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私话
因此也有了执剑者领袖奕君和我谈判的事情,现在按照这玉牌的描述,他倒也没敢夸大事实,当然,同样不怀好意。
  
  而星界也不是吃素的,这第三势力看着虽然和谐,甚至比两大巨无霸要弱小一些,但脑筋更加的灵活,知道怎么在超级势力的夹缝中存活,所以更精通算计,吃相也更好看点。大致上是明里和稀泥,暗里和天之境开始划分一些能够作为储备的区域,这典型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怎么都不打算吃亏,当然,也是最不好打发的;毕竟星界前面带走了李破晓和李古仙后,还带走了好
  
  些品质兼优,有何星界有莫大关联的天选之子,这一边看着是和我们推心置腹,实则也抱着一些不可言喻的目的在里面。
  
  就这样,天之境成了肉羊,主要是打算割哪个地方罢了。至于之前两千年宁退不割,到现在的不割一刀就觉得亏的转变,其实也是因为我这‘王者归来’实在是让他们大跌眼镜,虽然强则强矣,但离着当年天之境首领真正的威慑力和影响力实在差距太大了,以至于
  
  让他们开始动起了瓜分六神天的心态,包括连截教都直接刮去了古神界,协议都没打算签,毕竟那是夏瑞泽所为。
  
  而且截教就是流氓,把人往里面塞,塞满了难道你还想拿回来?
  
  当然,其他两方势力这三年里也并非跟天一道扯皮,明里暗里,甚至还没答应的地方,也开始进行了强行帮忙溶界的举措,用不着天之境的应承,现在古仙界也已经进入了溶界的阶段了。
  
  这么一来,六神天现在等于是从家徒四壁变成墙都没有了,只为了拆出一大片的区域来让大家一起玩。
  
  如果是当年天之境的首领知道,怕不用回来,听到都能活活的气死。最关键还不止是这样,道盟已经抱定了要拿下古仙界了,胃口似乎还不止是这样,当然,其他小的就不用说了,现在我回来,他们也马上会实施整个计划的核心,只要我不答应让他们进驻,那他们就会放
  
  弃抵制截教,到时候截教再下一程,拿下魔神界。
  
  他们也会趁火打劫,到时候可不光是古仙界没了,可能连人神界他们也要染指。
  
  至于星界,现在不是割让的问题,而是必须给与,以牵制其他两大势力的问题,所以说,现在四大势力之间的问题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连我看到这里面的细节,都深感郁闷。
  
  各势力的核心,除了之前谈判起到承认天之境势力的作用,之后就是让势力自我角逐了,现在大家猜想他们接下来能起的作用,就是把事情闹大后,站出来表态而已。
  
  但万一天之境没经过核心就给弄没了,那对不住,六神天可就三方割据了。
  
  前面要率先抵御腐气,后面要面对一群人拿着刀子等着瓜分天之境的遗产,整个天之境内忧外患,已经到了难以解决的层面上了,我不在的时候还能借我的名义拖一拖,让天之境加速的发展。
  
  我回来后,整个事情就会再起风云,进入倒计时阶段。
  
  怪不得我躺个三年,大家都淡定得很,怕是我再睡个十年更好了,毕竟大家也准备充分点。
  
  当然,像是媳妇姐姐、赵茜她们当然不会这么想,因为对于我的信任不同,心态也当然不同。
  
  除地域之争外,剩下的消息都是比较零碎的,大多是道盟和星界的一些边境门派开始迁移往天之境,以及天之境无数挺摆的战舰将小世界移动到这里的事情。这些都是值得欣慰的好事,也算是注入了我心中的一股暖流,而且边境区域的门派人数众多,给天之境增加压力的同时,也提升了很大的战斗力,而且每个门派虽然对原来星界和道盟归附心强,但毕竟腐化当前,都以性命攸关为前提;加上天之境宝物不缺,资源也不少,很快让他们彻底的归附了过来,现在腐气的主感染区也没有抵达天之境,大家享受短暂的安稳以及磨砺自己的实力,所以天之境内部还
  
  算是稳固。
  
  加上不断的从五大世界输送人才上来,现在看似弱小的天之境,也在三年里拧成了一股相当可观的势力,毕竟有炼宝仪在,现在宝物多得吓人,质量也远超其他势力同阶。
  
  还有贸易方面也打开了局面,由各方代表使团开始一路铺开,相信炼宝仪出来的东西,很快会搜刮换取到各处边境的资源,毕竟当年天之境赖以生存的东西里,炼宝仪就是一大组成部分!诚然,即便天之境开始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有时候重生的同时,也意味着问题会跟着重生,好比祖龙的到来,问题也在变得严峻,它的跨界气息在这段时间里造成的结果也显现了出来,不断突然出现的腐
  
  气边境黑魔兵和黑兽,也偶尔出现在了天之境的周遭,让腐气的侵入也迫切起来,给与天之境的时间,也不多了。经过韩珊珊的计算,原来怕还有个五六百年才感染到现在区域的腐气,经过祖龙这一次重返九重天,以及天之境对旧地的不断造访、开采,如今已经缩短到了很短的时间,恐怕要不了十年八年,甚至更早
  
  ,天之境就要迎来第一次大规模的腐气侵蚀战争!
  
  看着我沉默良久,没有任何仙家说话,整个大殿静谧得汗水落到地面都听得到,我把玉牌收起,深吸一口气笑道:“看来,我们天之境面临的险境也很迫切了,我不在的时候,让诸仙劳苦费心了。”
  
  我的语气,让大家都感到轻松不少,拱手忙道不是。
  
  我很快话锋一转,说道:“那接下来,就让我们一步步的解决这里面的问题吧,也好让大家也有个大概的前进方向。”话音落下,赵茜将一枚玉牌交给了我,我看了一眼,里面是针对这些重要的问题的临时决定,只是等我来颁布而已,所以,我很快说道:“其一,道盟、星界所要求的条件,想必他们知道我回来的消息,派遣的使者已经在过来的路途了,到时候我亲自牵头谈判,其二,对于原天之境遗址的开发,加大规模,首要开采当年的重地,毕竟那些都是我们的东西,也是以后抵抗腐气战争的仰仗,其三,继续收拢两
  
  方势力边境的门派,安置天之境的核心,做好抵御腐气的准备……”
  
  这翅议不过例行的官面会议,在我颁布决定后不久就率先结束了,毕竟天之境准备了三年,主要方针不能因为我来就大变,当然,一些微末的细节才见真章,那是决定性因素。
  
  这些就得和女子军团等心腹来和我亲谈了。
  
  所以接下来,我主要还是要以解决‘私人’事情为主,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一件,是雪倾城的事。
  
  眼看着众仙离去,包括赵茜和雪倾城都带队离开,媳妇姐姐回过头笑道:“我亲爱的夫君,感觉如何?”
  
  我愣了下,微笑看着她,说道:“怎么忽然这么说?”
  
  “不好么?我们毕竟是夫妻,私下说话,何必见外?”媳妇姐姐有些埋怨的看着我。
  
  我苦笑,暗道小别胜新婚,三年时间对我而言不久,对她却是想念不尽了吧?
  
  “嗯,这三年,难为你了,九儿。”我伸出手,把她深深的抱入了怀中。她的手也环住了我,螓首埋入了我的脸颊边,说道:“更难为你的新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