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一章:孤战
   第一拨的攻击,大多是快速的法术轰击,而第二拨则属于计山鸿和承天王这类中流砥柱的大威力纳灵法,以及一些需要准备时间的大法术,至于第三波就不用说了,因为不少截教的剑仙已经念起了剑歌,
  
      这些威力通常是最大的,一旦发动,避无可避,再强大的防御能力都要给一次摧毁了,毕竟敌人实在太多了!
  
      但首轮的攻击下,我强大的气场仍然存在,因为攻击全都穿了过去,甚至不少互相撞击,直接摧毁或者穿透了彼此!
  
      站在界力之花上,我看着所有的仙家,脸上只剩下无情,接下来,我停止了界力之花的界面维度提升,承受一些不大不小伤害的同时,大手一挥,幻剑天很快朝着周边弥漫!
  
      与此同时,计山鸿和承天王的第二波攻击在看到我给集中打击到后,也一声令下全都轰击而来!
  
      毫无疑问,他们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不过在强大的界力之花面前,所有的攻击近乎无效,即便是造成空间扭曲和时空裂痕效果,但只要我还在界力之花里面,他们就全无办法!
  
      眼看所有的进攻被我避重就轻后,计山鸿和承天王互看对方一眼,已经知道了这里面的缘故,而我释放出去的紫金之气,因为蔓延得非常庞大,也让他们嗅出了其中的不凡!
  
      “是剑气?”承天王何等的精明,立刻叫破了这气息的名称,而计山鸿则咬咬牙,说道:“撤退?剑仙部队怎么办?”
  
      “第一第二部队撤,剑仙部队硬撼!”承天王当然不打算让念咒念了大半的部队停止下来,这样一来就失去了先机。
  
      我冷笑一声,在界力之花再度浮现,抵御剩下的进攻的时候,也放心的唱起了剑歌!
  
      界力之花即便不提升空间维度,其防御能力也不比戾血莲这些先天宝物差了,受到一定量的攻击前,它是不可能受损的,所以这也让我得以施展剑歌!
  
      “云中十二歌奏弹,俯览苍生如践行!七步重现旧繁华,三回九曲十万仙!天一道!十万剑仙!”我脚步一踏,从界力之花踏出!
  
      “找死!集中进攻!”承天王冷冷的喝道,而似乎看到我界力之花中走出来就意味着死亡,一群的仙家不是加速念咒,就是引攻击不断的朝我轰过来!在成百数千的仙家密集进攻下,我剑歌承受的攻击何止一连串来形容,几乎我每走一步,都是无数的攻击在阻碍我的前进,要不是剑歌的超强的防御能力,恐怕光是剑气罡罩消耗的法力都能瞬间将我榨干
  
      !
  
      而看着许多仙家的剑歌即将完成,计山鸿也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没有哪个领袖不想获胜,而眼前,胜利就在那儿!但让他们意外的是,我这一走,就一连疾走了七步,而七步之后,没有丝毫的调动剑气的步骤,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周围原本散发出去的所有幻剑天剑气,全都给我调集了起来,三步重现繁华,三回九
  
      曲长歌,十万剑仙俯览苍生送践行!
  
      轰隆!天空中,剑气形成的万千剑影轰然而下,噼啪噼啪如雨打芭蕉一般,将底下一切全都笼罩和重压,原来念咒的剑仙,遭受着我三脉创元带来的恐怖幻剑天,全都面色大变,有精明者立即放弃了正在唱响,
  
      调动好即将发动的剑歌,这些都能逃掉半条命,而非要达到发动的那些,全都给斩成了飞灰!
  
      三脉创元的力量实际上已经不是道三境的力量可比的了,如果是单对单,结局只有瞬间覆灭一道,除非身怀大道法如计山鸿和承天王之流!
  
      道三境的剑仙勉力支撑,但在承受了第一波十万剑仙后,立即打退堂鼓了,飞也似的拖着受伤逃亡外围,而计山鸿和承天王也不敢直接面对这场突然发动的剑歌,退后到了范围之外。
  
      可即便他们安然无恙,面对众多死伤的轮回境和道三境,也心中不禁骇然,靠近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特别是第一梯队,死伤最为惨烈,因为在幻剑天的攻击范围内,几乎十之八九逃不出去。
  
      其中还有之前支持曹志礼的那两个掌门,也在这次进攻中给斩成了虚体,正往外突围!
  
      与此同时,给兜入了界力之花而避开了幻剑天的谢初荷,却脸上带着复杂和愤怒,愤怒的瞪着我,说道:“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区别对待,我们之间,只有你死我亡!”
  
      我没有理会她,任由她飞出界力之花追击我,而现在正是我屠杀所有截教仙家的机会,因为现在经过一次幻剑天的攻击,剑仙队伍几乎给我击溃了,剩下的部队对我的攻击压力没那么大。
  
      我的纳灵法趁机启动,十几个仙家的虚体连逃都没逃掉就给我吸了过来,成为了我力量的一部分,加上翅膀转换了能量后注入我的身体,我的法力如永动机一般又恢复了过来!
  
      在劫天神剑的攻击下,又有十几个轮回境当场给剑气打穿,包括道三境,也在我的狂攻下不断的后退,直到计山鸿和承天王不要命的带队顶上来!
  
      这一次,他们俩算是知道了我为何敢一个人闯入攻击核心里了,因为在这里,即便是道三境,对我的威胁也是有限,根本没有敢于独战我的人!
  
      砰砰砰!我的天剑无限打得承天王没有半点脾气,他的剑法也是超群,可和我的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而在实力对撼上,他也远远不及,要不是一旁还有个能把纳灵法轰击打得收发自如的计山鸿,怕他早
  
      就给我斩于剑下了!
  
      计山鸿不愧是总指挥,在攻击队伍给我击溃不久,一边打着掩护,还能又再次的组织起人马来,加上夏初荷全力辅助他进攻,让我再度感受到了围攻带来的威力!
  
      幻剑天的剑气又蔓延了出去,因为这时候有必要再来一次威慑!
  
      果然,看到紫金色的气息释放,计山鸿顿时是脸色一凛,立即命令弱者退后,使用远程法术,而强者小心的顶上,想要以此牵制和打击到我!
  
      但万万没想到,我收回了界力之花后,立即释放了戾血莲!
  
      轰隆!
  
      轰隆隆!躲在界力之花中的我,眼睁睁的看着戾血莲的莲瓣全部飞出去,随后花瓣导弹一下子就轰得逃到后面的轮回境鸡飞狗跳,心情十分欣慰,毕竟经历数年的等待,戾血莲也跻身九重天一流宝物的行列了,这
  
      一次攻击收获颇丰,不少仙家当场给炸死了。
  
      看到我大法宝频出,攻击起来常常以一点覆盖一个面,计山鸿是有火都发不出来,恐怕他也就擅长大规模的调度和团队战而已,真的要剿灭单兵,他并不擅长!
  
      承天王的几个道三境手下实力也不错,但整体而言还要差谢初荷不少,所以基本上连冲入我身边的资格都没有,在我身边剑气如虹,靠近的护体罡气稍弱都会给斩成两半!
  
      但这里毕竟是截教的防护核心,他们的攻击强度几乎是源源不绝的,一波接着一波的进攻从未停歇,我的法力也在急剧消耗,如果不是能无限制补充,怕现在早就完蛋了。
  
      而要使用因果互噬基本不可能了,只能靠快速的身法和强横的剑气不断打游击,击杀出头鸟!但这样的进攻总有遇上问题的时候,在适应了我的攻击节奏后,承天王立即指派了几个突击队,以牺牲性命为代价缠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