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危局
阴阳仙玉台,我坐在了阴阳两极图形的上方,重元气不断的给衍天功里的强化纳灵法吸纳过来,而第三层衍天功自身带来的转换萃取能力,让此间的力量不断的成为精粹的滚滚能量琼浆!
  
  与此同时,六层衍天功所代表的七种脉络,也因为充盈的力量开始冲击着归一境的门槛!
  
  我的多脉络对于任何境界冲击的效果,其实都要打上很大的折扣,不过随着衍天功的不断成熟,和其他脉络在我的故意促使下进行着互相平衡,到了现在,它们都开始稳步进入冲刺的阶段!
  
  接下来,将会是七脉同时的冲击的时候,而衍天功作为归一的主要促成者,也开始起着重要的作用。我背后吸收能量,代表着杂脉、鬼脉、魔脉、灵脉、玄脉、精脉、天脉的不同颜色翅膀开始变得暗淡下来,因为此时此刻,我收集到的各种能量,正逐一的如针筒注射一般,将力量直接注入身体!这导致
  
  的结果很简单,就是我冲击境界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样的力量,我都不会缺乏!
  
  要知道进阶的时候,最担忧的就是力量在中途的时候断绝,这样一来很容易促成冲击境界失败,甚至过度的激发脉络本能,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然而我现在却不会有这问题出现,毕竟那两个轮回境的使者道体,给了我充裕的能量!能量一瞬间冲突而起,进入归一境已经毫无悬念,我的力量在冲顶的那一刻,瞬间盈满溢出,这一次完美的冲顶,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想必以后冲击轮回境,甚至是冲击后面的道三境都会是这样的
  
  状态。不得不感慨衍天功带来的便利,当然,它也并非是最强的多脉络修炼冲顶功法,因为劫天运这本书所描绘的创元法,应该更加的厉害,更加强大,因为它能在战斗中不断的修炼和扩张脉络,简直就是杀罚
  
  越多,就越是强悍!
  
  东方伏管这法术叫做创世法术,既是先破后立,还说不毁天灭地,怎么能重新创元?
  
  当然,他和韩珊珊一样是战争狂,这样的说法听在耳边,过滤掉就算了。
  
  归一境的我,已经感觉到力量融会贯通带来的便利,浑身上下无不蕴含一股惊人的爆发力,而现在我若是使用衍天功第六层,恐怕道三境不出,也罕有敌手了。
  
  而我冲击成功后,胡清雅和赵茜都飘了过来,无不欣喜恭贺。
  
  时间很快就过去,几天的日子,我开始研究六层衍天功所能衍化的法术,以及想方设法把纳灵法提升到第五层,衍化出更强的能力来。
  
  然而运气向来时好时坏的我归一境是顺利了,但其他的地方开始一塌糊涂,不但法术没研究出半点花样,截教的使者也到来了。
  
  道盟这次故意来晚,当然是有让截教探路的想法,截教是否在我们这里拿到东西,他们倒是一点都不关心。而且来的使者里,据说其中一个老仙已经和我照过面了,正是那时候攻击坐在界力之花上的我无效,随后眼睁睁看着我离开的那位,听说这老者叫包天云,名字倒是大气得很,但性子阴戾而小气,人称包
  
  老仙。但主官并非是他,而是一个叫赵平知的道三境仙家,这是目前为止,其他方势力里首次派出的核心,乍看之下就发现此人的修为寻常,和包老仙没什么区别,可既然使节团名帖中提到了修为,那就不用去
  
  怀疑了。
  
  至于剩下一位是个女仙,叫鲁绘英,因为修为不提,大家也果断把她丢到了和包老仙一个境界中去了。
  
  两位轮回境巅峰者,加上个道三境里,混元境的存在!
  
  盖上了名帖,胡清雅问道:“公子,你说怎么办好?”
  
  “能怎么办?先凉拌试试,不行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呗。”我笑道,胡清雅哭笑不得,然后说道:“希望能够以言语或者用计让他们知难而退吧,真不想打仗了,一打仗,很多朋友就再也见不到了。”
  
  “嗯,尽量吧。”我点头,但看在那踌躇着想说什么话,又有点不好意思说,我问道:“怎么了?”
  
  “啊?这……”胡清雅给我问破,怔了下,见我一副想知道的样子,喃喃说道:“东方瑾要见你……”“又是为了多因果剑盒的事情?”我有些感到这时机选得有些不对,但看胡清雅给我这么一问有些难为情,我觉得即便是要拒绝,也不能伤了她们的情谊,就说道:“没事,我就是最近情绪有点不高涨,这样
  
  吧,让她先进来吧。”
  
  “哦,你该不会想着怎么拒绝了吧?”胡清雅知情识趣,却并没有走开,而是缓缓的走到了我身后,替我捏起了肩膀。
  
  不得不说,她的手在我肩膀上捏了下,倒让我舒服了不少,这无关道体上的舒适感,而是美人如玉,那种温情脉脉的感受,其实让作为男人的我感到绵绵的蜜意。
  
  “最近你也知道,进入了归一境后,我遇到的事情一直都是不顺利的,法术也如卡壳了似的,半点心得都出不来。”我淡淡一笑。“公子是进阶太快了,现在不止是你,大家也都是一样的,好比我,上一次大战星界那些仙家,我居然连压制都压制不住他们,害得你还陷入了危险,后来给珊珊姐大骂一通,说我暴殄天物,宝物的功能出
  
  不来就算了,实力也差得一塌糊涂,还说要不就把我的明月轮给别的能者用。”胡清雅一副委屈的笑道。“她就是喜欢埋汰人,你也别往心理去,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现在无论是我也好,你们也罢,都是用非正常的手段强行的提高实力,甚至好些仙家,天一御法到现在还卡在了第七层,还全靠这招鲜吃
  
  遍天,却不知道相对其他势力的精英,已经落伍了!”我摇摇头,这确实是韩珊珊的性格,直来直往的,让人哭笑不得,当然,因此我也不得不把道法沉淀这件事放到了心上。
  
  “那可怎么办?我们又不是生而知之,总不能什么都生来就懂吧?茜姐姐上次带来的,载在界力之花里的典籍,也不是人人能用。”胡清雅苦笑道。“是呀,多是以界力典籍为主要,回头只能等这一劫过了,再去天之境遗址摸索看看了,希望能够靠古籍什么的来拟补我们的法术空白,好比当年天之境的专门法术,能和天一御法一样提升道体强度的。”
  
  我现在也开始觉得天一御法相对其他势力已然落伍,总不能让大家和其他势力同阶一样流于俗套。
  
  “要是真能找到那样的道法就好了。”胡清雅也眼前一亮,然后说道:“我去请瑾姐姐进来吧,然后去问问东方前辈,看看当年天之境到底都用些什么法术。”
  
  “好呀。”我笑道,倒是真的忘了还有个这么厉害的师父在,简直是舍近求远了。
  
  胡清雅出去后,我也走向了侧室的那处会客的小房间里,亦如之前招待骆樱神,我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整理了下还摆在棋盘上的棋路。
  
  这棋路是和雪倾城昨天对弈的时候输了的其中一局,和现在的局面很相似。
  
  近来我也常常去她那儿奕棋,本来以为会因为星界的事情让感情升温,结果感情还是老样子,倒是棋品和棋力增长不少。而本来还打算多陪她几天的,但却给直接赶了回来,毕竟眼下危局迫在眉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