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三世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在天之境中除了和媳妇姐姐一起处理三年来积下的要事,就是往雪倾城那边跑,期以恢复我俩的关系,而对于两个孩子的教育,也是时时关注,好在孩子的师父都非常靠谱,省去了我
  
  不少的麻烦。
  
  而研究所那边,多因果剑盒的事情还因为我的犹豫而卡壳在那,这让韩珊珊很是恼火,除了每日里例行公事似的对我发来一大堆谴责的通讯外,隔三差五还找上门来给我上心理辅导课,让我不堪其忧。
  
  这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同时,也对我的家庭有深刻的影响,所以我始终没敢越过雷池一步,而是用每一天充实的事情来逃避着这件事情。
  
  直到叶孤玄亲自找上门来,我才意识到连她们都看不过眼了。
  
  “一天……”叶孤玄把我堵在了书房里面,而胡清雅很识趣的关上了门,然后打开了结界,毫无疑问,今天已经是‘逼宫’的重要日子。
  
  我放下了手中九重天的情报,抬起头看向了这位美得让人百看不腻的女子。
  
  她一身的纯白连衣裙,有着动人心魄的高挑身段,加上精致的五官,几乎可以说没有哪个男子看到她会不动心的。
  
  “嗯,你来了?怎么了?”我明知故问的说道。
  
  叶孤玄想了想,朝着我走了过来,然后非常主动的低下头,将泼落肩膀的头发撩起来。
  
  我一时犹豫了下,而这时候,她施涂胭脂的红唇就朝着我的唇间落下了,我瞪大了眼睛,差点觉得遭遇了恶作剧,不过毫无疑问,她已经是豁出去了。
  
  恐怕是到了我不行动,她们会不顾一切主动出击之时。
  
  这时候的我,内心是极具跃动的,就是心脏也本能的加快起来。
  
  但很快,我就站了起来,打算脱离她的‘控制’,然而可惜的是,她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会逃似的,双手已经环住了我的脖子,并且那略带朦胧的双目,正情深意切的看着我:“我……这么做……不对么……”
  
  我怔怔的看着她,一时之间也有些恍惚起来,对于情感上的事情,一直以来我多是被动的,包括看到她们主动,我也会本能的去避开。
  
  所以她这么说,我其实也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而一直以来的逃避,让我刚开口的时候,就已经失语了,因为无论怎么说,都是我拖到现在所致,相信她同样也抱定了很大的决心,甚至是顶着层层的压力吧?如果现在我再继续拒绝,恐怕伤心的
  
  就不止是她了,或许给与她无情的后遗症也说不定。
  
  “我不好么?”叶孤玄轻喘着问我,脸上已经难得绯红一片,她性子在几个女子中最是果决,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一百年她也不喜欢,当时的君亦烁就是个例子。
  
  我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给她挑起的欲望,其实并非没有,而是我强烈的压抑住了而已,如果说,对这样美丽的女子不动心,没有人会相信,只不过操持欲望的心态和衡量责任的天平在互相较劲而已。
  
  “那……你也来。”叶孤玄咬着朱唇,双目中全是坚定之色。
  
  我怔怔的看着她,难道这时候说‘来什么’?这姑娘除了出色的执行能力,以及统帅能力,对于男女之事,实在是太过于纯净了,我怎么‘也来’?
  
  我淡淡的苦笑,看着她的红唇,不禁咽下了口唾沫,这该死的诱人欲念物,让多少的男人都身不由己,也让多少的人死在这牡丹花瓣之下?
  
  我轻轻的撩拨她那秀美的头发,看着她精致至极的眉眼和红唇,可犹豫仍让我难前一步,甚至这时候,我都觉得我对待她们实在不够像个男人。
  
  叶孤玄脸上已然娇艳欲滴,看我光是看着,嘴巴微微张开,她已然顾不上什么,闭眼又靠了过来,轻轻的衔住了我的下唇,我瞬间再也难把持,和她回应起来。
  
  “那……你也来。”叶孤玄咬着朱唇,双目中全是坚定之色。
  
  我怔怔的看着她,难道这时候说‘来什么’?这姑娘除了出色的执行能力,以及统帅能力,对于男女之事,实在是太过于纯净了,我怎么‘也来’?
  
  我淡淡的苦笑,看着她的红唇,不禁咽下了口唾沫,这该死的诱人欲念物,让多少的男人都身不由己,也让多少的人死在这牡丹花瓣之下?
  
  天明来,夜半去,来似花开不多时,去似彩云无觅处,这一日,仿佛匆匆。
  
  可夜里,我枯坐了一夜,对于白天的境遇,始终感觉如烟似幻,难以言喻的不能接受,叶孤玄终归是好女子,但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两个妻子的男人,加上赵茜……
  
  我每每亏待她们一次,就罪念多上一分,偏偏知道开了这口子,人生也再难不被颠覆了,所以这样的道心煎熬,比之以前任何一刻都来得复杂和痛苦。
  
  真怕再到天亮的时候,东方瑾来,亦或者骆樱神还是南宫敏,到时候我又更加的沉沦于此了。
  
  想到了这,我站了起来,穿上了衣衫走出了书房。
  
  胡清雅灵气逼人的双目带着笑意看我,随后伸出手帮我整理了下衣衫,说道:“公子,你这是打算去哪?”
  
  “去走走。”我略带纠结,胡清雅当然明白我的心境,因为从地球的时候她就跟着我,对我的事情可谓了如指掌。
  
  “奴家陪你去。”胡清雅笑道。
  
  “也好。”我也不打算拒绝了,因为那只是浪费时间,而且一个人走,在众多的界面里更容易让人找过来,带着胡清雅,她能替我传音拒绝对方的好意靠近。
  
  而没飞离多远,圆慈的笑声已经传来了:“哈哈,新春又是桃花开,姻缘三世怎不醉。”
  
  我啧了一声,说道:“你这恼人的多肉和尚,有什么说什么,张口就来打油诗,能好么?”
  
  胡清雅咯咯一笑,然后会心说道:“我先去一边吧,公子定然有事想与圆慈大师聊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圆慈。
  
  圆慈这家伙摸了摸脑袋,目送胡清雅离开后,对我说道:“最近桃花开鼎盛,三世姻缘又回头?”
  
  “滚蛋,事到如今,跟我说这些?倒不如该把当年的事情说说了。”我皱眉说道,圆慈嘿嘿一笑,问道:“说什么?”
  
  “三世姻缘,现在你该参透了吧?”我当即问道。
  
  “哦,那个呀?我早就参透了,你又没问我,我一直就没说。”圆慈笑嘻嘻的回答。
  
  我白了他一眼,当然不信这家伙油嘴滑舌,而是直接又问道:“你来这里,当然不会是闲着没事干吧?给我说说吧。”
  
  “三世,第一先于天,其二早于此,其三在眼前。”圆慈笑答。
  
  “这么简单?”我诧异的问道,圆慈耸肩,说道:“难道还有更复杂的?各种道理,只能自己去悟了。”
  
  “好事还是坏事?”我问道,三世,第一毫无疑问是先天九子的事情,因为媳妇姐姐是天之九女,而其二早于此时,那就是天之境还没有给污染之时,其三在当下。
  
  圆慈装模作样掐算了下,道:“有好有坏吧,福祸相依。”
  
  “劫天运,怎么再启动一次,最近霉运连连,别到时候其他势力压过来,不用腐气都能把我干掉了。”我说道。圆慈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之前把我的功德金莲的功德都倒给你了,现在可没有了,你想要再启动它一次,可不简单,我看你还是别指望的好,当然,我也不是没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