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八十四章:巧书
黑子站在了大殿首座的左手边位置,微闭着眼睛仿佛不断透出瘆人的光一般,审视着世间的晦暗角落,让一切藏在不可及之地的阴暗暴露出来。
  
  我只是和他双目一接触,立即就划开了,看向了他对面所在,然后才若无其事的看向了首座位置。坐在首座的是个年老的胖道人,这道人满面红光,圆脸,仿佛一个慈祥老者,不过细小的眼睛里,也一样藏着锐利的光芒,也可见在截教里能活着,并且统领千军万马的存在,决然不是什么单纯的性子能
  
  做到的。
  
  但即便他再吸引人注意,我的心情也全都给黑子吸收了去,夏瑞泽有没有来?他们在这里,打算干什么?难道攻打天之境的计划,是他们定制的?要不然截教为何这么激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呵呵,这可是个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呀……怪不得,怪不得出现在你们这里,就引来了这么大的纷争,甚至还有道三境的同道殒落了。”作为总统领,老者当然是第一个发话的。
  
  “那道三境的阿嬷是我杀得,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好了,反正把我掳来这里,我也没打算能平安回去的。”我一副光棍的样子,也把事情来龙去脉先点一下,引出更多的线索给这总统领断明是非。谢初荷并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她伸出一只手把我拦在了后面,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站出来说道:“统领,不关我妹妹夏雨荷的事,曹志礼不知哪来的消息得知我妹妹容姿出彩,就前来抢亲,我们一言不
  
  合才大打出手,结果他阿嬷过去抓住了雨荷妹妹,却给雨荷的纳灵法杀死了,连虚体都逃不出来。”
  
  一旁的黑子眉毛一挑,面带一抹讶色,而那总统领似乎敏锐发现了他的表情变化,笑道:“左丘军师,你可是有什么见解么?”
  
  “见解不敢当,只不过看这姑娘的修为,倒很是奇怪,气息内敛,刻意有所隐瞒,恐怕一般同个阶段的仙家都比不上她厉害。”黑子淡淡的说道。我心中一滞,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我其实还是很相信自己带着的那张面皮的,它连我胸部都可以微隆了起来,包括喉结都抹掉了,这才让我的声音充满了女性化,换言之,还有什么不能隐藏起来的
  
  ?
  
  当然,如果黑子跑过来侦查我的气息,那可就麻烦了,毕竟他有着孔风君的记忆,现在即便改姓左丘,但至少不会对我陌生!“呵呵,这个自然,不过倒也是非比一般的见识了,那左丘军师以为,她真的能够仅凭归一境的修为,灭得一个道三境连虚体都逃不脱么?”总统领淡淡笑起来,而其他人只听两人说话,却无人敢这个时候
  
  插嘴。
  
  “九重天之大,无奇不有,而我亦是见过有这类跨出两个境界而击杀对方的存在,好比现如今天之境的首领夏一天,在下就印象颇深。”黑子双目始终不离我的眼睛,仿佛能够从我眼里看出点什么来。
  
  我一副查看周边环境的样子,自然是不愿意和他目光相接,这黑子的记忆里,对我的了解非常的深刻,怕是多看几眼,都能够察觉出点异常来,现在给发现,可不是什么好结果。“确实,能够让道盟一大一小两个中枢毁于一旦,确实是个强者,而以当时他的境界,以及一个道盟边境大中枢的强度,不仅仅是跨越了两个境界,甚至三个,乃至于四个,如此的强悍,假以时日必然跻身
  
  九重天顶尖强者之列,呵呵,也正是考虑这一点,我们截教,就必须要将他从九重天抹去。”老者手支着脸庞,半靠着扶椅笑着看我。
  
  “还有这么厉害的人么?”我好奇的问道。
  
  “姑娘不正是么?”黑子抢过了话题,似乎完全不在乎总统领觉得他僭越了一般。
  
  但让我惊讶的是,这老者似乎早就习惯了的样子,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还想沿着这问题来看我怎么回答!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要是能把一个中枢全都毁掉,那就厉害了。”“呵呵,姑娘怕是可以的,毕竟纳灵法的强大,身为截教一份子,我最明白不过,而若是和姑娘一样拥有能够灭杀一个道三境存在的纳灵法,要灭掉一个大型中枢,就更是轻而易举,而姑娘的实力也让我不
  
  得不把你和天一道的首领夏一天联系起来,而据报他的实力,现在怕与你彷如吧。”黑子阴恻恻一笑,那笑容仿佛就要把我生搬硬套进去也要认为我是夏一天的地步。
  
  但事实,我就是。
  
  他的情报和猜测结合能力,都是比任何一位仙家要强大无数倍,更何况是从地球就跟我斗到了九重天的存在!
  
  这个时候黑子出现,毫无疑问的讨人厌烦。
  
  幸好夏瑞泽没来,要不然以这家伙人民币玩家级别的变态强度,恐怕一眼认出我,我都不会怀疑!
  
  “是么?跟我一样的修为,比我还厉害,这怕是不能够吧?我师父当时还说把我放出去,同阶之内无敌手呢。”我笑嘻嘻的说道。黑子眯起了眼睛,用余光看着我,笑道:“这世上,倒是有不少的法术和宝物,能够隐藏和变化人的容貌,夏姑娘姓夏,夏一天也姓夏,真是渊源颇深,恐怕你的师父要么是夏一天,或者你就是夏一天本人
  
  了吧?”
  
  我心中顿时悬了起来,这黑子简直是无孔不入,这么大胆的猜测都敢联系起来。“哦?你是说,这夏雨荷夏姑娘,居然是天之境的首领?左丘军师不好妄言吧?这夏一天,样貌可不是这样的。”那总统领说完,手指一弹,我的样貌很快以雾状出现在了他面前,这和我一对比,真是天差
  
  地别了,倒让他连连摇头说‘不像’。
  
  毕竟原貌长相不说英俊,连好看都沾不上太多的边,顶多是耐看而已,但现在这模样,别说是倾国倾城了,把再给我闹下去,势力大战都不好说,所以完全没可比性。
  
  而且看起来,身高的高度也不一样,体形更是给压过了一般,这都是这张面皮带来的脉络强行变化的结果,所以怎么看怎么不像也是正常。但老者的举止,完全没让黑子有半点改变初衷的想法,他看向了总统领,说道:“总统领,我想要亲自去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毕竟如今大战在即,而且是我们面对天之境的一战,我完全有怀疑天之境的首
  
  领改头换面跑来这作祟的理由,而这位夏雨荷姑娘的名字,却是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如此随性而为,真是让人吃惊和值得臆测。”
  
  我了个去的,你他娘的也看过《还珠格格》什么的?
  
  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让我瞬间强忍了下来,但即便如此,也足够骇人的了,这黑子真是什么都敢去猜,不过他会这么想也不意外,倒是我取名实在是太随性了点,居然找了个这么出名的角色名。
  
  “雨荷妹妹……”谢初荷一直没有吭声,因为她应该也本能的在怀疑我的身份,现在给这黑子一阵有板有眼的提点,更是让她也有些疑惑起来。
  
  我当然表现得一脸的懵住,诧异的看着黑子说道:“军师先生说的可是真的?这世间竟有那么巧的事情?”“呵呵,真所谓无巧不成书,夏道友,别来无恙呀。”黑子双目闪过一丝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