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差异
此言一出,全体哗然。
  
  “什么别来无恙呀?我都不认识你,你怎么胡乱的叫人呢?”我当即疑惑的笑道,这黑子正在对我下套呢,我要是承认了,那就是傻子了,要是他真认定了,直接就会叫我‘夏一天’,还用得着叫我‘夏道友’?听到我的声音,看着我不以为然的表情,周围的群情又再度的降温下来,很多男人都上下贪婪看着我,已经不相信黑子的话了,因为互相一对比,样貌差距不说,光是脉络变化那么大,就很难取信他人了
  
  ,在场的哪位不上三境?哪位不是火眼金睛?“喂,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话,不过你要是认为夏姑娘就是那天一道的领袖夏一天,还是个这么丑的男人,那你未免太小看我们大家的鉴别能力了吧?”曹志礼顿时有些不满起来,毕竟那是怀疑他的智
  
  商了。包括夏初荷也脸色有些不好看,说道:“左丘军师何必如此胡搬硬套?你若是和那叫夏一天的人熟稔,必然知晓对方使用功法,甚至脉络印记,若是有什么想审查的,就直接审查就好,将我雨荷妹妹说成别
  
  人,即便是谁再好说话,也不会认同。”“呵呵,夏道友看来是不愿意承认了,也好,即便改变样貌,脉络终究难以辩驳,我这里就有一份当年你的脉络印记底图,是你刚上九州界的时候我就默记于心的,你敢不敢验证一下脉络?”黑子说罢,大手一挥,一道道金丝细线就凌空浮现,如同一张复杂的图谱,当然,都是点状的,因为怔怔的脉络全图是不可能拓印完全的,只能模糊的将最强的点印出来,所以即便有人获得脉络图谱,除了遇到本人印
  
  证一二,根本无法复制,毕竟连接错一个点,就足够让其走火入魔!
  
  “好复杂的脉络图。”我心不由衷的说道,当然,其他人都惊呼起来,对这脉络图是真的惊讶了,毕竟上古神界的时候,我的脉络早就非常的繁复了,超出一般正常的仙家数倍都有。
  
  “怪不得这天之境的首领,能以低人数筹的功力击杀强者,这脉络印记,就算老夫看来,也堪称其恐怖。”总统领也有些惊讶了,包括其他的仙家,无不是震惊之极。“这还是当年的脉络图谱,如果是现在,恐怕又更加复杂许多,毕竟见过他的人,都无不把他归于修炼奇才这一类上,不过,万变不离其中,只要将脉络拓印在上面,让其脉点一致,那管他用了什么好看皮
  
  囊,都绝对会显现而出!”黑子笑着看我。
  
  他曾经做局整个六神天,成为最后的赢家,所以堪称和夏瑞泽同等难对付的对手,现在要拆穿我的面目,当然也是不留余力的强大!我看了看脉络图,心中顿时笑了起来,却不知道韩珊珊的技术,已经足以靠面具改变脉络的境地了,而她知道我要潜入截教的攻击部队,难道想不到我遇上夏瑞泽或者黑子?所以,最先改变的应该是从大
  
  家所认知熟悉的脉络开始!而现在以我脉络的走向来看,和原来的脉络虽然差距不大,但一个男女之别,就足够岔出万里之遥,我并没有走向前,而是手轻轻一挥,自己的脉络图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而这一张脉络图,更加的复
  
  杂,显然也把所有的仙家都镇住了,包括一些妖修,也在那窃窃私语起来,毕竟道体强横多是妖修的专利。
  
  但我这脉络的密集程度,让我的肉身强度堪称可怕!以这样的强度,就算高我一个阶段用*术打中我都是无效的。“真是青年可怖,如此脉络,真是无出其右者。”总统领也有些诧异的高看了我一眼,而黑子却脸色阴沉起来,因为他也在确认脉络的衔接是否对得上,但越是查看,就越觉得离谱,因为脉络大小不一,点
  
  就直接对不上了,两相一拓印,顿时如漫天星星掺杂一起,连个对号入座的点都没。
  
  黑子倒吸一口冷气,双目更是深邃起来,估计心中已经云海翻腾,无数只草泥马掉水里了。
  
  “在天之境未开之后花园里,居然也有跟我脉络一样复杂者,这天之境的首领,真是让人好奇,难道他和我的师承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吗?”我好奇的问起了黑子,这也算是给与他的最后时间通牒了。
  
  黑子仍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这认错人太令他震惊了,无数次他都在怀疑‘我’就是我本人,但现在让他承认不是,这岂不是脸给打得啪啪响?
  
  “不可能……难道当年的……还能有几份不成?”黑子咬咬牙,说得不清不楚,但我却心中皱眉了,因为我听得懂他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当年截取的天运,恐怕不止是一份!这让我也有种惊骇感,如果真的如此,那天下间不得还有和我一样的强者?这可能么?窥天者真有许多?而他们劫获了命运,也有所成就?倒是总统领觉得纠结这件事,实在让问题偏离了原先的轨迹,就笑道:“好了,女儿身便是女儿身,又何须纠缠于跟天之境的首领相同?难道九重天的天才不够多么?虽然这天之境的首领是很厉害,早晚足
  
  以能跨入天下强者之列,但未必九重天就没有更强资质者,而眼下的夏雨荷夏道友,不正是活生生的站在此处么?如今既被我截教所拉拢过来,我们更应该好好珍惜这样的人才才对。”“啊?那她杀了我阿嬷的事情……不对,总统领,这件事我再纠缠不清也没用了,我阿嬷也不能救活过来,要不您给我做主好了,让她嫁给我好不好?我仁王阁世代牧边截教,亦有上千年以上的历史,我父
  
  亲那一辈,更是叱诧风云,总统领您是知道的,我恳求您如我所愿。”曹志礼反应还是很快的,立即就把话题又拉向了他这边。
  
  我不禁心中好笑,当然也面带不悦之色,要我嫁给他,这可能么?刚才这家伙还敢说我真身丑陋,就算你帅了点,老子也不丑好吧?“这个嘛……”总统领看了一眼曹志礼有些为难了,而又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一副不乐意的表情,他反倒是乐了,说道:“老夫又怎么能做出这决定?虽然你阿嬷确实是给夏姑娘杀了,但总是自保之故,而夏
  
  姑娘拥有如此复杂的脉络,老夫这么多年来仅见,此事恐需要禀明上峰,需得得到答复才能判断不是?”
  
  “什么?总统领,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曹志礼顿时有些气愤了,但让他忤逆总统领他还不管,毕竟这么多的道三境站在这,他敢骂娘怕一瞬间就会给群起打灭了。
  
  “此战之后,由我亲自上报,到时候再说吧,而既然你都知道你阿嬷死了救不回来,那就当作是战死的上报吧,老夫也会为你争取到厚恤的。”总统领摆摆手,一副就这么算了的表情。
  
  我心中一乐,这要是换到道盟里,估计这么解决能翻了天,可这里是截教!实力说明一切!
  
  而曹志礼愣了下,气得是脸都灰了,可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基本确定了我不是天之境领袖‘夏一天’了,谢初荷拍了拍我的臂膀,传音说道:“雨荷妹妹,刚才姐姐也犹疑了一瞬间,我知道不该这样,对不起妹妹了,让你受委屈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