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暴露
    我心愤怒,现在绝对不能让这神雷打,否则真如他所言了,而且衍天功也同样不能使用,因为算他不知道我会衍天功,但东方伏在天一道他肯定知晓。!要避开这么大范围的神雷,我有很多种办法,如把虹气置于体外,或者界力之花等,但无论哪一种,都会暴露我的身份,当然,缩地术也可以,不过要求的落点准确度要非常高,不然沾一些够黑子
  
      做章的了。
  
      给逼入了死角,我已经动了杀机,再也不打算有所保留了,六层的衍天功瞬间此启动,浑身下顿时紫金之光絮绕,而身后更是如展开的烈焰翅膀,让我如浴火凤凰般震撼人心!
  
      所有的截教仙家,全都在这一刻惊呼起来,因为我六层带来的极大提升,让所有仙家都知道光这一手远不是一般仙家能做到的。
  
      而黑子皱了皱眉,似乎给这突兀而来的摊牌感到意外,当然,他要让衍天功和我联系起来,应该还没那么容易,那现在我趁着还有一闪念的时间击杀他!
  
      看似漫长的时间里,其实不过转瞬之间,我的纳灵法猛然间吸收了周围所有仙家的力量,随后更是暴起了一阵的能量涡旋!这些狂暴的力量,已经足够我进行一次因果互噬了!
  
      并且我这一次还绝对不能失败,否则黑子必然将我的身份爆出来!
  
      “因果互噬!”我毫不犹豫冲向了黑子,在他突然朝我掷出了大浩劫神雷的时候,我将因果互噬也轰了出去!
  
      计算完美的因果互噬骤然在前方形成互噬力场,黑子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但仍然嘴角弯起,狞笑仿佛直达人心!
  
      “夏一天!果然是你!”黑子眼看因果互噬形成,完全没有半点的犹豫,把六枚大浩劫神雷当场引爆了!“装神弄鬼,你讨不讨厌?”我一脸生气的样子,随后控制力量再度变迁,瞬间引发了整个因果互噬!黑洞一下子告诉的形成了漩涡,而神雷也在这时候四面八方的爆炸,毫无疑问,黑子也把自己放置
  
      于神雷能够攻击到的位置,毕竟他也无惧神雷,可双方都置身其,却能够把我的身份暴露出来!黑洞形成得非常快,而我一次施展,用尽了所能用尽的最大威力,所以黑洞不止是把黑子都给强行吸入其,包括我都立即缩地地离开,但掐咒是需要时间的,在使用因果互噬的时候,也并不能双重掷咒
  
      ,因而我毫无疑问要承受神雷的进攻!
  
      滋滋的声音,很快在我身边响起,毫无疑问,肯定是祖龙的虹气起作用了,神雷将会给我吸收掉,毕竟黑子布下的死局,不是谁都能轻易破掉的。
  
      既然破不了,那只能去承受,再想着后面怎么解救。
  
      如果将黑子击杀了,那这次的进攻,我等同是成功了一半,因为死人怎么可能说得过活人?至少忽悠一半,等大家不敢确定了,再想办法挽留另一半好了。“若是你能吸收雷霆,必是天之境的首领夏一天!敢不敢承受雷霆之威!”黑子咆哮怒吼,声音震得周围彻响不已,可见他问不出我来的原因,也是豁出去了让我暴露出来,毕竟他现在陷入黑洞,给狂吸
  
      进去,绝对是想逃都难了!
  
      我立即拿出了一件防雷神器,启动后直接狂吸雷霆,但毫无疑问这么做,却已经是有些迟了,雷电已经在虹气自启动下,完成了一小部分的吸收。
  
      计山鸿瞬间进入了黑洞的范围,随后伸出手,一把抓向了黑子的后领,把他生生的往外面拉出,而承天王也立即到另一个方向,纳灵法启动,把黑洞往他那边猛拉!
  
      与此同时的谢初荷,却怔怔的看着我,面带震惊和疑惑,因为我出手灭口,包括给黑子叫破,都难以解释其的关联,显而易见我是暴露得七七八八了。
  
      但我根本不能后悔!
  
      深吸一口气,我亮出了吸雷的神器,说道:“一件宝物而已,真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可隐隐的,我已经开始强化解封天一之气了,毕竟现在吃了黑子一个闷亏,再不召唤鲲鹏,更待何时?
  
      要清除因果互噬是不可能的,越来越大的吞噬力度,让整个界面直接给拉扯了进去,而承天王硬撼无果,脸色难得的出现了深沉,并且退到了外围的同时,让那个其他的道友往后褪去。
  
      至于计山鸿,拉出了黑子的斗篷后,面无表情的将斗篷弃掉,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算了,反正左丘军师说过,不用理会他的生死,看来另有准备了。”
  
      听罢这话,我心脏咯噔一跳,暗道这黑子想象要狡猾得更多,居然又是假身前来,这疯狂的窥天者!“好厉害的纳灵法大法术,值得一观,但这等控制如此精妙的法术,却也非人人能学,真不愧是位将纳灵法学到骨子里的仙家。”这时候的承天王也忍不住的夸赞了一声,但已经对我不做任何称呼,而是以‘
  
      仙家’来称谓。
  
      可见他已经七八成信了黑子所言,把我当成天之境的首领了。
  
      而计山鸿下打量着我,淡淡笑道:“阁下自天之境远道而来,本来计某应该盛情款待才是,奈何你我皆为敌对,恕计某斗胆试试阁下真正实力了。”
  
      我一副慌张疑惑的表情,心已经是急不可待的狂跳了,而解封仍然在激烈的进行之!所以这时候,我不得不继续说谎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难道我用宝物来抗击雷霆,也算是天之境的首领么?”
  
      “阁下男扮女装,不觉得有那么点可笑么?”计山鸿的圆脸仍然笑容满面,但瞳孔已经紧缩起来了,显而易见他知道我在狡辩。
  
      只是短短的时间,我给黑子坑惨了,没有这更郁闷的事情。承天王看着因果互噬越来越恐怖,竟开始吞噬整个演武场界面,脸色也凝重起来,看着我的时候,已经不再是刚才看待我的表情,而是如临大敌起来:“我想不出,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释放出这么可怕的招
  
      数,但今日阁下敢独来,却也难逃我们的围攻了。”
  
      天一气息九道封印枷锁,我只解锁了其三道,但眼下局面已经是水火不容了,而黑子虽然给我灭杀,但那不过是他一具分身罢了,这家伙狡猾着呢。
  
      我得想办法解封剩下的枷锁!“慢着!”在这时候,谢初荷一脸茫然的站了出来,拦在了计山鸿和承天王面前,随后说道:“总统领,承天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但雨荷控制不了这法术的事情早说过了,而
  
      且,她抵抗雷电的,是用了一件宝器,又岂能以此来断定她是天之境的首领呢?”“谢统领,还请站到一边,你受她蒙蔽时,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其是否有什么是你没有顾虑和怀疑到的地方,你可曾想过?此子可是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引来了我们整个进攻部队的调整变化,如
  
      果再假以时日,你觉得会如何?”计山鸿冷声说道。而这时候,曹志礼似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立即站出来说道:“谢初荷!你居然包庇总统领怀疑者,看来你也是奸细!怪不得你如此的维护他,要不是你,岂会走到这一步?我阿嬷又怎么会死?你肯定是和天之境也有瓜葛!今日让我将你灭了,好让你不能策反了我们整个右侧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