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八十章:仁王
“你呀,怎么就不能收敛些,就算好看,可也不是你祸害众生的理由。”谢初荷拍了下我的额头,一副姐姐训斥妹妹的样子,我苦叹道:“我说初荷姐姐,你知道的,我师父让我连谁都不能见,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热闹的事情。”
  
  “你是热闹了,但却害了那老板了。”谢初荷苦笑道,看我不解,她说道:“刚才弟子来了消息,若非他们赶去及时,那店老板虚体都剩不下,一个道三境的混在人群里,我们刚走他就出手了,夺了玉牌走了。”
  
  “啊?”我愣了下,心中却觉得好笑,估计是仁王阁的人了。
  
  果然,谢初荷很快说道:“可能是仁王阁的。”
  
  “那仁王阁的阁主有那么厉害么?”我连忙说道,谢初荷苦笑:“若是以前,他们当然不敢如此,不过现如今我们照阴仙府再不是当年的照阴仙府,光是名气巨大,实则自家知道自家的实力,很多事情上也开始避实就虚,这同样也是我不喜欢抛头露脸的原因之一。”
  
  “照阴仙府是边境十大门派,难道还比不过仁王阁?”我好奇问道。
  
  谢初荷有些泄气,说道:“还好吧,仁王阁的前身不也是当年没落的十大门派?而近些年有东山再起的迹象,因此不是特别把我们看重,毕竟近些年,照阴仙府弟子零落,不成器者多,像是霍峰那样的弟子,总是给门派抹黑都没给父亲除名,实在令人失望。”
  
  “嗯,粪土扶不上墙,别让他坏了照阴仙府这一锅菜才好。”我鄙视道,谢初荷听完扑哧一笑,对我的比喻摇头无语。
  
  毫无疑问她出身高贵,对于我的言辞多少感到新鲜,加上我敢说敢骂,她也觉得很过瘾。
  
  “好了,逛完了集市,你也该收收心吧,姐姐倒是想了解下你的功法,也好去给你认祖归宗下,毕竟如此可怕的纳灵法,必然出自于极大的门派,亦或者你把师父的名讳告知姐姐,姐姐替你打听下,你看如何?”谢初荷问道。
  
  “师父从没告诉我名字,他说我不知道比知道了好,而且师父就是师父,反正就我和他两个人,知道名字又能怎样?”我笑道。
  
  谢初荷叹了口气,然后只能问我相关功法的事情,我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不拿出点真材实料,恐怕她也不会相信,并且往上面捅。
  
  但这因果互噬的办法,可不是随便就能学会的,就算是我,目前也只有三分一的成功概率,如果不成功,威力也不过和正常轰出去的情况差不多,甚至因为互噬带来的抵消,威力还大不如前。
  
  当然,核心的东西,我肯定不会说,而谢初荷也不会问我,她只是需要个大概运行的方式和造成的后果而已。
  
  可知道了原理和效果,她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估计正在咀嚼里面的意思,好半晌她才喃喃说道:“真是危险的法术,幸好当时我本能觉得危险立即避开,否则卷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
  
  “还好吧,师父让我非到必要不可使用,以免让人觊觎功法而抓我。”我笑道。
  
  “确实如此……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否该将你介绍给总统领了……哎,不过总统领德高望重,想必不至于会对你有什么异样想法吧?”谢初荷自己也疑惑起来,毕竟看到我实在太过妖孽,无论是模样和功法,都到了足以能祸乱天下的地步!
  
  “既然是德高望重,那就见一见呗,反正我不来都来了,也好奇我师父的出身。”我笑嘻嘻的说道。
  
  “你师父真已仙去?”谢初荷还是不禁问道,估计是觉得这功法那么强,没理由会死什么的。
  
  我再次点头确认,谢初荷也只能是相信了,然后盘算了什么,说道:“既如此,我们就通过快速通道,前往首领那儿吧,总不能让仁王阁的先过来找麻烦。”
  
  我忙不迭答应,这正是合了我的心意,不过也没想到这里也有快速通道,但想来应该是内部使用的,如果是外部就没办法了,毕竟快速通道等同是在内部,将通道用阵法压出高半个维度的空间,如外部受到恐怖攻击,这些快速通道就没用了。
  
  在谢初荷让弟子准备的时候,我看向了她眉心处的阴火,也问道:“初荷姐姐,你额上的那枚冰焰,到底是什么?”
  
  “这个?”谢初荷摸了摸额上的漂亮小焰火,倒也不隐瞒的说道:“是我从小就祭炼的阴火呀,有了这小家伙,遇上强敌都不怕。”
  
  “原来如此,不过除了之前你在我面前用过的法术,还有什么功能?”我又问起来。
  
  谢初荷笑了笑,然后就打算解释一番。
  
  结果还没说上话,她忽然就皱起了眉,说道:“来这么快?这仁王阁真是讨厌!”
  
  我暗道这仁王阁还真来得不是时候,眼看马上要去超级中枢了,还来一茬事。
  
  谢初荷说罢,就从后殿飞起,然后带着我朝着那没了一半的毁坏石殿飞去,而石殿那边,此时此刻空中早就站了上百人的队伍,这些仙家正在拱卫着两个道三境的存在。
  
  其中一个中年人,另一个则是个老太婆,而这样的配置,敢跟照阴仙府叫板,还真不奇怪。
  
  中年人一身玄色道袍,不过红色已经远远超过黑色,让人看起来有种邪异显眼的样子,当然,这人长相倒是气宇轩扬,不愧有一门之主的庞大气场。
  
  而老太婆长相枯瘦,但样貌却有些猥琐,看到我的时候,还冷笑出声了。
  
  看来是那老太婆抢走了我给店家的玉牌,而这时候中年人也看向了我,双目中果然是一亮,可见其中的狂热!
  
  “夏雨荷?”中年人忽然的问道。
  
  “曹阁主,不知忽然从仁王阁远道来此,有何贵干?”他这一问,果断让谢初荷脸色难看下来,毕竟不看她这代掌门,反倒是问起我来,那实在有些喧宾夺主了。
  
  仁王阁离着这里当然不太近,不过有快速通道在,当然就是咫尺之间了,但这不能肯定鲲鹏破坏攻击了雾龟后,这些还能起作用,估计和祖龙当年留在天之境的跨界通道遗址一个道理,但那是祖龙的,这雾龟的肯定散的飞快。
  
  “本阁主这次可不是和谢首座提亲的,只是恰巧今日又找到了真爱,而且还是一见钟情,故而急匆匆的赶过来,一堵芳容,并且表达爱慕之情。”这曹阁主直勾勾的看向了我,然后又道:“不知道姑娘愿不愿意跟我曹志礼走呀?”
  
  “曹阁主真打算娶我么?”我笑嘻嘻的说道,心理却鄙视了起来,这家伙还确实是狗胆包天,和谢初荷说的一模一样。
  
  “那是当然,不然我费那么大功夫干什么?姑娘可愿意呀?只要嫁入我仁王阁,整个仁王阁都是你的!可比呆在这跟一个只喜欢女人的女人在一起好玩多了!”曹志礼哈哈一笑。
  
  结果我还没没回答,谢初荷顿时就炸了,一瞬间摸向了额头,冰冷的焰火顿时从她身后乍现而出,这让曹志礼脸色也凝重起来。
  
  “你敢再说一句,今日便让你回不去仁王阁!”谢初荷阴沉的说道,而她身边,一个持杖,一个持剑者,已然冲了出来,这两位都是她的贴身护卫,实力在道三境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我心道这下好玩了,先打一架再说,要不然也不能把事情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