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章:牵手
“胡说什么?”媳妇姐姐白了我一眼,我打量着她一身随意的装饰,在步步紧逼的局势下,心情显然因此愉快起来,而她看我阴险发笑,嗔道:“就知道你今天不是很顺利,所以早早把事情做好,等你回来呢
  
  。”
  
  “有心了,不愧是我的贴心媳妇儿。”我笑道,走过去就把低头埋到了她温香迷人的颈项上,而她也爱昵的将手从我腋下穿过,搂住了我,说道:“你还好吧?”
  
  “没事,你早知道我肯定要受一场担责之旅吧?”我笑道,她‘嗯’了一声,然后从我的怀中脱出,说道:“可不是么?多因果剑盒,对你压力太大了吧?”“这个……”我把不准她的脉,只能是犹豫了下,她有些不高兴的表情,说道:“不过这羁绊之力,总要有人起到维系的作用,这多因果剑盒的原理,和当年天之境中的大业力至宝如出一辙,都需要承担大量
  
  的业力,倒也不是韩珊珊胡诌。”
  
  “唉,我是真的对这样的方法诟病,若是把真实情况说出去,谁能够接受得了?怕不是以为我故意拿出这事情来污遢了女子军团。”我叹息道。“那又如何?难道你觉得你不负责任,她们就能够逃脱别人的诟病了么?女子军团皆是你的禁区,真心实意的为你治理整个天之境,是你最能放下心的一块净土,别人说什么,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媳妇姐
  
  姐看着我,表情多少对我不无怜悯。
  
  “我……”我叹了口气。
  
  “天下无至善至美者,即便有此等圣人,也并非人人喜欢,不是么?”媳妇姐姐反过来安慰起我来。
  
  我点头一笑,轻轻抚摸她的面颊,说道:“你们喜欢我就好,其他人由他们去吧,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早就看穿了这点,只不过,知易行难,总有诸多的内心纠葛。”“我知道……你顾虑得太多了,因为我们而放不开手脚的还少么?但我希望唯独在女子军团中,你不需要顾虑得太多,她们中每一个人,都决心有始有终,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做太多的无用之功了,倒不如
  
  尽快的解决腐气的区域,还九重天以及天地一个洁净的天地。”媳妇姐姐看向了我,眼中干净得不带一丝灰尘。
  
  我静静的看着她,良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件事其实悬而未决至今,说到底不过责任感而已,而如今在大义面前,我对女子军团的态度彻底的给逼入了绝地,我不得不做出个选择。
  
  “我知道了,这件事,容我多想想好么?”我摇头说道。
  
  “也罢,毕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重任,不过你须知,能够寻找出适合使用多因果剑盒者并不容易就是了。”媳妇姐姐说道。
  
  “我觉得这样做,对你太不公平……”我已经有些无奈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却不得不去承受。“你并非孤家寡人,包容天下者,就必须有所兼容,而且多年来,我也和她们习惯相处了,再无介意。”媳妇姐姐笑道,我闭上双目,心中感到难堪无比,而媳妇继续说道:“你再强,也终究是一个人,脉络
  
  也是独一无二而已,总得有不同的人与你有因果关系……”
  
  “九儿,你不用再说了,我会努力的承担这个责任,但现在,先让我把你的责任扛起来好么?”我睁开眼笑道,她愣了一下,看到我邪邪的笑容,忍不住脸上一红。
  
  因为日出日落皆为天道,这里依旧尊崇天道的运行,在第二天早晨,外边的天空蒙蒙亮起时,媳妇姐姐已经去天一道大殿开会了。
  
  我因为平时就不打理天之境的内务,就去了趟雪倾城那边,毕竟她因为记忆问题,暂时不归属于天一道那边,甚至连天之境都不算,所以我早早就打算去那边找她打打感情牌,早日让她回归原来的她。
  
  刚进入了界面,我就嗅到了如雪的气息,看来这孩子今天倒是居住在这里,平时倒是去外婆或者东方伏那边听课的。
  
  飞落了殿内,孩子也没有出来迎接我的迹象,倒是胡清雅自己跟着我进来了,而几个纸仆化身的女侍带着我们进入了殿内。
  
  过道里,如雪的郎朗读书声响起,是雪倾城正在教授孩子念书,怪不得没有跑出来迎接我了。
  
  “小宝贝!”胡清雅很快就飘到了如雪的面前,似乎和孩子很是熟稔,开始接过雪倾城班,指点起孩子来。
  
  胡清雅很聪明,这是帮我打掩护,让我单独和雪倾城说悄悄话呢。
  
  勉励孩子几句后,我对雪倾城笑道:“昨天来这里,还没细细看看你这里的风景,去走走?”
  
  雪倾城是聪明人,性子傲而不娇,所以点了头就跟着我走入了大殿的侧边庭院,她今天仍然是一身紫衣,款款而行,体态婀娜迷人,已是仙家之完美。
  
  “孩子很喜欢你,昨天说了一大堆你的话说服我。”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是么?这孩子很聪明。”我笑道,雪倾城微微抬头看向了天空,然后说道:“我可怎么办……”
  
  “嗯?”我看向她,可见她眼中茫然。
  
  “在我的记忆力,你的事情并不多呢……唯有那日在道盟之时,与你争执,斗嘴,然后听你说出一些让我震惊的话。”雪倾城轻声说道。
  
  我停住了脚步,说道:“若有半句虚言,叫我天打雷劈得了。”“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但偏偏这样,才可怕不是么?”雪倾城认真的说道,而我也难以回答的陷入了沉默,良久,她又说:“你知道么,在你来之前,我甚至还在幻想着,我以后的归宿是哪里?未来
  
  的夫君会是谁?我要站在道盟哪个位置上……”
  
  “但一切都给我打破了,定格住了,所以你考虑了三年,三年来,却因为我的沉睡,一直在逃避去想眼前的问题是么?”我苦笑道。
  
  “嗯……你觉得我不用想么?那是我的一辈子……”雪倾城看向了我,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探到了我的脸上,似乎感受着我的体温,证明我的存在。
  
  “是我配不上你了……”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雪倾城摇了摇头,说道:“天之境的首领王者归来,亲自把我从道盟重重包围中掳回,换成了哪个女子,怕都震撼得不得能自已,我又如何?我不过是新入道盟数载,因执剑台之事才让人熟知的女仙罢了。
  
  ”
  
  “不,在我心中,你委身道盟之执剑台,太过屈才了。”我淡淡一笑,这个时候竖立她的自信不可避免。雪倾城笑了笑,说道:“你的事迹,我又怎会少去了解?你身后那些女子,一个比一个都厉害,纵然我再铁石心肠,又怎么能再拒绝你?而且,孩子是你我的骨肉,既无回头路,我岂能因记忆缺憾而弃你们
  
  父女不顾?”
  
  “那……”我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她已经滑落到我脖子上的手。
  
  “我只是……还不习惯。”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我明白,所以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逼迫你什么,我也会一直的等你,直到你能够心甘情愿的接受我。”我尽量温和的说道。
  
  “爸爸!妈妈!”如雪似乎见不得我们一起出来而她要呆在里面学习,直接就飘了出来。
  
  似乎看到了我们两人和谐的一幕,她果断牵起了我和雪倾城的手,带着我们往前方走去。我看了雪倾城一眼,她也几乎是同时看向了我,都难得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