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七十九章:明星
“可那边全是男子……雨荷,难道你不觉得给他们看到都反感么?”谢初荷诧异的看着我。
  
  我停下来看着她,说道:“那姐姐你长得那么漂亮拿来干什么的?不正是让男人欣赏,不正是让男人赞叹的么?”
  
  “啊?我……我怎么是这样?样貌为父母生养,岂是生来就给其他人欣赏的?”谢初荷有些难为情的狡辩,我盯着她,随后说道:“姐姐已是道三境的修为,相由心生,时间会让它潜移默化,姐姐长得如此的美丽,必然对自己的相貌十分的在意吧?”
  
  谢初荷瞪了我一眼,说道:“不许胡言。”
  
  “说实话。”我认真的看着她,而谢初荷仍然瞪着我,但见我不后退,她只能是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性子真是执拗,即使如此,那也不该是什么男人都能看的,不是么?”
  
  “反正看都看了,有什么问题?我师父正是因为我从小到大长相妖孽,红颜祸水,故而不敢带我进入其他势力,而是游走于天之境的废墟,现在不是有姐姐你保护我么?还需要怕什么?我倒要看看,别的男人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我当即怂恿,当然,我心里也在无数次批判我的无耻。
  
  谢初荷怔了下,看着我说道:“你竟有这样的一段经历,那你师父可算是个明白人,而你明知如此,却还想要让人看到你的容貌……啧,看来你是物极必反所致……”
  
  “姐姐真聪明,所以我们正该因此试试不是么?”我笑道。
  
  谢初荷摇了摇头,但看我如此坚持,她还是说道:“那你答应我,只去集市,却不能去那灯红酒绿之地,明白了么?”
  
  “无所谓了,走吧。”我不置可否,到了集市,可也由不得她了,到时候两大仙女齐聚人群,势必要引来轰动。
  
  果然不出所料,没有照阴仙府的弟子清场,看到我们俩飞下来,果然引来了极大的轰动,这里的仙家一个个全都闻风而来,不说是见我,至少要见一见照阴仙府传说中的大小姐吧?
  
  谢初荷是冷艳之极,就算是仙家们都见多识广,也要为她的容貌感到心弦一震,但一和我比较起来,这周边的观中,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而一路逛街,风闻的仙家当然会介绍我的存在,包括说起我用纳灵法把石殿毁去一半的事迹,这一传十,十传百,我相信要不了一天半天的,整个截教的进攻部队都会知道这件事。
  
  果然,还没走出多远,谢初荷就微微蹙起了眉,说道:“雨荷,看来你此来我照阴仙府,已经引来了不少的觊觎了,连仁王阁的阁主都亲自发来了消息问我,真是无耻之尤。”
  
  我愣了下,问道:“仁王阁是什么地方?”
  
  “呵呵,我当上右翼统领,不服管教有三,仁王阁便是其一,那阁主垂涎我的美色,居然在见我那日,夸夸其谈,还想要娶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如今风闻我身边有个样貌尤甚于我的你,自然也心存觊觎,更不知哪里得知你的纳灵法有些玄异,还打着幌子要过来看看,却给我直接拒绝了。”谢初荷冷笑提及。
  
  “哦,听着仁王阁,到是好地方的样子。”我笑道。
  
  “藏污纳垢,无耻至极倒有。”谢初荷当然反驳了我,还说道:“雨荷,姐姐知道你嘴里总是说着反话,实则心中聪明绝顶,可也需得留意一些,碰上实力强大的,恐怕你也难逃魔掌,当然,如今你尽管叫了我一声姐姐,我便有理由护你周全。”
  
  “好吧,是我胡说八道,让姐姐担心了。”我上下打量她,嘴里这么说,但心中暗道这谢初荷倒是护犊,只不知真假如何?
  
  看我面带犹豫之色,谢初荷觉得我是有了忏悔,只是性子拗不说而已,所以柔声说道:“嗯,没事了,你只要在截教一天,恐怕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
  
  “姐姐怕不怕?”我苦笑道。
  
  “我怕什么?”谢初荷看着我的脸蛋,喃喃说道,但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的伸出手背,轻轻划过我的面颊,然后摇头说道:“你这妖孽一样的容颜,莫说是男子,就是女子怕也受不了呢。”
  
  “姐姐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苦笑看着她,心道那是假的,哪有集天地之三大美女而汇聚唯一的容貌?
  
  “只是感慨,因为我小时候,就遭遇过这样的事情,从此以后,对于男子,我就由心抗拒。”谢初荷缩回了手。
  
  “原来姐姐是有心理阴影了。”我一脸的同情,谢初荷点点头,然后岔开话题,看着周围的商铺说道:“我们光是逛街却不买东西,快要把路给堵着了,赶紧买了东西回去好了。”
  
  “嗯,好呀。”这一路过来,确实只顾着招摇了,总得买点什么才行,所以我很快走到了一店铺里,挑了一件最贵的宝物,然后对那之前一直就盯着我的老板说道:“我要这东西,掌柜送我好么?”
  
  “啊?”这年轻俊逸的老板愣了下,但很快就说道:“如果是姑娘喜欢,尽管要去好了,但姑娘需得留下名字墨宝,让在下铭记也好。”
  
  “这简单了。”我笑了笑,随后拿出了一块玉牌,贴着额头输入了自己现在的样貌和夏雨荷三个字,直接丢到了台上,那帅气老板顿时两眼亮起,**的捧着玉牌,估计是心爱得不行了。
  
  这玉牌有我脸部脉络,所以注入了法力后,除了名字显现外,人物肖像都是活灵活现,会笑会动,乃是一段我记忆的影像,这一幕,让那帅哥老板更是感动涕零。
  
  谢初荷惊讶的看着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笑着对她扬了扬宝物,说道:“姐姐你看,想不到这样都能够买到东西,简直太方便了。”
  
  结果我这话刚说完,外面一群店铺的老板顿时炸锅了!
  
  “姑娘,来我这选宝物,我们也不要钱,你给我们一个刚才那样的玉牌就好!”
  
  “对对,只要是姑娘的玉牌,换什么东西都行!老夫绝不食言!”
  
  “莫小哥!刚才那玉牌你卖不卖?我拿比刚才你卖的那东西更好的宝物换!”
  
  谢初荷震惊得无以复加,估计是直接刷新了她的三观。
  
  我耸耸肩,这果然就是明星效应,但还是和谢初荷说道:“姐姐,截教的仙家,都是这么做生意的么?”
  
  “啊?”谢初荷已经是愣住了,无语半响,说道:“寻常肯定是怎么宰客怎么来,但到了你这里,真不知道是你被他们宰了,还是他们坑了你。”
  
  “反正玉牌我还有多,不够让他们出好了。”我笑嘻嘻的说道。
  
  “你……你让姐姐如何说你好?”谢初荷捏了捏眉心那极致阴火,彻底失语了。
  
  结果我要再买东西,全都给谢初荷制止了,说是就算是花钱,也不会再让我这么做,但这造成的结果无疑是可怕的,因为唯一得到了我玉牌的小哥招来了各种糖衣炮弹的轰炸,但那小哥已经给我的假脸迷上,肯定不愿意拿出来交易,这价钱噌噌往上飙,而理所当然,也招来了各种威胁。
  
  而且我和谢初荷刚走不久,集市就打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因为玉牌的事情。
  
  “哈哈,原来模样漂亮,做什么事都如此的顺利,我从来都不知道呢!”我由衷的说道,其实当年刚上古神界时,也见过雪倾城扶摇直上的情况,对比之下那时候的我,实在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