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窥天

      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窥天
  
      看到她慎重其事,我也立即临危正襟的坐在一旁,而外婆也很快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了一面圆形的铜盘,然后拍了拍这东西,说道:“其实,没有太多你很难想到的事物在里面,外婆劫下那道气息之前,其实已经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了,所以一直就下着功夫准备着呢,孟婆婆,单龙……哎,至于至尊的事情,也是后面顺势而为,开启命运,并没有太多的玄机在里面。”
  
      外婆是难过单龙的牺牲呢,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能用伤心的表情来宽慰她。
  
      “和我猜想的一样,不过,外婆远在小义屯,居然能把目光放那么远,让我感觉很意外罢了。”我看向了这锈迹斑斑的青铜盘,心道这看起来好歹也是商周或战国的东西了,也不知道她从哪拿出来的,因为上面文字都快看不到了。
  
      “这道气运实在太大了,当时以我的能量,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劫取来,所以我借助了另一位存在的力量,当然,那道气运带来的契机,他也早就看穿了,当时除了截教那些人,同样也有着另一群活跃在天下的存在,外婆游历天下,如果没有那位的助力,就没有成功的必然。”外婆笑了笑,然后说道:“当时我命不久矣时,便是想就此远去,将我成功的事通知他,只不过后来有紫衣在,又苟活了下来。”
  
      “那位是谁?”我连忙问道。
  
      外婆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那位高人一直是个迷,但现在想来,也并非那么神秘,或许是另一方势力的存在也说不定,所以我也很想找到他的踪迹,因为已经很多年,外婆都没见过他了,可能当年和任之那一批一起上去了也说不定。”
  
      “哦……那外婆猜想,他到底在哪?他是仙家,还是正常的人类?”我又问道。
  
      “他是正常的人类,和你一样,都是在指引下行走天下者,如果他没有死去,有终究有一天,他也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外婆笑道。
  
      “是个正常人?他比外婆还强大?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发动天之境的仙家去寻找他好了。”我心中苦笑。
  
      “你现在,应该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把重心放在这里。”外婆笑道。
  
      “当时,为了瞒住这道天运,让外婆吃了那么多苦……”我叹息道。
  
      “扶持天下共主,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不能让他在萌芽中被掐断,又不能让它成长于温室里面,经历风云,才能够成长为大树,外婆从劫取天运,到真正开启它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希望有朝一日,把你送到现在这个位置,就够了,而现在,你已经站在了这里,所以外婆已经无憾终身了。”外婆笑道。
  
      我回忆当年,为了避开许多天机惩戒,外婆可能还故意借用了血云棺,心中对她所说,就感到十足的震动,或许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背后故事,不过她既然不想说出来,那就是对对方还保持着一种尊重。
  
      她始终觉得我还不够强,所以透出的底总是难以满足我的欲望。
  
      “天下共主,那我是这天之境的首领转世么?祖龙大神,包括九儿,倾城,他们都是承继和追随了我的命运而来?重演着命运轮回之势?”我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你想说你是,你就是,你不想说你是,你就不是,你以如今的阅历去看,你到底是不是?而她们,又是不是?”外婆笑问。
  
      我苦笑摇头,说道:“我没有这里的记忆,我不是那天之境的首领,可他们围绕着我的命运而来,我又是天之境的首领,要不然,又怎么会众仙云集,助我乘风破浪?”
  
      “天下间的事情,都是玄之又玄的,哪有什么谁是谁非,哪有什么多对轮回的追忆,你就是我的阿天,这还不够么?”外婆笑了笑,然后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下一刻,云雾飘渺,我和她立即站在了一处巨大的高山上,而站在我们身边,竟还有模糊的几个人影,我往山下看的时候,白色的一层层迷雾,缓缓的飘向远方,而透过这些云雾,下方一座巨大的城垛,正遭遇着战争的洗礼,或者说,遭遇着屠杀。
  
      我倒吸一口冷气,因为朦朦胧胧间,我能够看到一个个手无寸铁的人,正在被身穿铠甲的民众从城上砸落,而下方的大地,已经被鲜血所染红。
  
      我想立即冲下去阻止这样的屠杀,不过外婆很快就拉住我了,伸出手来做了个嘘声的手势,随后带着我看向了左右,站在我们身边,只以人影出现,似乎正在背手冷眼观看这场屠杀。
  
      而其中一个,手中还捧着青铜的圆盘,这东西看起来,和外婆之前手中拿着的一样。
  
      我看向了那破损的城垛,以及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依稀应是战国之时,而再看那几个人影,恐怕就是当年和道袍媳妇身世有关的场景了,当年我也见过一次,只不过那时候的眼力,不过恍若烟云流动,而现在站在不同的角度上看,又是另一个境遇了。
  
      但还没等我继续想去体验接下来的剧情,瞬间我又恢复了眼前清明,她正坐在我旁边,而我,则捧着手中的青铜盘,讷讷的坐在一旁。
  
      “历史的长河里,又怎么会少了窥探者?都是为了共同的目的去寻找截取天运罢了,各自都有各自的命运,而正巧,我们站在了这个命运轮回的节点上,所以,命运之机稍纵即逝,不拼命的话,什么都没办法去争取到。”外婆说完,闭上了双目:“我也是窥天者之一,只不过时运与我罢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把手中的青铜盘交还了外婆的手中,说道:“外婆,这东西不要再用了,窥探天命和洞悉历史,都不是一件好事。”
  
      外婆呵呵一笑,把那圆盘收了起来。
  
      她游历天下,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有那圆盘在,真是往历史前方行走,往历史后面倒退都没有问题,而外婆的身份,仍然成迷,她到底是鼎立于天地间的谁?
  
      没人知道,她只是告诉我,她是我外婆而已,现在正行驶自己认为对的责任。
  
      而我的责任是,消除腐气的影响,那就够了。
  
      就在这短暂的交流里,叶灵灵已经抱着个两岁的孩子等在一边了,那孩子眼睛很小,胖嘟嘟的十分可爱,和王元一非常的像,可见伙食不错,赶上他爹当年在地球时的样子。
  
      “来啦。”我笑着站了起来,而叶灵灵机敏的抱着孩子走了过去,放下后给外婆和我一一行礼,说道:“想不到首领这么关心我们母子……元一如有机会如轮回,也会……”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要这么说,元一是我的挚友,我对你们的关切尚嫌不够。”
  
      那孩子眼睛咕噜噜的,相当的激灵,和当年的王元一差不多,我蹲下来,问道:“乖孩子,我是你夏叔叔。”
  
      “叔叔是霸天哥哥的爹么?”那孩子连忙好奇的问道。
  
      我哈哈一笑,点头后把他抱了起来:“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叔叔这里有一件宝物,算是给你的见面礼吧。”
  
      孩子顿时高兴起来,萃取仙气的孩子,头脑发育都很快,虽然两岁,但已经很机灵了,而且一群同样地位的孩子,交往起来也会比其他的孩子更容易熟悉和抱团,这是难以避免的二代子弟通病。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