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九十九章:破琴
    鲲状态的鲲鹏七鳍和身体到处都是狰狞的缺口,给我的多因果互噬打中,如被龙啃虎噬,残酷无比,当然,它的身躯实在太过庞大,所以想要让它彻底的完蛋,除非要有雾龟本体那样巨大的身躯。我拿出了控神戒,也毕竟是难以消灭它所以做出的妥协办法,控神戒并非能够如蛊神戒那样将它的思维完全控制,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还能驯服它,不过相对而言,控神戒却威力更大,能够让即便黑化
  
      的黑兽,也暂时听命与我,而一旦鲲鹏运用得当,将会是一件对付道盟的大杀器,毕竟一个腐化的鲲鹏干完了坏事,赖谁不是赖?
  
      我快速的捏了咒语,随后立即启动了控神戒,而这东西是符文侵入之物,立即窜出了无数的符文,开始朝着鲲鹏的肉身飞去,并且侵入其中,直接冲向它的识海,打算强行寄生在其中。
  
      不多一会功夫,原来到处乱窜寻找我的鲲鹏开始情绪变得稳定起来,我心中喜悦,而谢初荷看得是目瞪口呆,毕竟我这是控制几乎等同一个势力的超级神兽,这带来的效益可不是一般的仙家能够享受的。而天之境一旦拥有两只可供驱策的神兽,威慑力也绝对不是一般势力敢于小窥的,好比之前雾龟带领的攻击部队,就几乎全灭于这鲲鹏之手,剩下逃亡的虽然众多,不过给鲲鹏这一次恫吓,估计回去都得
  
      考虑下到底是谁招来了鲲鹏。
  
      “你……你在控制它?”谢初荷震惊的问道。
  
      “不然呢?”我反问,我的意识也潜入了符文里,这是强化控制的一道工序,所以符文束缚和延伸到哪里,都一清二楚,很快,鲲鹏就做出了我想要它做出的动作,艰难的翻了个身。
  
      谢初荷惊讶的看着眼前萌蠢的鲲鹏,面色已是惨白,讷讷说道:“天之境的宝物玄妙至极,此言果然不虚。”“呵呵,要不要加入我天之境?带领你的照阴仙府,趁着如今的大乱,在我们天之境肯定会有一番的作为,而且你们的两位混元境的护法,也在这一战中完蛋了,你们就算回去了,怕连以前的地位都不如,
  
      但如果来我天之境,我可以重用你,让你重头开始,至于这样的宝物,我们天之境应有尽有。”我开始蛊惑起来。
  
      谢初荷听罢,立即一甩袖子,脸色再度冰冷起来,额上的火焰也蹭蹭往上窜,她怒道:“你骗我一次,还打算骗我第二次?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你若是敢拦,我就破坏你控制鲲鹏!”
  
      我心下一滞,光顾着施法,居然发现自己忘记了她是敌人,不过刚才她还帮着消耗鲲鹏的体力,总不能现在就翻脸不认人吧?
  
      “初荷姐姐,我们虽然初见闹了不愉快,但过程却很值得回味不是?你总不能现在趁机对我动手吧?”我苦笑道。
  
      “正好报了之前的仇!新账老账一起算!”谢初荷咬牙说道,脸上已经是微微的变红,大有要闹僵的样子。我苦笑看着她,说道:“旧账我我知道,但之前我们的仇也是势力之间的仇,这些仇怨之前不是厘清了么?你们截教来攻打我,我一人闯入你们的攻击部队,碰巧就遇上了你而已,至于新帐……我就听不懂
  
      了,难道是你刚才看了我赤身露体的事情?我说初荷姐姐,这吃亏的是我又不是你,我这不是没让你负责么?难道你还觉得污了眼不成?”
  
      谢初荷给我这么一说,也羞红了脸,估计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只能强辩说道:“你……就是污了我的眼睛!”
  
      “初荷姐,那你说,我该怎么赔你成不?”我顿时苦笑,这个时候还得控制控神戒,让我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不过没办法,谁让她现在拿捏着我的小命?
  
      让她提条件,谢初荷也有些难为情起来,但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好,那可是你说的,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男人,更何况你还欺骗了我!我……”
  
      铮!
  
      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来已经开始变得‘乖巧’的鲲鹏,居然忽然的挣扎起来!
  
      “初荷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我连忙问道,刚才似乎一阵敲击金石的声音,就跟崩断的弦音,直接把不少的符文链给打断了,这才让鲲鹏挣扎了起来!
  
      “是古琴!?”谢初荷显然也听到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眉心轻凝起来,问道:“这里离开战斗的地方已经很远了,怎么还有人来?”
  
      “不像是在附近……”谢初荷却莫名其妙的说道,我看向了她,从她双眸中看到了一抹诧异和入迷。
  
      我皱起眉,闭上眼去细细品听,结果这一闭眼,琴声顿时入耳,锐如当面弹奏,让我浑身俱是一震!这琴音听起来如走马摇铃,它的余音亢长,短音节奏飞快,使得整首曲子表现出庄重古朴的味道,但绝非抒情乐曲,更像是不断流淌的潺潺的流水,将我不断蔓延而出的符文链一步步的解锁,甚至篇排上
  
      他那孤独的玄音!
  
      很快,鲲鹏清啼而起,幻化出了鲲鹏的样子!并且有振翅飞离的迹象!
  
      我猛然睁开眼睛,立刻又再次引控神戒强控鲲鹏!
  
      然而,那琴音如婉婉的叹息声音,很快再度弥漫开来,我再度潜意识进入鲲鹏体内,竟一下子给反弹了出来,而控神戒当场就‘嘭’的一声炸裂了两半!
  
      我想都没想,立刻沟通界力之花,带着谢初荷强行逃出了鲲鹏的体内!
  
      谢初荷仍然迷醉琴音仿佛不可自拔,而那声音始终如忧伤的清泉,瓢泼得人心也跟着它的情绪流淌,古典之韵书写的曲,勾勒着每个人心中潜藏最深的心境。
  
      我伸出两指,立即点入了谢初荷的眉心冰焰上,轻喝一声,把她当场喊醒。
  
      而界力之花似乎感受到了危险,立即远遁离去,再也不敢呆在鲲鹏周边了。
  
      “到底是什么?”谢初荷捏着眉心,似乎也有些晕沉沉的样子,我想了想,说道:“看来是鲲鹏的主人吧?要不然谁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谢初荷惊讶的看着已经不见了踪影的鲲鹏,说道:“鲲鹏还有主人?”“呵呵,你以为?”我连忙坐下,立即起手就封印起了天一气息,刚才这琴音幽幽响起的时候,我的脉络就跳个不停,毫无疑问正是强横的多脉络破除了琴音,而现在鲲鹏的主人都来救场了,我还不知道收
  
      手离开,那就太小看他的实力了!
  
      谢初荷看我忽然打坐,当即问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鲲鹏的主人一直对我心怀不轨,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以偿,初荷姐,你既然那么好奇,我这就把你带回天之境了,如何?”我一边封印一边笑道。
  
      谢初荷想了想,顿时犹豫了,说道:“不行!我要会照阴仙府!”
  
      “以你现在败军之将的身份回去?照阴仙府还有你的位置没有?”我问道。
  
      谢初荷顿时怔在了原地,好一会才说道:“我……就算这样,那也是我的家,我必须回去承担责任……”
  
      “那还不如干脆更名易姓好了,就当你死在了这一战中,反正也不多你一个,现在回去,或许一样死路一条吧?截教会怎么对待一个把兵员全丢了的右侧翼统帅?我一直很好奇。”我淡淡的说道。谢初荷沉默当场,怕是她自己心中有数,但不敢说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