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前三百五十四章:安抚
“我……我就是这样子的嘛……”南宫敏有些尴尬的老实说道,感觉空气中她纤纤玉手仍有些凉意,我忍不住接过了过来,拉到了我身边坐下。这休息室也是一处古韵盎然的装饰风格,没有椅子,两人谈话需要跪坐相对,这样一来,双方会感觉彼此都受到尊重和亲近许多;近距离的看着她,说笑道:“时年变迁,你反而没有了当年敢和我表白的气
  
  魄了。”
  
  “谁……谁说的?”南宫敏连忙的反驳,但看到我还是避开了目光,这高挑的美人儿,却没想到会对情感之事那么的怯场,不过一直以来,也都是如此了。
  
  当年韩珊珊整蛊作怪,将我一封书信篡改了内容交给她,害得她半夜把我约了出来,并且当面和我表白,这一幕我仍然记忆颇深,对于她的纯洁感情流露,也深为感动,一直以来,并没有忘记过她。
  
  只是她性格带来的存在感缺失,使得她一直以来都默默的隐藏在一众出彩女子的身后,以至于连我都经常想起不久就偃旗息鼓,辜负了这位貌美如花,心境纯粹的女子。
  
  她加入了女子军团,处理的都是我身后最隐秘的事情,所以我对她的关注,至少不能太低,而今天既然胡清雅把我带来了这里,已经很明白的告诉我,不能让南宫敏再一次的受冷下去了。
  
  我轻轻握着她的手,温暖的气息正在让她的体温上升,但我并没有就此放开,反而问道:“自古仙界后,一直就鲜少见到你,就是平素里开会,你都是开完就离开了,是否都在避开我?”
  
  “我……我哪有……只是怕误了你的事情,总不能没事就粘着你……吧。”南宫敏慌忙说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呢?你呀,性子还是太被动了,不像姗姗她们,有事没事都会秀下存在感,你再这么低调下去,怕真的会让人忘记呢。”
  
  “平时我并非如此……和清雅、陌尘、慈音、尧儿她们也是关系挺好的,只是……只是……天哥你……会么?”南宫敏低着头,说着说着,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我不会,你们众星拱月一般助我一臂之力,我一个都不会忘记。”我当即说道,南宫敏抬起头,双目中掩饰不住悸动,说道:“那就好了……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大家都会的……”我伸出手,轻抚她的秀发,将散落在她面颊前方的一缕乱发盘到了肩后,笑道:“你有什么想让我去做的,直接来找我就好,不要再自己闷着,偶尔发些信息也好,我看到你的信息,心中也会很高兴的,不
  
  是么?”
  
  “嗯……但不会扰着你么……”南宫敏的身子微微的发颤着,她确实有着令人心动的少女韵味,而未经男女情感的那种羞怯,在肢体的相互接触时,最能感受到。
  
  “不会的,我高兴都来不及呢,也很希望你能够习惯这里,习惯把我当成亲近的人,习惯把我也当成知己,无话不说。”我认真说道。
  
  南宫敏看着我说完,却缓缓低下头,然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天哥……你可喜欢我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喜欢。”
  
  南宫敏愣了下,抬起了头看着我,诧异而瞪大了眼睛。我重重吸了口气,手心其实也沁出了汗来,这些稳定局面的话,有时候说出来需要多大的勇气?有时候为了整个大局的完整,为了给与多少年来,默默为我做出奉献的女子一个体面的名份,又需要多大的
  
  决心?
  
  我又怎么能白白的利用她们?她们也并非无私无欲,需要的是我不断给与她们的回馈。
  
  南宫敏似乎也感觉到了我手心的热气,在面红耳赤的同时,连呼吸都重了许多,好半响才说道:“那……天哥有空,我给你做好吃的……也可以么?”
  
  我怔了下,说道:“当然可以,我已经好久没吃上一顿可口饭菜了。”
  
  “那好……天哥你只要想吃什么,就直接告诉我就好……”南宫敏很激动,另一只手正紧紧攒着,似乎决心要做点好吃的。“敏儿,你不用对我那么局促,都是一家人,聊聊家常亦是必须。”我笑了笑,看着她精雕玉琢一般的面颊,忍不住放开了她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下,那少女才有的美好质感,确实令我为之心醉,但很快我
  
  却才惊醒过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当然,可必要的尊重也是要的。
  
  但见我缩手,南宫敏却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让它停留在自己的面颊上,那双妙目深情款款,在我要尴尬张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她却说道:“只要天哥喜欢……我也……喜欢……”
  
  我的心也不禁跳动起来,而这时候,门外的脚步声却让我们连忙临危正襟的坐好了,我打破沉寂的咳嗽一声,说道:“咳咳……那就约好了,回头你做点好吃的给我尝尝,我胃口可大着呢……”
  
  “嗯……”南宫敏也尴尬回应,而外面已经响起了胡清雅‘咯咯’的笑声,我俩顿时大窘,而她倒也不避嫌的进来,告诉我还得去见一见几个重要的人。
  
  我只能是传音给南宫敏,让她先去开会,稍后有什么再说。
  
  南宫敏是个可爱的女子,不着痕迹的回应后,就很高兴的回去主持会议了,而我则跟着胡清雅往外面走去。
  
  而这时候,胡清雅趁着没人,伸手挽住了我的胳膊,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说道:“我的好公子,你们聊得怎样?有没有擦出火花来?”
  
  “不许问这些事。”我苦笑回应,胡清雅却是一副媚眼看着我,说道:“不问就不问,反正我全都听到了,反正到时候我也要去,这可是我推波助澜的,总得时刻盯着嘛。”
  
  我啧了一声,但也不打算回答了,这胡清雅可是九尾狐狸,机灵乖巧着呢,不答应她没准还出点什么事。
  
  出了殿门,她又恢复了常态,看向了远处一个界面,说道:“古神界三美,可都等着你呢,对了,还有个骆樱神,近年情绪低落,你总不能回来了不去宽慰她一下吧?”
  
  女子军团的存在意义对我而言是重中之重,对待她们中的哪一位,无不是要以生死大战一场的等级来看待,加上我一睡三年,不走一遍,怎能安抚大家?
  
  所以我重重点头,跟着胡清雅又去了另一处处理天之境要务的界面。
  
  站在我面前的骆樱神,看着清减不少,一身衣服素白得不沾一点的粉色,和之前天南的时候比起来,气势可谓萎靡,看着她变成这样,我心中也不由叹息一声。
  
  骆凤直的死,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毕竟师徒不知多少年,岁月已经让他们将彼此刻在了记忆里,难以忘怀对方的逝去,而就算是在人间凡人的心中,三年,并不能抹去至亲的离去。
  
  看着她强打精神,我伸出手,将她深深的拥入了怀中,说道:“樱神,这些年,难为你了。”
  
  骆樱神在给我忽然抱住后,身子不由一僵,但很快却软了下来,之后一滴滴灼热的泪水低落我的肩上,而她的双手,也抱住了我的后背,轻轻的抽泣起来。我轻轻的拍了拍她,宽慰道:“别难过了,骆老应该也不想看到你继续这么伤怀,他应该希望你好好的继承他的遗志,继续的努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