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零二章:临头
对于敌人,我无所谓和他们讲什么正义,因为他们可不会对我讲道理。
  
  “呵呵,几位看起来气色不错,不知道对我们天之境的招待还满意呀?”我嘴边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满意?既没有美人在旁,又无珍馐在前,你说我们怎么满意?”包天云嘿嘿一笑,随后看向了我身边站着的几位在仙中亦是绝色的女子,言语中不无调侃之意。
  
  我冷笑一声,看向了赵茜说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招待这些截教的使节好?”
  
  赵茜凤目含威,刚才的话明显触及了她的脾气,所以她很不客气说道:“这就是截教使节该有的气度和礼数么?”
  
  “哼,本来我们也不想如此不给面子,不过我们既是截教代表来此,便也不能受你们怠慢!要说礼数和气度,你们天之境缺乏我们截教甚多吧?”鲁绘英可不是包老仙,更不是什么仗着脑残的无赖。
  
  “如果是日常的来往交际外交,我们天之境欢迎之至,不过要是贵势力打着侵吞我们天之境财产,亦或者想要从我们这里拿走什么,那就怪不得我们如此了。”赵茜冷声说道。
  
  “看来你们天之境还没有明白眼下的局势嘛,那既然夏首领也都回来了,我们就遮遮掩掩了,有话直说如何!?”为首的男子阴戾的脸上多了一抹冷笑。
  
  “呵呵,好呀,既然是来访,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我也抱以同样的冷笑。“夏首领上次侵入我们截教,视我们截教如自己家院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顺路打死了不少我们的截教弟子,这件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的赔偿条陈已经出来了,并且上乘夏首领的诸位夫人,其
  
  中炼宝仪正是最重要一项赔偿,你们若是甘心情愿赔,我们截教和天之境往后仍然互不相冒犯,但如果你们不打算赔偿,那好,接下来大家就兵戈相见罢!”赵平知板着脸说道。
  
  “原来如此,不知道那些截教弟子给我杀了?我可不记得借道你们截教还杀了人。”我看向了包老仙。
  
  包老仙嘿嘿一笑,然后往身后勾了勾手,顿时,好几个使节团的成员一脸晦气的站出来,说道:“夏首领何以敢做不敢当?我爹和我弟弟就是给你所杀,别以为此事能够当作没发生!”
  
  “对,我娘也是你杀的!若是还有点担当,以命抵命!”另一个女修也站出来说道。“好了,夏首领什么身份?你娘什么身份?还以命抵命,啧啧。”包老仙一副鄙夷的神情,把所有人又赶到了身后,然后朗声说道:“夏首领,你手中的鲜血沾染了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连道盟也深受阁下的荼毒,真不知道天之境怎么会有你这么擅杀的首领?当然,或许这些孩子是脾气重了点,冲撞了夏首领,才招致如此的结局,然而,那也不至于要用死为代价才是!夏首领做出此事,还请做出一些赔偿
  
  ,至少让他们的老小能够有所保障和赔偿吧?”
  
  “对,赔上炼宝仪!”
  
  “必须炼宝仪才行!”
  
  一群使节团成员顿时起哄了,这截教边境使节团简直就是一群流氓组成的讨饭部队,让站在一旁旁听的谢初荷都不禁频频皱眉。
  
  我扫了一眼这十多位使节团成员,忽然笑了起来,随后双目瞬间寒冷下来,半眯眼睛说道:“知道我擅杀,你们还敢来?!”
  
  满脸狰狞的脉络,以及须臾扩散的杀气,把不少的使节团成员吓得退了一步,连那包老仙都摆开了架势,估计也怕我突然爆发,毕竟他的修为给我动动手就灭了。即便是赵平知也面色一白,有些把不准我的脾性,不过他还是站出来说道:“呵呵,如果光是杀人,就能够吓退我们,那我们也不会只有这些人就来了,夏首领何至于吓唬我们?一仙之力,终究有限,若是
  
  跟夏首领一样,我们派万仙之力来吓唬阁下,不知阁下做何感想?”
  
  “做何感想?你说的是你们截教从腐气侵蚀区域来袭的远征军?”我嘴角露出了一抹狞色。
  
  赵平知顿时半眯起眼睛,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但鲁绘英却没理会我什么意思,站出来就说道:“不知道夏首领何以如此自大?难道觉得我们截教是纸糊的?”
  
  “呵呵,夏首领别太狂妄了!若真是引来我们远征军,势必席卷而下,寸草不留!趁着现在还有商量余地!该如何还需要老夫来提醒么?”包老仙一向暴脾气,瞬间也爆发了出来。
  
  我呵呵一笑,顷刻就到了他面前,然后一巴掌甩过去,就把他的脑门打瘫了下去一部分,包老仙昏头转向,几乎虚体出窍。
  
  赵平知眼看我竟真的动手了,立即拦在了我面前,怒道:“夏首领!你敢殴打我们使节团!”“这一巴掌,除了教训他胡说八道,栽赃嫁祸外,也是告诉你们,这里是天之境,不是你们截教的地盘!还有,难道你们平素出使,都不讲礼数的么?”我冷冰冰一笑,随后看着那包老仙恢复过来,一巴掌
  
  就把一群的仙家都吹了出去:“不请自来,都什么杂七杂八的仙家。”
  
  赵平知脸色大变,我随手一挥就把这么多上三境都给轰了出去,就算是他,肯定也做不到的,所以对我的实力,如今他又有了新的见解。而我根本不等他反应过来,又接着笑道:“还有,也不怕告诉你们,你们的远征军,早就全军覆没了,总统领计山鸿被杀,左右统领成天均和谢初荷,也死了,很快消息相信就会传到你们这里了,所以你们
  
  也不用问是否是真的,至于要我们的炼宝仪,你们是觉得脸太大呢?还是自己太强了可以耍流氓?”
  
  我这话说出,顿时周围一片的哗然,毕竟除了天之境政治核心,其他的仙家对此事还不了解,而这事简直就是绝对的重磅炸弹!
  
  “你……你说什么?”赵平知率先震惊的看着我们,对于这样的消息,他肯定先觉得不大对劲。
  
  然而,我却能率先叫出了三大首领的名字,对于他们来说,这三个人物无疑都大名鼎鼎,好比之我们天之境的东方伏等大将。“呵呵,全灭了,数万的远征军,妄图对我们天之境施行毁灭打击,却没想到最后竟逃的逃,死的死,连三大首领都死在了那场战斗,所以你们想要再威胁我们天之境,就另找远征军过来吧,我们天之境,
  
  绝对不会赔你们任何东西!哪怕一根毛都妄想!”我抬起头,睥睨的冷冷看着他说道。
  
  赵平知脸色惨然,如同遭遇了什么重创,嘴里只剩下呢喃,估计在远征军里还有他的亲戚亦或者好友什么的。
  
  “不,不可能的!”鲁绘英连忙否定,但眼中全是惊魂未定。
  
  “难道是你一个人干的不成?!”包老仙恢复过来,已经知道不能和我死磕,但不代表他不敢问。
  
  我面无表情,说道:“一个人干,得杀到什么时候?当然还有鲲鹏大神在,它还把雾龟给吃掉了,这场面,简直震撼无比。”
  
  “这……你就是个骗子!”鲁绘英已经无语了,一个个消息都完全出乎她的预料。“我知道你们不信,所以,就都留下来几天,等前线消息回传吧!”我大手一挥,然后让人押着他们下去,可这赵平知等使节团似乎知道大难临头,立即朝着外面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