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七十一章:流血
    第三千三百七十一章:流血
  
      总部安静下来后,我才找了个理由,飘到了南宫敏所住的小别院里,而门口,倒是有两个纸人女侍在那静待门口,估计是通知客人里面的主人正在修炼什么的。手机端m.
  
      我拿出了一张玉符,快速的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了女侍,让通知南宫敏,好在不一会,南宫敏匆匆从里面出来了。
  
      “天哥?你怎么来了?”南宫敏诧异的看着我,我腼着脸笑了笑,说道:“方便进里面说么?”
  
      “啊?”南宫敏愣了下,但很快连着点头:“当然……这是你家呢……”
  
      我听罢,尴尬轻咳点头,然后跟着她走入了里面,这小院非常的精致秀气,因为界面很大,整个‘后宫’也算是宽敞无,别说才住几十号仙家,算住个几百个都没问题。
  
      当然,让女子军团多出几百个来,我想着头皮都会发麻。
  
      这界面的每个小院都风格迥异,像是南宫敏的这座小院,非常具有古仙界的气质,连风格都是照搬过来的,不过让我处于其,倒是非常喜欢,仿佛回到了古仙界似的。
  
      “天哥,今天怎么会突然想到来我这里?”南宫敏好带着一抹羞怯,没等我回答,又喃喃说道:“你还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呢……又恰巧碰我小闭关。”
  
      “嗯,幸好不是去玉台,不然我这趟可糟糕了,”我苦笑回答。
  
      “啊……嗯,是呢,不过现在我要冲道三境也不现实呀……”南宫敏有些还有些不安的样子,这也不怪,毕竟我突然的造访,让她觉得突兀,但这事,我总不能等着,或者召唤她们来吧?那得多不尊重她?
  
      “是呀,你修炼已经非常快了,再快反而不现实,而且法术跟不,总不能练出个空架子,反倒不美。”我笑道,而南宫敏听罢,连忙点头,然后亲自引我到殿内坐下,然后给我倒茶起来。
  
      看着南宫敏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茶杯,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性子较被动点,我如果不主动,这事实在是没办法往前一步,这么想着这事总不能继续拖下去,说道:“我看……我也开门见山吧?”
  
      噗。
  
      结果我话没说完,南宫敏刚含到口的清茶喷了出来,顿时让我满脸湿漉漉的。
  
      这下子,她吓得连忙伸手要帮我擦拭,我闭了眼睛,想要伸手制止她帮忙,毕竟这不过是小事不是?也算是我倒霉了。
  
      可我这本能伸手,却正好撞了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她身,一下按在了柔软的部位!
  
      经历了太多,也算是老司机了,哪还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当即连忙把手也缩回了,而南宫敏也立即‘啊’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胸膛。
  
      我咽了口唾沫,心也没想到一身素雅道袍下,还能有这样的感官冲击,不过也是一瞬间的愣神,忙不迭的道歉起来,毕竟一码归一码,总不能占了便宜还不知羞耻。
  
      “不不,不关天哥的事,都是我慌里慌张的……”南宫敏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不自在的坐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好在这些纸人女侍都有本能灵智,拿了湿巾进来了。
  
      我伸出手要接过,但南宫敏很快一把抢了过来,说道:“还是让我来罢……”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口清茶倒没有半点的异味,反倒是有着一股香,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变态,会如古代帝王那样,喜欢以处子之口含茶哺喂之类的事情。
  
      或许是本身高挑的缘故,南宫敏的手又细又长,拿着毛巾敷在我脸的时候,能够清晰感觉出她的轮廓,而端坐在她对面,她的清幽体香也从鼻翼那顺势进入,让我心翻起不少的涟漪。
  
      “天哥,这样舒服么?”南宫敏问道,我‘嗯’了一声,而她也更靠近了一些,细细的替我擦掉茶汁:“天哥……刚才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是开门见山……”我果断又重复一遍。
  
      “嗯……那你现在说吧,我一边擦,一边听着好么?”南宫敏悄声问道。
  
      “啊?你这是要擦老半天呀?要不让我自己来吧……”我面带古怪的问道,而她的手果断的停了下来,然后说道:“不……我怕……看着你的眼睛啦……”
  
      “呃……”我苦笑起来,我心一想,看来是这小妮子害羞了,这可是我还有脸皮薄呢,我要不主动点,怕她真要打退堂鼓了,所以说道:“你知道什么叫开门见山么?”
  
      “是……是有话直说的意思吧……”南宫敏不确定的说道。
  
      “不对。”我笑嘻嘻的说道,南宫敏不解,顿时放下了手帕,终于好的看向了我:“那是什么?”
  
      “想听?”我神秘的笑道,南宫敏连忙点头,脸却已是微红,我当即靠近她的耳朵,然后把这意思曲解一番后,悄声的告诉了她。
  
      “啊……是这样么……”南宫敏听罢,顿时脸大窘,红得跟二月鲜花似的,手还不自主的捂住了胸膛,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我微微一笑,贴近了她的耳畔,然后轻轻说道:“那你……愿意么?”
  
      南宫敏犹豫了下,轻声‘嗯’了一句,但听着已经像是倾尽全力了一般。
  
      我看着她羞怯的样子,心却反倒生出了怪的感觉,天生而来的征服欲望,也无休无止倾巢而出。
  
      翌日,和南宫敏相伴前往实验室,而刚进入实验室的大门,传出了韩珊珊的大笑声,看来这家伙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结果毫无疑问,我和南宫敏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早传到了她那边,这家伙正背着手痴痴的看着我们俩。
  
      “多因果剑盒都启动了,看来这段时日,你倒是没少听话。”韩珊珊笑道。
  
      我伸出手,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大鲲鹏翅什么的,该拿来了。”
  
      “这多因果剑盒的实验,暂时免了吧,毕竟现在大敌当前,实验等到敌人入侵,放在敌人身去吧。”韩珊珊自顾自的说道,然后伸出手,把南宫敏背后的剑盒抓了过来,伸出手抚摸这黑色的盒子。
  
      而不一会,这盒子居然很快多出了一条条银色的纹路,力量也在盒子接口那迸射而出。
  
      我暗道该不会是给她坑了吧,这可是我豁出去做出的事情,所以走了过去,查探盒子是否真的能够随意启动。
  
      韩珊珊很敏感,立即把它丢到了我手,说道:“我只是解除我的封印咒,接下来交给你了。”
  
      我看着这大半人高的盒子,也传输了一股力量进去,而不一会,天一脉络竟忽然跳了一下,我灼手下连忙缩了下,好在盒子给南宫敏接住了。
  
      “还咬人?”我皱眉说道,看到手心那儿,已经给划拉一道,血流不止。
  
      “你以为不付出点血的代价?”韩珊珊疑惑看着我,我只能是轻哼一声,强行的复原伤势,而这时候,多因果剑盒的银色纹路在我的血液浸染下,已经变成了黑红色的,看起来相当的可怖。
  
      南宫敏倒像是见怪不怪,将盒子背在了身后,而接下来,骆樱神和东方瑾,叶孤玄都相聚飞来,带着背后的剑盒,准备轮流等我激活呢。
  
      “看来今天得流不少血了。”我苦笑说道。
  
      韩珊珊却很不给面子的笑道:“为了解封,她们不你流的多么?”
  
      “你……”我郁闷的瞪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