再到现在和我四目相对!
  
  她的修为奇高,已经要达到了道三境的程度,和师父东方伏几乎相等,这样的修为想要再前进一步,已经难能可贵。
  
  看来,媳妇姐姐牵头下的天之境,已经接受了她的回归,所以我给她下的封印因此解除了,现在她以全盛的实力站在这里,成为武将魁首。
  
  看到我发呆,媳妇姐姐轻咳一声,随后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玉牌,转身递到了我手中:“夫君,天之境这三年来的重要文献,重要事迹,以及重要的协议都在这里,先过目一遍吧。”
  
  “嗯,也好。”我尴尬点头,随后拿过了玉牌,读取里面的消息。
  
  本来以为短短的三年时间,应该不至于有太多的事情,但等我读取的时候,信息量还是吓了我一跳,而且也多是界面级别的事情。从我沉睡过去那时候记录,这里面的事情没有小事,全都是足以影响一个界面的大事,而且看得我是惊心动魄,脸上数次变色,心中对媳妇姐姐和众人的决断都心惊胆战,确实我这一睡,躲过了不知多少
  
  足以让我抓狂的问题。
  
  其中最大的事情,是我刚被送完天之境的腐化区域后,道盟举兵前来质问的事情,那时候截教又一次成为了策应,只不过气势汹汹而来,看到祖龙后,都给比如进了谈判桌边。
  
  这里面轻描淡写的说了谈判的过程,不过我知道那时候几乎是稍微走错一步,就是势力大战的结局,真是为天之境捏了把汗。而截教步步的紧逼,也算和它的定位吻合,之前入侵天之境损兵折将,还打算贼喊抓贼,只不过最后却没有讨到太大的便宜,媳妇姐姐踢爆了截教占据古神界,并进行溶界的事情,因为把谈判关注中心扯
  
  到了截教身上。
  
  不过当时夏瑞泽溶界并没有太久,一直隐藏在东海那边,所以事情想要说开了,证据也不足,但好在星界很快就来了消息,将这件事又拉回了台面,因此溶界之事又成了重中之重。
  
  东方伏也把六神天当年为天之境后花园的事情拿出来说事,这件事闹得很大,甚至还拉出了祖龙当证据,其他三方势力不敢否定,整个谈判又拖延了下来,等候去信各自势力核心问询。从这之后,事情就转折不断,天之境逐渐因势利导,把腐气入侵边境,以及疏散边境人群的事情拿了出来,引导三方势力的视线,而随着各自势力核心的消息反馈不断,间接上也因为祖龙大神的缘故,承
  
  认了天之境势力的涅磐重生。
  
  而承认这点,对于天之境势力而言,等同承认了当年的遗产,当然,这些势力会这么做,也不意味着他们把天之境捧上天,反而是打算明面上架在火炉上烤。
  
  因为三方势力都知道天之境首领是游历天下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所以一直没有染指六神天这么一大片未开发的后花园,但现在既然要出现了,那不如趁着分点遗产。
  
  接下来,天之境所谈及的孵化边境问题,又重新拉上了台面,当然,首当其冲的显然是截教溶界那边的事情。截教得了古神界天大的便宜,另外两方当然不愿意,而道盟明知道没办法再插手古神界的事情,也就开始想着怎么割去六神天的另一个区域,而古仙界就成了他们的直接选择,因为以古仙界的庞大,也足
  
  以安置不少的仙家了,溶界后全部充满了重元气的界面,该是多么吸引人自不必多说,也将是不知多少年休养生息之地。毕竟是疆域谈判,天之境也在拖延时间加重自己这边的筹码,这个谈判也持续了狭长的两年时间,期间天之境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歇,除了赵茜继续扩大溶界的入口外,韩珊珊也不断的用炼宝仪来炼制宝物
  
  ,甚至丹药炉一直也没有停止,天之境在极强的压力下,几乎是跑步冲击上三境的。截教的果实是不可能再扩大了,所以使臣团在讨论无果后,知道古神界的溶界已经到了难以掩饰的地步,所以很快就撤得一干二净,准备默默的享受得利去了,当然,我也好奇夏瑞泽将要如何面对这乱七
  
  八糟的截教势力,毕竟每一个势力都纵横交错,各自为战,而通天教主转世的身份好不好用可不清楚,这么多年下来,还有没有仙家吃这一套都不好说。而道盟和星界的使臣,一直赖到了第三年,也就是最近都没有谈判妥当,毕竟划分的区域实在太大了,天之境也在推说需要我的决策,故而我出现在道盟才会引来那么大的轰动,同样给他们将这事捅到截
  
  教那边,想要再拉点麻烦给我,让我尽快站好阵营,割让大片的土地交保护费。要知道截教势力不比道盟弱,而且风格更为彪悍,天之境势力弱小,如果没有大势力站在后面,那是相当危险的事情,这也是道盟敢打主意的原因,当然,他们的方法更加的圆滑,还把雪倾城当成了和亲的对象,狡猾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