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胡叨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此事她带着大义而来,行此情的身份则是我的爱妾,这让我心情复杂无比,毕竟难以用身份,去编排出她们的高低,这对她们无论是谁都不公平。
  
  “你不要再用这样的身份来示人,你和我没有高下之分,和别人更没有半点高地,在我心目中,大家都是平等的。”我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骆樱神浅浅一笑,然后走到了我身边,把站起来的我又压到了桌位上,然后看着我说道:“那现在有高低了么?”
  
  我不禁苦笑,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不太会开玩笑,我觉得我就应该这样对我的夫君。”骆樱神说着话的时候很平静,甚至她心目中恐怕就是这样想的。
  
  因为在当年并入天一道仙盟的时候,她的师父就把她许给了我,由此她才进入了女子军团,而现在,她或许既把自己当成女子军团的成员,也把我当成她的男人。
  
  我又站了起来,看向了书房后院的一个小厅堂,说道:“你跟我来,我得纠正一下你的想法才行。”
  
  骆樱神带着笑意,软软的说了一声‘好’,然后跟着我到了那席地而坐的小厅里,这是喝茶和下棋的地方,旁边还有个小池塘,游弋着一些漂亮的观赏鱼。
  
  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我伸手请她坐到了我的面前,然后说道:“在我们地球,男女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在我解释的同时,她缓缓的伸出了粉嫩如婴儿般的手,将我的手拿了过来,放在了领口上的扣子上。
  
  我的手很快触及她如暖玉般的颈项,顿时老脸为之一红:“我还没说完……”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都听过了。”骆樱神缓缓的说着,让我的手把扣子直接往下一划,她身上覆盖着的那身粉色的绒毛斗篷,就此落了下来。
  
  映入我双眼的,是一身更浅色的衣裙,只是因为滑落时候,更多的雪白显露而出,让我产生了某种见光的快感,心脏也不由着急的跳了起来。
  
  “夫君的心脏跳动得很快,应该也很想要……”骆樱神留了半句话不说,而含情脉脉的双目,已经把后半句话给说全了。
  
  如果我还不知道她想干什么,那我显得何其的无能?
  
  可人终究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对于这样的剧情发展,顾虑之事何其之多?
  
  “樱神,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我脸色难免变得凝重了下,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太过犹豫,因为她的性情更加贴近直截了当。
  
  她发现了我的手没有动,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所在,她是第一梯队的女剑仙,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可能,所以那件素粉色的衣衫,就如同太过宽松的样子,从衣襟处分岔,然后很快滑落而下。
  
  这一次,我能够看到略微纤薄,却不透明的衣服里面,她并未着上肚兜,所以在即将一览无余的时候,我伸手就拿住了继续分岔的衣襟,可同样,也难以避免的触及到了她的娇躯。
  
  她不是韩珊珊那样的前凸后翘类型,甚至是有些骨感的,但这样的女子更是文秀而知性,让我忍不住也有些怜惜起来。
  
  骆樱神对我触及她的身体,似乎并不排斥,而是放开了我的手,将它们缓缓的放了下来,并且看着我接下来该怎样。
  
  面对进退两难,我尴尬之极,深知放下手衣服就会继续滑落,但不放手,这动作实在是暧昧得发慌,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胸前的一大片地方的肌肤吹弹可破,如饱暖的玉色,又如蜜糖似的润滑,让我心中也不得不赞叹几句,当然,直说出来实在太过无礼了。
  
  “妾身好看么?”骆樱神淡淡的笑道,那种笑容,如催动着我放开手脚一般迷人,而她的双眼中,也已经将身许之。
  
  我缓缓的闭上眼睛,然后松开了手,但这时候的我,已经听到了衣服彻底滑落的声音,而她的急促呼吸声,也缓缓的靠近了我。
  
  身上多了一些重量,恍如轻轻的缠带,缠着我的身躯,缠着一丝的柔情蜜意,我感受着近身贴紧的温暖和绵软,完美得连拒绝声都发不出来。
  
  她身上有着少女独有的清香,如淡淡桃花般的醉人,她唇瓣上的湿度,很快的从我的额头一路到脖子,那轻轻划过的感官,把我彻底的沉沦。
  
  鱼儿在池中缓缓游动,受惊的带出哗哗的水声,在房子里的静谧下,都清晰可闻,我享受着骆樱神给我带来的温暖,再也不知自在云中还是雾里了。
  
  …………
  
  穿起了道袍,我全身上下都觉得有用不上来的气息能随心所欲,这是阴阳调和后带来的影响,当然也是继叶孤玄后的第二次如此了,它们让我的修为屡屡感应到突击的征兆。
  
  看我穿上了衣服,骆樱神也缓缓的坐了起来,那如出浴一般朦胧的眼睛而温香可人的醉态,最是动人心魄,而那散乱零落飘在肩上的长发,同时点缀着她完美骨感的身段。
  
  “再留一会?”她缓缓的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去一趟玉台,怕是要入归一。”
  
  “我们已经归一了。”她羞怯一笑,这是她鲜少的玩笑之一。
  
  “不是这意思……”我有些难为情,她那欲罢还休的表情,是我见过最诱人的。
  
  从界面中出来,胡清雅仍然跟在了后面,她轻轻的抽动下鼻子,说道:“嗅到了女子的味道喔。”
  
  “那我要不要再洗个澡?”我皱眉说道,胡清雅连忙说不用,却笑开了花,她似乎很喜欢我的窘迫。
  
  我只能面无表情的朝着中心大殿的玉台那边靠拢,那儿的气息最是浓烈,重元气聚集在那边,冲击上三境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但还没到主界面,好几道气息就出现在了我的识海之中,而其中三道,更是发现我后,以飞快的速度朝着我赶过来。
  
  那三位一身的黑色衣袍,看着就知道是星界的仙家,而且修为至少也在轮回境的程度,甚至有一位还不止是轮回境的修为,我心中已经把他往道三境那靠了。
  
  “这位,想必就是天之境的夏首领吧?本座王为木,见过夏首领了。”来人拱手说道,这是个中年人,但也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了,看着老成的同时,还有这一丝的睿智藏在眼眸之中。
  
  “原来是这次使节团的王首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于突然拦在我面前的人,我都打心底不喜欢。王为木呵呵一笑,打量了我一眼,说道:“本座常闻道盟在夏首领处讨了没趣,坏了一座大中枢和一座小中枢,难免有些好奇,不过现在一见,尊夫人亦有轮回境的修为,想不到夏首领不过造化境,差距竟
  
  悬殊如此。”
  
  “王首座有话直说就好。”我眯起了眼睛,而胡清雅则传音说道:“公子,这星界也不是哪个都好说话,这王为木便是其一,眼下公子不可受他之激。”“倒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只是不知道尊夫人听夏首领的,还是夏首领得听尊夫人的?如果是前者,本座这就和夏首领谈一谈炼宝仪的事情,但如果是后者,那本座只能继续返回去,和尊夫人继续谈一谈炼宝
  
  仪的事情了。”王为木双目中闪过一丝轻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公子,夫人已经把他冷在外使殿一段时间了,这家伙定然是坐傻了。”胡清雅传音说道。然而这王为木却瞬间双目沉了下来,似乎截取了胡清雅的传音,质问道:“你这贱婢,胡叨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