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三美
骆凤直虽然平时行事癫狂,但对两个弟子真的很好,现在他仙游了,也怪不得骆樱神走不出悲伤,而我忽然的沉睡,或许也是她感到愧疚的地方。
  
  因为当时为了复仇,我才远走道盟,之后回来竟因此而付出代价,而她却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这无论如何都会让这要强的女子感到心情低落。
  
  “天哥……我好很多了。”骆樱神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从我怀中挣扎而出,然后又道:“进里面坐坐吧……”
  
  我点了点头,但她却忽然站住,说道:“可我这里比较清静……要不去奔流那……”“不用,我就喜欢和你呆在清静的地方,去他那太热闹太疯狂,我不喜欢。”我摇头一笑,去骆奔流那估计整个气氛都成开玩笑了,那家伙就算伤心也憋在心理,只让人看到疯癫一面,和他师父一个尿性,
  
  所以估计我见到他,只会和他疯起来。
  
  “哦……也好。”骆樱神是很有主见的女子,带着我就进入了她的居所。而映入眼帘,果然和她说的一样,家具和摆置简直冷清到了极点,真不愧是仙女一样的人儿,算是仙界里的极简主义了,我和她相对而坐,忍不住说道:“你看我,强迫症都犯了,回头我给你置办点好看的
  
  家具,或者干脆给你换一个地方吧,心情没准会好些。”
  
  骆樱神双手握起了茶杯,温和的抿了一口,看着淡淡笑道:“不要,你来了我就满足了,这里很适合我了,除非……”
  
  “嗯?除非什么?”我愣了下,她刚才那一哭,我差点都产生了错觉,倒是现在,才像是她。
  
  “除非是你喜欢那地方。”骆樱神笑道。
  
  我怔怔看着她,她面无表情,轻轻眨了下双眼,睫毛处颤了下。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而她倒也不忌羞怯的样子,说道:“你喜欢,自会常来,不是么?否则我住哪儿,不都一样?”
  
  看她带着笑意,我不禁一拍手,说道:“嗯,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啊?”这回倒是她有些发怔了,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扫了一眼周边,说道:“看起来,你这里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回头再让人来搬走一些必需品吧,现在就跟我走好了,你既然喜欢,以后住在我附近
  
  ,随时不都能串门了么?”
  
  “什么……”骆樱神惊讶的看着我,但我已经不容置疑的握住了她的柔荑,带着她飞出了这界面,而在外面监视的胡清雅,自然是早就跟了上来,忙问我打算怎样。我当即把这事一说,她也有些无语了,传音说道:“好好好,那都住一起好了,隔得太远,跑腿我也辛苦,而且那地方之前是骆凤直前辈旧居,总不能让她时刻的睹物思人,你把她带回去,也算是理所应当
  
  。”
  
  很快,在胡清雅的指引下,仿佛就在我所在的主界面后宫那随意找了处地方,直接让骆樱神住了进去。
  
  之前骆樱神要守孝,现在守孝结束也没理由不住进来了,所以看着大气的后宫小院,她也就看了我一眼,就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
  
  “那我现在……算什么?”骆樱神还是有些难为情的传音给了我。
  
  我想了想,传音问道:“你想成为什么?”“师父都把我许给了你,我也嫁不出去了,你要了我,如何?”骆樱神脸上微微一红,而见我看着她愣了好半天,等她琢磨完自己的话,顿时有些尴尬了,连忙补充道:“不是……也不能那么着急……我们……
  
  ”
  
  “你倒是心急如焚。”我伸出手,摸了摸她乌黑的头顶,结果她连忙羞红脸要避开,毕竟胡清雅都在疑惑我们到底传音了什么,总不能让这事真落实了。
  
  “我没有……清雅,我什么都没说……”骆樱神百口莫辩的样子,倒是让她首次失了分寸,但很快,她就强行镇定了下来,传音和我说道:“你……我今天有点失策……”
  
  “没事的,我懂你。”我淡淡一笑,骆樱神看了我一眼,跺脚就走入了房子里,而胡清雅顿时笑得蹲在了地上。我无奈耸了耸肩,然后走入了房间里,陪着骆樱神查看房中的配置,这一看,我心中倒也满意了,这里挂着一些古雅的书画,还有一些女子常用之物,装修风格简练之极,很显然是女子军团中某人的准备
  
  ,估计谁会进这里来,都早就内定过了,就差我什么时候把她们邀约来此了。
  
  “倒是配衬你,还挂着适合你的剑。”我故意说道。
  
  “哼,这本来就是给我准备的地方。”骆樱神知道我发现了这点,不过还是有些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郁闷。
  
  我笑道:“那就好了,以后住在这,没事就来找我说说话,排解心情心事什么的,我倒是在行。”
  
  “那……就不能你来我这里么?”骆樱神脸上绯红,仿佛少女之心随时要跳出来似的。
  
  “当然没问题,除了有要事在身……随叫随到吧。”我保证道,骆樱神想了想,脱口而出道:“晚上呢?”
  
  我怔了下,愕然道:“你想怎么的?”
  
  “啊……我就是随口问问,没别的意思!”骆樱神慌忙说道。
  
  我给她这反常的回答吓了一跳,说道:“你脱胎换骨了?怎么句句直奔主题?”
  
  “你……看出来了?”骆樱神顿时一副惊讶的表情,我也不说破,她似乎看不出我的想法,最后只能老实说道:“好吧……当时师父临去,要让我们真的能洞房花烛夜……我觉得我们……”
  
  我暗道怪不得,这骆凤直,也确实像是会这样做的人,真是死之前也要做一回死呢。
  
  “这……我看要不以后再讨论这件事?”我有些尴尬的回应道。
  
  “哦……也好吧,反正……她们也说,这事急不来。”骆樱神坦然说道。
  
  我苦笑起来,不过也不打算继续纠缠这种事,感情到了再说不迟。
  
  这一阵事情慢下来,阳光已经弱了下来,似乎马上要到傍晚时分,胡清雅这一次,带我来到了另一个界面,这里也算是军机处的存在了,因为由女子军团里第一梯队的天东三大美女主持了这里的事物。
  
  似乎发现了我的气息,这大殿里,一瞬就飘出了个身穿彩衣的女子,远远的朝着我挥手:“你可算是舍得来了,再不来,我蒋若茵可就得去找你了!”
  
  我笑了笑,就喜欢她这样直来直去的女子,无惧别人的目光,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落到了地上,蒋若茵很快就飘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拉入了她的怀中,然后抱紧了才说道:“一天,你可知道,我这三年来有多想你!?先前在大殿,我都差点忍不住去抱住你了!”
  
  我感动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现在不是如愿了么?最近可好么?”
  
  “嗯,大家都挺好的,就是看不惯,为什么你把我放在这就算了,还把东方瑾,叶孤玄塞到这里来?简直是一大煎熬!”蒋若茵郁闷的说道。
  
  我愣了下,把她从我身上掰开,认真的看着她:“难道合作不愉快么?”
  
  蒋若茵眼珠子轱辘一转,说道:“那当然!我最近是郁闷死了,她们一个个比我能干就算了!你不在了,还打扮得那么好看,这是打算给谁看呀!?”“喂,若茵,这话可不能乱说,薄施粉黛也是正常嘛。”胡清雅连忙提醒,然后眼神往后猛瞟,示意她别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