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四章:挖掘
“初荷姐姐,计山鸿和承天王会有这把血剑,难道你不知道?杀人无算,不分敌我,就算是你也接受不了吧?”我趁着界力之花狂飞的时候说道。
  
  能量翅膀的根部不断的给我注入精纯的能量,我的修为、法力也在缓步的提升,这是为了再一次发动因果互噬,而且绝对不能再失败了,毕竟承天王又开始发狂,把周围很多仙家又都吸成了人干。
  
  疯狂的他不断的砍杀,靠近的仙家被血剑变成了一层血雾,染红了整个天地,当然,也让他沐浴在狂暴的力量下,他现在已经能够以远超界力之花的速度追着我不放。好在这核心界面不小,到处都有小型界面,界力之花面对界墙都直接穿透而过,但承天王要过界墙,总得用血剑破界才行,这一穿梭一突破之间,能够争取到的时间可不少,所以承天王也是郁闷之极,而
  
  发展到了后面,他干脆直接以破坏界面为主,那把血剑一挥之下,小型一些的浮岛,甚至直接一劈两半,简直是嚣张恐怖之极。
  
  这把至高天域血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神器,威力如此恐怖。
  
  “血剑我以为只是传说……谁曾想出现在此?”谢初荷咬牙说道。
  
  “传说必有依据,如今怎么破?”我问道。“传闻此剑有灵,剑灵嗜血而残暴,使用者若是无法降服,最后必被其所控,而吸收过多的力量,也会被他占据主导,当然,这不是单纯的入体,而是可逆转的入体,故而截教才会奉为至宝,这一次我是听
  
  说请了一件专门对付祖龙的超级宝物,但却没想过会是它……”谢初荷回答。
  
  “好吧,它既是剑灵,必存在极限,只不过即便是极限,也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对吧?”我问道。
  
  “是的……”谢初荷不甘愿的说道。
  
  “多谢。”在互相为敌人的状态下,她还能告诉我这些,已经很值得感激了,即便现在没有解决的办法,但相信很快就会有了。
  
  果然,似乎有什么冲撞这片空间的样子,头顶上的光幕,竟开始不断的发抖起来,而接下来,一声鹰隼般的狂啸,预示着鲲鹏已然来临!
  
  我心中喜悦,当然也带着一丝的凝重,因为鲲鹏以我为目标而来,不知道能否给我引来对付承天王!
  
  承天王现在已经不是他自己了,而应该是剑灵本身,所以一路的杀戮,只为了恢复至高无上的力量,当然杀了我,估计是承天王和剑灵讨论后的交换代价罢了。
  
  轰隆!
  
  上方界面,天空一瞬间的暗了下来,又一瞬间亮了回去,而界面显然在不断的乱颤,我心中也是悬着,毕竟鲲鹏太大了,绝对也不比雾龟小多少,它这一翅膀过来,就足够让空间动荡的了。
  
  而雾龟带着那么多的界面,根本不可能和鲲鹏对垒,只能是想方设法的逃离这里。
  
  但鲲鹏可不是善茬,为了抓住我已经两次失败了,它对于天一气息的执着比我想象的还要强烈!
  
  似乎发现了有东西正在攻击这片区域,承天王忽然的放弃了对我的追杀,改由让手底下的仙家自己来围攻我,自己却扶摇直上,冲向了界面的界墙!
  
  我心中大喜,一方强者的互相对攻几乎就是本能,因为不处理掉对方,又怎么能安心的干自己的事情?
  
  不出所料的,承天王用血剑破界了,而且竟果断的直面起了鲲鹏!我当然不会让他如愿,立即对着他又轰出了因果互噬,而这一次,因果互噬成功了!并且不断的扩大和狂吸周围的力量,连承天王的剑都给吸收进入了一半,这带来的后果是因果互噬的威力猛然间大增,
  
  竟直接把承天王狂吸进来!
  
  可意外的是,眼看着承天王就要时运不济给我一炮轰杀的时候,忽然一大片的黑暗从左到右的朝着我这边拍过来!
  
  须臾,空间扭曲了,而那巨大的因果互噬竟果断的给带偏了过去,让承天王抓住了一丝的生机,竟果断的逃了出来,并且泄愤似的追向了我!
  
  我带着一群的截教仙家,看到他冲过来也不顾保持速度了,立刻朝着天空狂飞!
  
  但这也让承天王找到了机会再度吸收截教的仙家恢复法力,而这次死的仙家更多,预计精英中的精英基本也给他‘吃’的差不多了!而鲲鹏刚刚冲破界面,翅膀猛然冲过来居然没有把空间互噬当一回事,那巨大的翅膀从雾龟内部的空间扫过,想要直接扫到另一边,可结果是跟打到了铁球似的,沾上了因果互噬,这一下,它的唳叫比什
  
  么都恐怖,不断的给能量互噬带了节奏,一大片的羽翼都消失!所以它嗷嗷的乱叫下,巨大的爪子和另一扇翅膀当场扑腾下来!
  
  轰隆隆!
  
  几个界面当场给拍个粉碎,当然,我给它带来的伤害,也让它悔之莫及了。
  
  承天王怎么会放过鲲鹏受伤的机会,那一泊泊的血液彪射而出的时候,它竟毫不犹豫的就吸收掉了,这下子能量提升更是骇人,比他吸收截教无数仙家来得还要快!
  
  可鲲鹏毕竟修为高得离谱,怎么会让一把神剑给狂吸完蛋?巨大的脑袋就从云层中伸出来,朝着承天王猛然啄去!
  
  承天王狂笑一声,随后那把血剑全速朝着鲲鹏挥去,仿佛他压根就不怕鲲鹏似的!
  
  轰隆!
  
  血剑再次带走了鲲鹏一大片的肉翅,与此同时,翅膀也穿过了我的界力之花,把一大片的截教仙家给拍成肉末,这恐怖的力道,简直是界面都扛不住!
  
  鲲鹏的翅膀扫过的地方,都在大面积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对我而言是好事,但对谢初荷来说,却超出了她的耐受极限,她看向了我,愤怒的质问道:“是你带来的鲲鹏?是也不是?”我看向了她,说道:“是有怎样?我如果一个人来,现在岂不是早就死在了这里了?而一个人,杀得再多,难道还能把你们整个大型界面群毁掉?难道你们就没想过我会有后手?就只许你们动用至高天域血
  
  剑?”
  
  谢初荷又气又怒,但每次都给我反驳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次翅膀的煽动,雾龟的防御早就给撕开了,而这里的仙家死伤无数,核心之处,就算是道三境,也给打得屁滚尿流,不知道怎么抵挡!我能够用界力之花直接就穿透这翅膀,而承天王的血剑直接给翅膀开了口子,要知道,鲲鹏除了祖龙,前所未有受到人类如此狙击,加上因果互噬带来的一大片损伤,更是让它咆哮连连,直接变成了黑不
  
  溜秋的鲲鱼!
  
  那条鱼之大,不知道几千里,反正照着雾龟核心位置直接就一口咬过来,包括承天王也给它吞入了腹中!
  
  我站在了界力之花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直接进入了黑漆漆的口中,本能也朝着另一处位置穿透移动,而谢初荷吓得惊呼一声,几乎本能想要逃离这里!
  
  嗖嗖!
  
  攻击忽然朝着我这边追过来,承天王居然在鲲的口中仍然要攻击我而放弃自保。
  
  我只能是穿过了鲲的血肉,直接往表皮那边逃,这顿时让承天王如同挖掘机似的,一剑一剑的劈开鲲鹏的骨血,让它忍不住张口怒吼连连,想要把对方狂喷而出!
  
  但承天王却顶着这狂啸,疯狂的剑戮对方,给鲲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而我逃出了鲲巨大的嘴巴时,承天王也在鲲的嘴里砍伐出了一条血色地道!浸染着仙血冲了出来!可这时候,我发现承天王有些不对劲,他的双目已经不再是血红,而是纯黑的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