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至高
    在攻击中,最害怕的就是自杀攻击,没有什么进攻比这样的进攻惨烈,面对一个个冲向我,引爆各种炸弹的进攻,我不得不退后,甚至给炸飞,最后只能躲入了界力之花中!
  
      轰击持续不断,而主动权一旦失去,接下来要再拉回主动权就困难重重了,更何况对方毫无疑问会把目标放在破解界力之花上面,因为这是击杀我的关键!
  
      “请出至宝至高天血剑!”承天王看着不断牺牲的仙家,大手一挥似乎要招来什么宝物。“承天王,那是对付祖龙的!现在他已经被控制住了,我们没必要动用那东西!只要消耗光界花的力量,就能够将他击杀!”很显然计山鸿不太同意这个意见,毕竟好钢用在刀刃上,对付祖龙的东西,怎么
  
      能用在人身上。
  
      “你知道是界花,那还说那么多做什么?现在如果连他都杀不了,去天之境又有何用?”承天王似乎和计山鸿起了分歧,而计山鸿咬咬牙,最后还是妥协了:“出了问题,你兜着!”
  
      “呵呵,可以。”承天王竟没有半点的犹豫,随后一伸手,拿出了半个青铜盘,并且咬破了手指,快速的在上面写上了无数的符文!包括计山鸿,此刻也取出了另一半的铜盘,依样画葫芦的写上了符文,随后两人把青铜盘结合一起,旋即中那东西竟旋转变大,而中间空心之处,竟变得赤红如血,而一道诡异的神光,开始从里面射出来
  
      !这种召唤后引来空间变化的法术,毫无疑问是在请出某种上古恐怖宝物,而这东西,听着仿佛是能对付祖龙和界力之花的存在,而他们都擅长空间类的法术,那用来对付他们的东西我大抵知道什么功能了
  
      !
  
      果然,那青铜圆盘扩大后,一面红色的空间镜子出现在真时空里面,承天王则大手朝着镜子里一伸,惨吼一声,从里面拔出了一把相当狭长的红光宝剑!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宝剑寻常得连气息都没发出来,但在我的创元法下,却能够看到它恍若虚影一样的震颤着,恐怕还真是了不得的空间宝物了!
  
      承天王的手整个都萎缩了,但很快,他看向了一群仙家集结之地,大手朝着他们一伸,说道:“就是你们了,为了截教的兴亡和胜利,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一脸狞色的说完这话,其他人都双目瞪大,瞳孔急剧缩起,似乎他们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我倒吸一口冷气,因为接下来,他发动的是纳灵法!
  
      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他的纳灵法一下子因此增幅了不知道多少倍,因为最靠近他的一个道三境仙家,当场就给吸成了人干!而且力量经由承天王,直接输入了那把红剑之中!
  
      我心脏砰砰跳了起来,能够引发这么强大的增幅力量的,在发动攻击的时候会怎样?
  
      唪唪唪!再完整的存在,在这狂放的吸收能力面前,不过是一道道给养的气息,承天王双目圆瞪赤红,他被吸干的手臂,这时候又恢复了过来,而那把至高天血剑,此时爆发的凶光,已经射出了数丈之远,简直就
  
      是一把恐怖的能量剑器!
  
      我不敢再等着他爆发,瞬间朝着他冲过去,想要用因果互噬将它直接干掉,但还没到到他附近,他就以更快的速度朝我冲了过来!
  
      我暗暗吃了一惊,暗道他吸收数十个仙家后,增幅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点吧?
  
      嘭!
  
      就在我瞬间的犹豫里,一剑之威,居然直接击破了维度进攻,要不是界力之花反应快速回缩变小,恐怕这一剑花瓣都给劈下几片的!
  
      眼看这至高天域剑如此神威,我也有些惊骇了,立即改变了战略,选择性的打算拉开战线!似乎突然袭击没有奏效后,双目中射出血光的承天王又把目光看向了其他的道三境和轮回境的仙家,这些仙家眼睁睁见识过刚才那群仙家的悲剧后,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给他吞噬掉?顿时不顾一切的逃命
  
      起来!
  
      但承天王仿佛疯了似的,继续使用纳灵法把范围内的人又吸收成了血气力量,填充这把至高天血剑!“承天王!差不多就行了!这是打算用在吸收天之境敌人这边的!何以对我们这边也穷凶极恶?”连计山鸿也有点不忍心了,因为这把剑的威力提升,和他能力的增幅,全都要靠吸收而来,承天王一击不成
  
      ,当然觉得力量不够!
  
      “呵呵,没用的人,死再多也没事!”承天王直接暴露了内心的想法,这也气得计山鸿脸上全变成了青色。
  
      轰隆!
  
      又是狂挥一剑,一场血气的风暴,直接又再度破了界力之花的维度力量,当然,周边靠近的仙家,直接给血气冲击瓦解,无论什么修为,都蒸发成了血气!
  
      我心下骇然,果然是敢和祖龙叫板的恐怖剑器,独此一把,如果给他吸收到足够多的力量,那谁还能斗得过他?
  
      当然,看承天王双目圆滚凸出,全身上下如沐浴血海的样子,我反正是不想体会这里面的耐受力!
  
      看我又躲过了这一次进攻,承天王果断觉得自己的力量还差了一筹,所以很快狞笑着把目光投向了不断带着手底下道三境仙家,围追堵截我的谢初荷!而且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她冲去!
  
      谢初荷也诧异了,她刚才虽然看到了请出这把剑,也心中对这把剑的嗜血感到震惊,但这对她而言都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她只想要杀我,讨回自己的公道而已!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即将要成为血剑的贡品!
  
      “承天王!你想干什么!那是侧翼谢统领!”计山鸿似乎发现了承天王的小动作,顿时厉声阻止。
  
      然而承天王仿佛决意如此一般,边靠近,边冷冷的说道:“谢统领行事令我截教众仙失望,竟带着个奸细混入了我们的核心界面中,是不是应该付出点代价?”
  
      “你……”谢初荷面色大变,这下知道是针对她了,所以立刻一挥手,一个‘退’字,打算让手下离开这片空域,而她却仍然冲向了我这边。
  
      “何苦呢?”我看了她一眼,她的想法很简单,让我受到她和承天王的围追堵截,她死也要拉上我当垫背的!
  
      “你欺我太甚,我岂能饶你!”谢初荷双目中只有杀机,对我的恨显然不止是面子上的问题。
  
      但承天王吸收了上百的仙家,靠着这把至高天血剑的增幅,已经有超越我三脉创元的力量,他一伸手,立即像是抓住了谢初荷似的,把她的力量猛然往自己那狂吸!
  
      谢初荷表情痛苦,但仍然朝着我冲过来,至于计山鸿,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立即冲过去制止,而他靠得很近,所以顷刻就伸手拉住了承天王背后的衣领,想要把他生生的扯离原位!
  
      但他想得还是太简单,承天王给拉住的瞬间,也一个转身把手抓在了他的脖子上,双目中满是狰狞和萧杀!
  
      “承天王!是我计山鸿!老计!”计山鸿大喝提醒,而我也同样松了口气,再怎么暴戾,总得记得自己的好友不是?
  
      可接下来一幕,却让我心下一寒,因为只听到嘭的一声,这计山鸿就直接给捏碎了脖子,随后脖子那溶出无数的血雾,吸入了承天王的身体里!让他的能量再度飙升到了另一个阶段!“总统领!”无数的声音响起,全都带着极尽的惊讶和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