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章:鬼雄
   我根本没打算让曹志礼继续嚣张逃窜,也不顾那承天王带着纳灵法冲过来,立即对曹志礼轰出了所有的剑气,曹志礼惨嚎一声,道体受到了重创,不过情急下,他自断半个身子,还妄图就这样逃走,毕竟
  
      后面还有承天王也在。
  
      然而曹志礼却不知承天王比他想象的要阴狠,在冲过来的时候,纳灵法毫不留情就朝着我们两个一起轰过来!
  
      我冷冷一笑,在曹志礼还惊诧万分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反应,大手伸出,一把抓入了他胸腔,猛力一拉将他和我的位置对调,直接当成了挡箭牌挡住纳灵法的直接轰击!
  
      轰隆!
  
      第一个道三境的牺牲品出现了!曹志礼惨叫一声后,虚体仍然承受纳灵法狂放能量的肆虐,这承天王的纳灵法大法术也是延续持续轰击能力为主,别人一瞬间轰完的能量,他居然持续了近倍的时间!曹志礼没有两副道体,所以殒落得很快,而在持续的能量轰击下,我的神剑替我挡住了一部分的攻击,而剩下的却给我硬撑了下来,不得不说他的纳灵法确实具备有截教正统的威力,换做是寻常的道三境
  
      ,怕一击之下都走不出去!消耗了不少的法力,我大手伸出,顿时将力量从四面八方狂吸而来,这时候,轮到承天王皱眉了,因为我的纳灵法相对任何纳灵法而言,更加的恐怖,持续时间更长,甚至威力闻所未闻,无论什么修为,
  
      只要给卷入其中,立即就是死路一条!
  
      轰隆!
  
      无数的攻击,朝着承天王怒轰而去,身为总统领的计山鸿也连忙冲了过来,狂吼一声伸出手,几道光线就扯住了承天王,将他硬拉出我的攻击范围内,而其他的道三境,也朝着我疯狂轰炸法术!
  
      但我三脉创元的防御力可谓坚固,除非是宝剑和直接的进攻,否则一般的法术基本不过瘙痒,所以这一击,仍然直接轰出,只要成功,承天王就要承受一次因果互噬带来的毁灭!
  
      嗡!
  
      一声刺耳的焰火轰鸣,谢初荷也跟着追了上来,她现在满脸都是愤怒,毕竟怕是从未给人这么欺骗,所以对于我曾经喜爱多深,现在就有多大的恨意!
  
      或许正是这一瞬的心烦意乱,我这一次的因果互噬没有形成,在互噬的过程中直接引发了大爆炸,一声巨响后,计山鸿和承天王都给直接炸飞了,虽然受伤让他们法力大减,但却因此没有丢掉小命!
  
      我回过头,劫天神剑一剑挥出,哐的一声就和谢初荷的长剑撞在了一起,直接把她弹飞了出去,而接下来,我也只能缩地离开原地,因为攻击实在是太过密集。
  
      至于没有使用幻剑天,除了怕误杀谢初荷之外,我其实也在等待更多的道三境,或者轮回境前来此处,因为不可能只有这总中枢位置有道三境,其他地方应该还有更多!果然,战斗打响的几个回合里,周边的防御警报响个不停,截教强悍的进攻螺号声熟悉的蔓延,而不少的传送法阵也开始陆续增派仙家,这里面人仙、妖仙、魔修皆有,穿着打扮虽然玄色为主,但也有穿
  
      着异类的存在,可见九重天的截教仍然不忘初衷,是个民族大融合的组织,当然,参差不齐的恶修因此非常多,一个个扑过来时跟不要命似的。看着杀不胜杀的人开始堆积周围几个界面,然后不断的朝着这里稳步有组织的前进,我心中狂喜,这就用不着我到处找人了,只要干掉了这群精英,即便还剩下足够攻打天之境的兵力,也不至于产生抵抗
  
      不住的情况,毕竟精英代表着穿透能力。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威力巨大的纳灵法直接轰到了我身上,在这大范围攻击下,根本上是避无可避的,而且不知道怎么去避开,因为这九重天的截教里,能够使用纳灵法的,不下于十数人!
  
      其中当然以承天王和计山鸿为最厉害。承天王的强化吸收虽然没有特点,但轰出来的持续时间却如烈火烹油,而计山鸿则是吸收纳灵的时候,强大的吸收储存能力,让他能够使用一次后,还储藏了部分的能量,如果有需要大可以以小威力来补
  
      刀,这带给我的麻烦相当大。
  
      除了这两位,其他能够达到第五层纳灵法的并不多,所以说我上不了第五层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资质和适用性不高,只能是看以后是否有些什么奇遇了,这也是我目前的短板了。
  
      “即便是创元法再厉害,也抵御不住我们截教势大,夏首领,你进入我们截教核心,实在是一招臭棋吧?”计山鸿眼看自己的手下越来越多,在带着承天王脱离我的攻击范围后,忍不住讽刺起来。
  
      看着这圆脸的老者嘲讽,我露出了笑容,说道:“一人之力,固然不能翻江倒海,但却能独自挡在大浪面前,将它分成两半!”
  
      计山鸿冷冷回应:“老夫佩服你的气概,但以首领之躯来此送死,是否太过鲁莽?”
  
      “至少让你们截教知道,以天之境如今抵抗截教这样大势力的前提下,无论是谁站出来,胜者皆英雄,败者亦是鬼雄!”我也回应道。“好!老夫佩服!但亦不会对阁下有任何同情和可怜,大势所趋,非摧金断石而绝不停歇!”计山鸿皱起了眉,从对答中已经知道除了杀死我,没有别的可能,所以一挥手,所有仙家都里外三圈的围紧了我
  
      ,而承天王也同样和身边的道三境传音,似乎在定制队伍计划。
  
      这时候,谢初荷却站了出来,带着悲愤说道:“为了潜入这里,你就能够假扮女子诓骗我了么?纵然天之境与你性命攸关,却不觉得有失体统么?”
  
      “初荷姑娘,我本不愿如此,只奈何面具带上不施创元法而无解,况且我即便以女子容貌站在你面前,所行诸事,皆由真我性情,又何曾有过卖萌讨乖?”我平静的说道。
  
      谢初荷怔了下,眼中晃动泪光,怕是这一辈子都没踩过这么深的陷阱,即便是以后,也应该再难忘却这件事的过往了。计山鸿深知这一切让她这右侧翼首脑受伤不轻,只能说道:“谢统领,兵为诡道,既是敌人,何须纠结他所使用之法,如今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而只要完成这个目的,杀死了这天之境的首领,那摧毁他们
  
      天之境,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谢初荷仿佛听不进去似的,咬牙看着我仿佛就能杀死我一般,而她身边的两大护法此刻也不断传音开解她,只不过看情况没什么效果。她厌恶男人,而经过这一次再度给伤害,恐怕对男人更是不能再有半点信任,所以在最后,她闭上了眼睛,眼中冒起了丝丝的水汽,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是黑沉沉的了,而身上的火焰,也蹭蹭往上窜,
  
      看来对我已经心死,誓要杀我无虞。
  
      我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所有的敌人,说道:“来吧,一起上,我倒要看看你们截教围攻能出多大的能耐!”
  
      轰隆!
  
      轰隆隆!
  
      在计山鸿挥动手的下一刻,刹那之间数之不尽的攻击就如冲天而起,不断的巨响下,我整个人湮灭在强大的火力网中,而谢初荷那道恐怖的冰焰尤为骇人,竟仿佛用上了生命之力似的!计山鸿和承天王此刻也狂吸力量,准备着第二波最为疯狂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