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三章:趴窝
不过即便声音喊得再大,这计山鸿也算完蛋了,面对这把血剑,混元境本来还能有一战之力,但对手是承天王,而且吸收了这么多的力量,已经不是寻常仙家能够挡得住的了。这把血剑太恐怖,而且它的强化增幅特性,也会给使用者带来很大的负面作用,因为吸收来的气息多有不同,而不符合自身的,都属于异属性的能量,一旦进入体内,在道体净化无果的情况下,立即就会
  
  戾气冲脑走火入魔,像是承天王即便是擅长破除纳灵法的除戾气法术,在被我激了几次后,也忍不住无限制的强化自己,最后走上了杀亲杀友的结果。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失控了。
  
  我毫不犹豫也跟着伸手而出,直接把计山鸿挥发没有给吸收完全的力量纳入身后,而周边的力量同样如此,这使得我的力量也一瞬间冲顶,在承天王冲过来的时候,我立即轰向了他,引发了因果互噬!
  
  承天王也似乎本能知道这招的恐怖,立即以鬼魅一样的速度疯狂后退,但强大的因果互噬之力让他被狂吸进来,我心中振奋,只要干掉他,剩下的就是把敌人全部集中过来就好!然而,有时候运气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就在我觉得十拿九稳的时候,因果互噬居然失败了,一声巨响后,爆炸把承天王一只手给炸没了,估计正是这只手挡住了核心的攻击,但只要是没死,对他而言都
  
  不算伤害!我本来想要直接的对他贴身肉搏,可这顷刻的犹豫控法时间,谢初荷却拼死来到了我身后,无数的冰火朝着我释放而出,让我不得不挥剑震开,因为我以速度见长,如果给对方控法,可能就得死于非命了
  
  。
  
  被震开了攻击,谢初荷似乎早就料到了,所以她竟毫不犹豫迎着冰火朝着我飞过来,瞬间又朝我发动了决死进攻!
  
  我叹了口气,但这时候承天王又再度吸纳了上百的同伴,再度恢复到了巅峰,甚至力量超越了以往,开始朝着主要目标的我冲过来!
  
  当然,他想要杀的,还有碍事的谢初荷,所以我只能以更快的速度飞向谢初荷,直接抓住了她衣领,冲入了界力之花中!而戾血莲这时候在净莲的控制下,无数的黑色激光束朝着承天王射去!但让我意外的是,这一拨的攻击并没有拦住对方,这承天王在无数次的提升实力后,已经远远不止是混元境或者无极境的存在,或许在更高的境界那里,因为他硬抗了这次的进攻,并且以更快的速度朝我
  
  抓来!
  
  我能够瞬间感受到力量在流逝,同时也感受到血剑在背后的威慑!
  
  谢初荷给我抱住,力量的捆缚下完全无法动弹,可此时此刻,她还是张开了嘴,一口想咬在我的脖子上!
  
  结果啪的一声,强大的护体罡罩就把她的脑袋震开了,痛得她是七荤八素,泪水口水都飞了出来。嘭!血剑终于攻击了,感应到危险的我猛然偏移向另一个方位,但这攻击实在太过急骤,而且关键还带着猛烈如风暴一样的力量,我瞬间觉得失衡,但很快那部分的力量也从我身上卸去,因为界力之花此
  
  时已经成功的救下了我,当然,即便它的品阶很高,速度很快,可仍然让血剑削去了几片花瓣!
  
  这代价已经是非常的低廉了,我不禁庆幸,否则怕得启动四脉创元,一睡数年光阴不可。
  
  可即便如此,难免也有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心态,毕竟本来是想让鲲鹏来大闹一番的,可现在反倒给手持血剑的承天王追着乱跑一气,这剧情发展让我有些所料不及。
  
  “谢初荷,我坑你一次却救了你两回,我无意杀你!”我忍不住说道。
  
  吐了口唾沫,一连厌恶的谢初荷说道:“你若不潜入进来,我又何须你救?”“呵呵,何必说的如此笃定?你们不侵略我们天之境,不攻打我们天之境,我会没事跑你这里撒野?你们身后道友无数,我身后呢?伙伴一样多得数不胜数,我愿意为她们而牺牲性命独闯龙潭虎穴,这就是
  
  我潜入进来的原因!”我咬牙骂道。谢初荷听罢,瞬间脑子也卡壳了,这里面归其根源,无非是他们截教生出祸端,但她仍不甘心的说道:“你们天之境屡屡背弃其他势力约定,不打算抵抗腐气在先,你又私下跑到我们截教来杀人,还有什么
  
  好说的?”“我跑到你们截教杀人?呵呵,有证据么?我回家路过截教,归心似箭,哪有空去你截教找茬?你也不想想你们截教多大,我天之境恨不能抱你们大腿,自己找死的事情会做么?至于背叛其他势力约定,他
  
  们不来直接攻打我们,怎么换成你们来当这狗腿子?你们截教脑子目光都浅短如此?”我反驳道。
  
  谢初荷再度愣住,这时候,她才开始真正考虑我说的话。每逢侵略和攻击别的势力,谁家不想把自己包装成王者之师?解放自己,帮助别人,无疑都是最好的理由,但如果都坐不住,那就是无道了,无道则天理难容,是不得民心之举,当然,如果胜利了,封住
  
  大家的嘴倒是没什么,但像是如今溃败的前兆,谁还能再一如既往的为自家势力着想?
  
  所以谢初荷的犹豫也并不奇怪。我看到她开始用脑子去思考,百忙之中吸收了周边的力量后,就挥手放开了她,说道:“初荷姐,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天之境刚上来,立足未稳,根本不会去挑事,六神天无主多年,三方皆忌
  
  惮当年天之境首领失踪之事,不敢瓜分天之境六神天这后花园,现在我们破而后立就受到各方围攻,难道三方不是想要霸占我六神天找个理由?你该不会想不明白吧?”谢初荷怔了下,面上总算有了些愧疚,她作为右侧翼统领,可能不知道打下天之境所得的利益?就算装作不懂,战后互相的瓜分可不会含糊了,大家都是画饼充饥才有所动力,谁不是为了混口‘饭’吃才拼命
  
  ?
  
  趁着我说话和冷却启动纳灵法的时间,承天王再次冲到了攻击范围内,而血剑暴涨一倍,朝我横扫过来!
  
  我启动因果互噬,又朝他轰过去!结果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一次开了个坏头,这因果互噬又失败了,当然,承天王虽然疯狂了,可仍然对因果互噬心有余悸,继续的后退逃跑了,但看到我又失败,恐怕第三次,他是说什么都直接冲过
  
  来了。
  
  知道这点,我当然趁机没命逃起来。
  
  谢初荷看着界力之花,又看着我,她本来可以在这里捣乱,逼我离开高级维度,但现在设身处地为我想了想后,却只能愣愣的坐在那不知怎么办好。
  
  我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因为骗她的事绕不开。无数的敌人,又再次从各个传送阵出现,这片核心区域已经是人满为患了,承天王威风凛凛的站在那,新来者都不知道他杀死的截教仙家比我杀的都多数十倍,全都把他当成了总统领,竟跟着他追我而来
  
  。
  
  我暗道鲲鹏这次难道趴窝了不成?居然现在还不来,再这么下去我恐怕就得逃去天之境遗址了,因为继续留在这里,我也受不了接连不断的进攻。而且界力之花给至高天域血剑砍中一次,能量也仅剩一半左右,鲲鹏来不来,对我都成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