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齐攻
    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齐攻
  
      “眨眼三年过去,你也快要冲击道三境了,想必又有很多真知灼见,不吝赐教一番吧。”我这次好容易逮着他,当然要多问点。
  
      “贫僧谨遵首领之命。”圆慈双手合十,想了想,说道:“你该知道,天之境废墟里藏宝无数之事吧?”
  
      “嗯,继续说。”我心暗想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而看他双目一亮,我忽然伸手止住了他继续跟我卖关子,说道:“你是要我找回你一世本尊神体遗留下来的功德至宝,再来一次劫天运!?”
  
      圆慈顿时市侩的给我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说道:“不错,经过我和东方前辈的研究,已经敲定了大概的位置了,到时候你前去天之境寻觅的时候,顺手发掘看看,如果找到那件功德袈裟,给我带回来,功德归你,而袈裟归我,当然,如果有其他的佛门至宝,也顺便给我带回来。”
  
      “好,放心吧。”我说着看到圆慈递给我一块玉牌,伸出手拿过来读取了里面复杂的地形图,发现竟之前去取得界力之花的位置还要深入一些。
  
      “这么危险?”我皱眉说道,虽然媳妇姐姐指定的地方更加的恐怖,但这里明显也是未探寻过的地方,恐怕会有更可怕的东西藏匿其。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不用我说吧?算是顺路把大家遗失的东西都找回来吧。”圆慈说道。
  
      我只能点头,最近的格局越发的清晰,特别是天之境和腐气的形势,但同样的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了出来,是三大势力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听话合作,所以眼前天一道的真正敌人并非是还有时间周旋的腐气,而是日益迫近的三大势力危局。
  
      “你也别太纠结桃花运的事了,别人想有都没呢,这是集了三世气运所带来的副作用,你想避开都避不了,天运始然,冥冥注定。”圆慈拍了拍我肩膀。
  
      我无语的看着他,再次点头,但却问道:“三大势力,你有什么看法?”
  
      “能有什么看法?灭我之心不死,难免会有一战吧,当年腐气没来的时候,斗得不可开交,现在难道不斗了?很快三足鼎立的格局一破,你知道了。”圆慈呵呵一笑。
  
      “你倒是心态好,这么确定?”我皱眉问道,这家伙平时没那么大胆预测大势。
  
      “祖龙之心紫气萦绕不散,这次敌人怕会为了炼宝仪而来,那东西气运终归太大,小心点吧。”圆慈眯起了眼睛。
  
      “果然!”我皱起了眉,虽然早有所警觉,也忌讳如深的把这东西藏好了,但始终没有避过对方的眼睛,或许算避过去了,但这么明显的兆头别人不会不知道。
  
      “话说回来,我算了算,你外婆怕是要离开的节奏呀。”圆慈捏了捏眉心。
  
      “怎么说?”我心一凛,这件事是有预兆的,因为之前和外婆谈过这事,她确实说过要离开。
  
      “东方不亮西方亮嘛,为了你,得多找一条活命之路呀。”圆慈说道。
  
      “有那么严重?”我有些疑惑,圆慈摇头看着我,道:“好好的体会当前的温香如玉吧,过了这个村,怕很久没店住宿了。”
  
      说罢,圆慈摆摆手,也不等我回答往回飞去,我也没拦着他的欲望了,因为他几乎是预警性的话语,点出了好几个隐忧。
  
      会演化成四大势力角逐么?从哪一方开始?
  
      我无心再去体会这些感觉,而是又去了一趟外婆那儿,结果外婆倒也没和我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宽慰我在天之境好好的处理内务,好好的修炼好,至于她,该走的时候会走。
  
      她从地球开始,一直奔波到了九重天,为我埋下了无数的伏笔等着翻起,而这一次,是否也是如此?
  
      外婆的想法通常都超前,这缘于她暗藏的窥天之盘,我现在只能单方面信赖她,能找到助我一臂之力的人。
  
      而她也劝我不要太拘泥于常规,毕竟眼前的格局险之又险,如果为了我的儿女私情而拖了天之境的后路,等同让前进的脚步大乱,无法避开接下来逼近的三方险境。
  
      显而易见,外婆最近也十分关注我和多因果武器的事情,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目前我能给与她的保证,仍然薄弱得自己都不敢相信。
  
      数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天之境周边势力的消息果然陆续多起来,不止是道盟发来信息,说执剑台为代表的使节团会很快前来天之境商讨事务,连星界也早收到消息而启动了使节团,据说这次是带来了大批的贸易单子,也不知道是专门冲着炼宝仪来的,还是另有主意了。
  
      当然,这两个势力对我内心里的威胁并不大,最让我敏感的消息是,截教的使节团也在路了,而且并没有主动的知会天之境,是直接跨界等到问询后,才说他们是使节团。
  
      这件事,让天之境连开了数天的会议,并且派了东方伏为大军的领队,和对方使节第一时间路接触。
  
      天之境再度陷入了战争的准备之,即便三方势力都说自己的好。
  
      而最近也多了件不得不关注的事情,陈继雪去年接到命令,偷偷再次绕道古神界,去接触当时道盟接触过的那群天东逃仙的时候,遇了挫折而返。
  
      起因是说服的过程里,对方用了拖字诀,陈继雪在说服无果的情况下,果断狠下心一锅把这些天东仙家炖了,返回来后,越想越不对劲,才将这件事报到了我这一层。
  
      由此看来,道盟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只不过目前仍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分析来去,整个事情变得更是玄机重重,而另一方面,古神界的截教教主夏瑞泽,也在陈继雪去之前给送去了截教那边了,具体会让事情怎么发酵下去,目前还不清楚。
  
      “倒是有种三年大幕,一朝拉开的架势,天哥你怎么看?”赵茜站在九重天的立体地图,而韩珊珊等女子军团的女子们都站在了边,大家分析着整个事态的发展,包括久违了的陈继雪也眉头深锁的站在那儿。
  
      “如果把多因果剑盒的事情解决了,哪有那么麻烦?全都一股脑全清理了!何必想那么多?”韩珊珊仍有些怨念。
  
      我没搭理她,倒是骆樱神和东方瑾、南宫敏难为情的站在一旁脸发烫,而叶孤玄面无表情,更是不会说什么了。
  
      “道盟如果借道古神界,对我们发动进攻,可能性大不大?”阮秋水忽然的问道,然后手一撒,一堆代表仙家的红色粒子如蝗虫一样从古神界借道,一路前驱进入古神界,再到人神界封住了我们的后路。
  
      “对我们发动进攻?她们不怕……”赵茜刚说着,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堵住后路,围而不攻呢?”
  
      “截教能够加塞过来,人神界归道盟,道理大家都懂吧?他们用大代价拿走炼宝仪这等气运之宝,然后退而求其次要魔神界等诸界面?”阮秋水是天之境的头脑,典型的阴谋论战略家,把别人想到最坏是她的职责所在。
  
      我微微皱眉,看向了星界的方向,阮秋水同样洒了一片蓝色的亮点,很快朝着我们天之境而来。
  
      “看着星界会先到我们这边,他们说带来了订单,是打算先要走炼宝仪吧?只有他们觉得自己能护住这宝物,如果我们不给呢?他们是否还会帮我们?”阮秋水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