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棋路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棋路
  
      拿出了一堆的精致玩具,我很快就放在了他眼前,这些东西都是在战场上挑出来的,都是稀罕精致的东西,倒也不是什么杀伤力强大的宝剑亦或者什么,所以孩子一见,高兴的挑选起来。
  
      而叶灵灵也感激涕零,其实更多是伤怀自己的丈夫王元一早早的去世而哭泣。
  
      我倒也没有和她有太多的话要说,只不过想要和孩子见个面,认个脸熟,所以和叶灵灵之间,也只是顺带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包括外婆也是如此。
  
      王元一平时也是光棍,享受的事情不多,就好一口香烟,和兄弟们一起喝点小酒而已,如果不提那钻牛角尖的脾气,也算是男人典范了,所以挣下了偌大的家业,他牺牲后,叶灵灵继承了他的产业,成了天一道的导师之一,这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送走了叶灵灵母子,和外婆道别后,胡清雅就小声的跟我说赵茜要见我。
  
      行程都是胡清雅在安排,但现在赵茜要见我,我只能点头说道:“嗯,应是有急事,那先见她好了。”
  
      后殿那儿,赵茜一身的休闲宽身的古式衣裙,正等着我的到来,我看她打扮得素雅,忍不住赞叹道:“今天倒是漂亮。”
  
      “比不上两位夫人。”赵茜笑道,我摇摇头,而胡清雅掩嘴偷笑,说道:“你们说罢,我先去外面殿内处理点事情。”
  
      赵茜也不拦她,而是把我扯了过来,说道:“天哥,道盟的婚事,你可想好了?”
  
      “这不是正要见一见倾城么?你倒是把我叫来这里了。”我苦笑道。
  
      赵茜温柔的看着我,说道:“天哥,这不是先给你打个掩护么,让你知道一些你睡过去后,她的心境变化,毕竟就这么巴巴的去找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会很尴尬的。”
  
      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你古灵精怪起来,姗姗都比不过你。”
  
      赵茜轻推了我一把,脸红道:“我可比不上姗姗姐,好了,闲话少说,你睡过去后,她一直都对我们戒心重重呢,而且当时你封印的脉络,可废了我们不少劲,而且好久她也不肯去接受那段记忆,甚至对你还抱着敌意。”
  
      “嗯,后来怎么接受的?”我苦笑道。
  
      “潜移默化不是?而且也拜天之境太弱的原因。”赵茜笑道。
  
      “天之境弱了还能对她接受我有影响?”我怔怔看着她,赵茜点头,说:“可不是么?自己住久了的地方,天天招人欺负,就是心如铁石,也受不了呀,况且还有个跟行为举止,谈吐都和自己相似的孩子天天磨耳根,嘻嘻。”
  
      “呵呵,好吧,那她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之前看我,一脸的表情复杂,而且她怎么就跑武官那一排去了?”我好奇的问道。
  
      “那是她的最后一点坚持,反正她现在也表面上不承认,也说自己不读取记忆,只给天一道出力,不会出任何的计谋,还把自己当成道盟的人,所以甘愿站在武将哪一排呢。”赵茜笑道。
  
      “嗯,倒像是她的性格,也怪不得了,还好你点醒我,要不然我过去就得热脸贴冷屁股了。”我苦笑道。
  
      “倾城姐姐口硬心软,其实有没有读取记忆,都不重要了,就看你怎么对她而已,而且,道盟要将她和亲给天哥,怕是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呢,这样的事,倒是没出现在我的身上。”赵茜双目中脉脉含情,让我总有不敢正视的本能。
  
      “我知道了,我先去试探下吧。”我说道,然后握住她的手,说道:“茜,你对我的好,我铭感五内。”
  
      赵茜脸上微红,道:“说的不算。”
  
      我尴尬看着她,说道:“那怎样才算?”
  
      赵茜退了一步,说道:“做的才算。”
  
      “嗯、嗯……我先去见倾城吧,怕她也在情感的纠结中呢,而且……。”我感觉今天的赵茜有强烈的进攻欲望,以我现在的心态,可架不住她多来几句,况且见过了倾城,媳妇姐姐那边还有约,其他的女子军团成员,也都得一一见过,头痛着呢。
  
      “好啦,跟天哥开玩笑的,你先去处理要事吧,好多人怕等你等得望眼欲穿呢,你叫你你就来了,够让我感动的了。”赵茜把我推了出去,一路上,我把界石之母交给了她,她自然是知道用法的,至于界力之花也一并还给她了,这些都是对溶界有莫大帮助的。
  
      而赵茜也一直送我出了大殿。
  
      “啊?这么快就出来了?不多坐一会?”胡清雅疑惑的问道。
  
      “做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赵茜脸上一红,胡清雅愣了一下,然后用手写了个‘坐’字,顿时让赵茜羞得想钻到地里。
  
      我尴尬看着这一幕,暗道最近赵茜也是越来越污了,估计是受韩珊珊的支招,学以致用了。
  
      在胡清雅的带领下,我很快就来到了不是主界面的一座稍大的界面,这里的建筑古香古色,景致新绿,让人如置身林中宫殿一般。
  
      胡清雅发出了信息后,稍待了一会,就有侍者带着我们进入了殿内。
  
      而刚刚跨入了殿门,就看到雪倾城一身的紫衣,一个人坐在了席上,这上面是一面棋台,她正在和自己对弈呢,倒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胡清雅把我推了进去,自己就推说有事一会再来,就飘出了外面。
  
      我没有客气的就坐在了她的对面。
  
      棋盘上,棋路杀得热烈,而她的双目却淡如湖面,看来不是有意掩饰,就是心不在焉了。
  
      “倾城。”我忍不住也淡淡的唤了一声。
  
      “夏首领,请先喝茶吧。”雪倾城眉心不由微蹙了一下,似乎有点不习惯我自来熟。
  
      侍者很快就奉茶上来了,其实这些侍者一看都是纸人变化的,虽然一个个该干什么的干什么,但终归不是我们两个人罢了。
  
      “如雪这孩子呢?”我笑了笑,雪倾城看了我一眼,眯下了眼睛,说道:“她刚才不是还和你在一起么?”
  
      给她这一驳斥,我心中不禁好笑,看来她非常的关心孩子,而现在一副下棋的样子,显然是在克制对我产生的情感波动。
  
      “这段时间,住的还好么?”我笑道,心中想起的是三年前,道盟掳走她的时候还强吻了她。
  
      “拜夏首领所赐,这俘虏的日子,很煎熬。”雪倾城说道。
  
      我不禁摇头一笑,说道:“看来,你还真的没有去读取玉牌上的记忆,其实你又怎么能算是俘虏呢?这里就是你的家呀。”
  
      雪倾城没有说话,拿起了一枚棋子,随意的下在了棋盘上,然后说道:“我不记得这些事了,现在我也没能接受你,又怎么可能去被动的接受这些记忆?”
  
      “你也说过只出力,但对天之境,你却出尽全力,无论是脑力和力气。”我笑道。
  
      “那是因为我要保护这孩子。”雪倾城蹙眉放下了手中刚捻起的棋子,然后看向了我:“夏首领这次来,要做什么,还是开门见山吧?”
  
      我拿起了刚才她丢下的棋子,看似随意的放在了棋盘上:“不用那么着急嘛,先下完这盘棋?”
  
      雪倾城一看我拿了黑子,她果然就应战了,拿起了白子,准备当我的对手,可这才准备要下,忽然才发现我这一颗棋子下在了最关键的地方,基本上她已经算是败局已定了。
  
      “下吧,怎么不下了?”我笑道,刚才她就心乱如麻,棋路大开大合,却不想陷入了随时有一方要输的地步,也浑然不知刚才那一手,其实是一步臭棋。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