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定格
“你……”雪倾城看我一脸的得意,难免有些气急,手一抹,就把棋盘恢复了原样,然后看着我说道:“再来一局!你先来。”我看着她,随手拿出棋子落到了棋盘上,她好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总得让她也赢一盘,不然没完没了,而这一幕,和当年刚上古神界的时候几乎雷同,所以我笑道:“倾城,可还记得,当年我们刚上古
  
  神界的时候,在飞行船上,也是经常下棋的,彼此的棋路,都有一定的了解。”
  
  雪倾城怔了下,一副凝眉记忆的表情,我知道让她记起往事,是件痛苦的事,就又说道:“当年我总是输你,你的棋路细腻,润物无声,让对手不知不觉就输了。”
  
  看她再次锁起了眉心,我忍不住伸出手,打算抚平她的眉头,她本能的避开,说道:“夏首领还请自重。”
  
  我笑了笑,说道:“那你还记得什么?当年能够忆起的事情,总有那么一两件,好比潜移默化的事情。”
  
  她听罢,忽然脸上闪过一抹的绯红,但很快又强制镇定下来,说道:“什么都没有了。”
  
  “连孩子都没能想起来么?”我苦笑道,雪倾城顿时沉默了起来,其实这段时间,孩子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可不短,到底经历了什么,光是听说都有不少。
  
  当然,大部分都是如何疼爱这孩子之类的,但如果没有一点记忆,又何来单方面的疼爱?如雪这孩子机敏无比,如果不是真心对她,是不可能让她产生真正的情感依赖的,更何况她已经习惯了媳妇姐姐的真情流露,让她又回去跟自己亲生母亲,多少会有排斥心理,因此没有足够本能的爱和懂
  
  得,双方也很快会越走越远。
  
  可现在融洽十分,显然她对孩子的母爱起了作用。
  
  “她是我的孩子。”雪倾城咬牙说道。
  
  我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温暖,说道:“是呀……我知道,一直以来,我苦苦寻觅你们母女,数次忍不住泪下,多少年来,不正是等着今日你这句话么?”
  
  她看着我,坚定的神情如冰溶化,但却一言不发,仿佛等待我继续说点什么。“两个孩子一样,自小就波折重重,而如雪更是甚之,自出生后就受尽磨难……不但没有父母在身边,靠着纸人和一道先天元气,艰难活在了大阵里,朝不保夕,饥寒交迫,我见到她的一刻,甚至哭得跟孩
  
  子似的……她比我小时候还苦难……所以我从未感觉过如此的痛彻心扉。”我淡淡的叙说着,而她仍然看着我的双眼,仿佛一面透彻的镜子,洞彻我的内心。
  
  我苦笑着看她,说道:“然而你知道么,现在我却并没有那种伤怀,甚至会感到无比的心悦。”
  
  雪倾城愣愣的看着我,说道:“为何……”
  
  “因为,你仍在我身边,而且以后也会一直在,在往后的岁月里,我还可以百般的对你好,甚至你的失忆也对我是个莫大的好处,可以让你记不住我当年任何的一丝不好,不是么?”我笑道。
  
  雪倾城脸上微微一红,说道:“你平时,都是那么花言巧语去诓骗女子的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的,何必多此一问?”雪倾城叹了口气,说道:“你半生颠沛,经历大战更是无数,后宫女子们与我历数诸事,恐无论再好的女子,皆难与你并肩了,我如今这个状态,想走也走不了了,你又何须对我太好?把我当成她们中的任
  
  何一个,不也就好了么?”
  
  “你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你就是你,也是如雪的母亲。”我平静的说道,看来我沉沉睡去的三年,她的心境变化不小,从思念到冷静,再到波澜迭起,都会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雪倾城闭上了眼睛,说道:“那我做如雪的母亲就好了……”
  
  我沉默看着她,对于她会表现出自己的想法,我一点都不奇怪,毕竟感情都是无数的记忆相辅相成的,而女子更是如此,现在就让她接受我,恐怕比什么都困难。
  
  “那婚事,我替你延后吧。”我淡淡一笑,而雪倾城睁开眼睛,目露一丝的诧异,忍不住说道:“但……道盟不会善罢甘休,你怎么办?”
  
  “没有人能逼我的女人做任何事情,这里面包括道盟。”我笑着站了起来,然后说道:“你先休息吧,回头想起我的时候,直接联系我就好。”
  
  “这……”雪倾城愣了一下,还没能从我的回答中反应过来。
  
  这并非是以退为进,也不是什么任性之举,毕竟尝试着这么做,对我和她没有任何的好处,我们都有了共同的孩子,如果还继续彼此试探,那真的是自己有问题了。
  
  她失去了记忆,需要我在她身边的时候,把感情重新的沉淀,所以我打算这段时间把时间会多放在她身上一些,毕竟好几年过来,彼此多有不易。
  
  我伸出手轻拍了她的臂膀,说道:“你只需知道,天之境需要你,孩子需要你,而我,更需要你。”出了大殿,我想了想,就飘去了女子军团办公的界面,这里是整个天之境的中枢之一,大殿的周边偏殿很多,还有许多掌握实权的部门,而我刚刚踏入界面,悄无声息跟在我身后的胡清雅就说道:“去那边
  
  吧,有个女子,你不得不见一见。”
  
  “哦?”我想了想,确实这些年来,即便是女子军团里,我也冷落了好些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从一个精致的殿门口走入,很快就传出了窸窸窣窣的议论声,看来不远处的会议室正有人谈论什么。
  
  胡清雅很快传音了起来,而不一会,一个身着天之境袍服的靓影,从会议室里飘了出来。
  
  这女子身材高挑,面相中正平和,很有福气,即便放在一群人中,都能够一眼看出来,而看到我的时候,她还一脸的惊讶和羞怯。
  
  “敏儿?”我怔了一下,确实南宫敏已经好久没见过她了,而时过境迁,她的模样也更是靓丽,足可让任何男子倾心。她是南宫沐当年带着李念君作为使者,前来鬼神界做过交易,与我有些互助的旧情,最后战死,她算是古仙界最纯粹,最值得敬重的仙长了,而南宫敏则是她的嫡传弟子,后来因韩珊珊一封整蛊书信与我
  
  结缘,加入了女子军团中,这些年默默的帮我治理天一道,而如今看这架势,天之境也给她打理得井井有条。
  
  “天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敏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胡清雅脸上,还不禁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胡清雅咯咯一笑,说道:“你们好久不见,总得聊聊,可别浪费了我给你制造的机会,我反正已经不枉费你对我这么好了。”
  
  南宫敏看着胡清雅离去,埋怨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脸上彻底的又红了,踌躇了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看向了周边的休息室,说道:“去那边坐坐?”
  
  “嗯……”南宫敏羞怯点头,然后才记起她才是这里的主人,慌忙引路带我的进入里面。
  
  现在开会的时间,没人敢中途离场,所以休息室一个人都没有,掩上了门后,南宫敏慌忙的提了壶茶水,然后匆匆的帮我倒上,我看得出她连手都在发颤,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太过害羞了。“这么久了,怎么看到我还这样呢?”我回忆起往昔,确实她是个害羞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