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三路

  
      剩下的轮回境女仙和其他的使节团成员都吓得怔住了,看到雪倾城如杀神一样站在那,没人敢动弹半分,但这不意味着雪倾城会停手,如今正是开会的时间,大家都纷纷从各自界面出来,准备往主殿那赶
  
      ,神识放开并不奇怪,知道这些人正准备扑杀我和胡清雅,当然一个个都义愤填膺。
  
      使节即便性情有点问题,只要不是闹出太大的事情,各方都会给三分薄面,然而要是想要对该势力的首领动手,那跟作死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也怪不得雪倾城直接动手不留情面了,甚至虚体都不打算给对方逃走的!
  
      嘭!这一次女仙即便面带恐惧,也难逃一棍子敲到脑袋上的命运,眼看着俏生生的美女,脑袋开了瓢,脑浆子都炸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女仙连反击都做不到的原因是中了很高级的归元法,所以就跟木桩一样给一棍子解决了!
  
      这一幕让我仿佛重回古神界,雪倾城带来的恐怖感觉,又再度重现我面前,她无愧是第一梯队的领袖!我并没有让这血腥场面持续,而且我的能量也消耗不小,所以对着两具道体残骸,我手掌一探,纳灵法将他们的力量全都抽入了体内!并且变成纯粹的力量根源进入身体中,也再度的将力量达到了冲顶的
  
      阶段!
  
      后面的一群仙家都吓得四散而逃,但接下来,却给陆续飞过来的天一道核心层堵了个结实!包括媳妇姐姐,也带着陈亦仙、赵茜她们来了,可见大家接到急报后的反应都是一致的。
  
      “还有么?”雪倾城看向了我,我摇了摇头,说道:“够了,总不能拂了星界的面子,剩下的愿意留下来谈判的就继续,不愿意留下的,务必让他们返回去如实禀明情况吧。”
  
      “嗯。”雪倾城点头,随后看向了媳妇姐姐。
  
      媳妇姐姐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因为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她立即说道:“继续开会。”结果毫无疑问,星界的使节团在得知逃过一劫后,没有谁愿意留下来,因为就算留下,又能怎样?他们的主官和两个副官都给打杀了,他们留下来也只能给人看笑话,倒不如趁着天之境不杀,逃回去再想
  
      办法找回场面了。
  
      所以本来要开使者见面会的,但眼下一个使者都没有,总不能给他们开追悼会,因此大家就开始激烈的讨论起了星界,既是星界联盟的接下来可能做的打算!
  
      “债多不压身,星界这次也要火了,三方势力,很可能会对我们进行围剿。”阮秋水嘿嘿一笑。
  
      “秋水,你也不要这么快定论,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兴奋起来了。”宋婉仪不由打趣,阮秋水摊手说道:“那我能怎么说?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拿这次的事情做文章。”“嗯,使者被杀,放到哪个位面,都会上升到外交问题,但星界也不至于那么不理智,毕竟古仙姐姐和李破晓道友、断月他们都在星界,他们知道天之境的情况,不会坐视不理,当然,外交无小事,我们对
  
      此也需要防范一番。”赵茜也站出来说道。
  
      “茜茜呀,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应对三方势力的挤压,怎么办?”韩珊珊又跑出来带节奏了,我现在看到她就直觉头疼。“我也没办法,现在天道界面还没成型,这无亚于另辟世界,要不然天之境仙家不济跑入其中避过关口倒是没问题呢。”赵茜苦笑说道,她当然知道韩珊珊不会忽然问这问题,她可不关心别的势力和我们怎
  
      样,她只关心有没有人来打她,给她当试验品!
  
      果然,她的手抬了起来,点了点面颊,一副无助的看着大家,说道:“要是多因果剑盒能用就好了,只要一次,怕就能让三方势力知难而退了。”
  
      这话受击面广泛,一群女子军团的成员,全都面露热切之色看着我,让我脸色发苦的只能装成看不见,而这时候,骆樱神因为比我晚一些出门,所以姗姗来迟的进入了大殿内。
  
      我心下难免有些尴尬,因为她的到来,正好和韩珊珊的旁敲侧击巧合应景了。
  
      而且似乎有好几个女子军团的成员知道她为什么来晚了的样子,很快传音就把这事‘感染’了出去。
  
      “樱神,不是让你今天好好歇息不来了么?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没留住一天,才发生了倾城姐姐棒杀三狗之事,也差点让清雅陷入了危险。”韩珊珊已有所指的问道。
  
      一群的女子军团里机灵的,大致都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或是脸红心跳,或是直接传音质询了起来。
  
      骆樱神怔了下,但听到了传音,也顿时知道了问题所在,她看了在场的一群熟悉女子面孔,羞怯一笑:“非我之故,他自己要先走的呢。”一群女子一看这表情,全都恍然大悟了,而韩珊珊这家伙立即大变脸,笑嘻嘻的竖起了大拇指:“幸不辱命,不愧是大妇麾下猛将,可比剩下那两位面皮薄的厉害多了,给点名的,自觉点了,别拖了天之境
  
      的尾巴了。”
  
      韩珊珊这激将法,让南宫敏和东方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那脸上红白交接。
  
      “韩珊珊,这些事,回头私下再说,现在先说说怎么办吧。”海师兄看到这风气都给韩珊珊带坏了,立即摇头笑着站了出来,再度引导大家的思绪。
  
      我松了口气,问道:“截教和道盟那边的情报可有?”“截教使臣已经进入我们的第二防御区,应该不日就到,至于大军是否正在赶来,目前整个九重天太大,难以探知,而且,如果敌人有专门屏障大范围气息的神器,那很可能一切的探知都是无效的,而且我
  
      们的斥候用的仙家,信任的那部分还没成长起来,有待考察的部分,都是原其他势力的,即便交叉的使用,道盟加入的探知截教的,星界的探知道盟的,恐也收效打折。”胡清雅仍然负责情报工作。
  
      “道盟的使节团呢?”我又问道。
  
      “道盟那边的执剑台使节团,由奕君为使节团主官,如今在第三防御区,应该也在近几天到来。”胡清雅回答。我想了想,然后说道:“现在是否要面临三方危机,定论为时过早,至少星界发火挥兵而来,也得半年以后,就看看道盟和截教那边使节的情况吧,如果透露出一丝半毫要开战的迹象,我们要做的铺垫,就
  
      即刻去铺垫吧。”
  
      众仙应是,而海师兄说道:“如果是两路进攻,该当如何分配?”
  
      我看向了雪倾城,说道:“一路由倾城带队,应对道盟,以牵制为主,另一路由我带队,应对截教,以力战为主,而九儿则镇守天之境。”
  
      “很好,那我就跟一天一队吧,老筋骨好久没动了。”言师兄当即说道,而海师兄则笑道:“最好别生锈了。”
  
      “海师弟,你是要守家的吧?那备好酒,等师兄我凯旋归来!”言师兄阴险一笑,海师兄顿时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是说咱们不分大小了么?是不是再斗一场你才能老实点?”
  
      言师兄顿时大笑,也懒得去驳斥了,毕竟现在也不是争执的时候,而是要讨论接下来可能来的大战。我并没有待到讨论结束,因为现在衍天功下,我的全部脉络已经到了随时突破的境地了,因此很快告别了众仙,自己跑去了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