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零三章:吹牛
我面带森然笑容,瞬间就拦住了赵平知,一掌就打得他虚体出窍!他虚体还想要就此逃掉,结果我一伸手就用纳灵法拉住了他!
  
  毕竟是这里最高修为的仙家,连他虚体都逃不掉,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剩下的包老仙和鲁绘英只能是震惊的看着我,嚷着使节团应有的权利云云,但给我瞪了一眼,就全都老实了。
  
  “呵呵,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便宜的事情,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包天云。”我看向了包老仙,脸上全是森然的杀机。
  
  包老仙噗通一声跪下,连忙说道:“我们是使节团,千万别杀了我们!”
  
  很快从背后的剑袋中抽出了一把红色的长剑,一剑斩向了他,但最后还是在他脑门那停了下来:“知道这是什么么?”
  
  “这……这是至高天域血剑!”包天云一辆懵圈,但不代表赵平知没有眼力,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代表截教最高品序的宝物。结果我才拿出来晃荡了下,韩珊珊一把就伸手夺了过去,看着这把剑脸上全是兴奋之情:“哎哟,是好东西呀,哪里来的?就是光看着,就是超级宝物,好像还拥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符文,没准能够用炼宝仪
  
  重练一把。”
  
  我无奈撒手,这东西本来就是带回来给她的,所以我看向了赵平知,说道:“你来自己说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如果猜得不错,这应该是我们截教四大至宝之一的血剑,镇守着四方大势力,但……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它应该还有一套远古的剑盘……用作阵法之用才对。”赵平知惊讶说道。
  
  “哦?还配有一套剑盘?”韩珊珊好奇的看着我,我想了下,从袖兜里拿出了两半铜盘,说道:“可是这玩意?”
  
  “对对……这东西正是它的剑盘,传闻用它布下的剑阵,能够催山蹈海,有无穷妙法潜藏其中,而此剑一出,更是能颠覆乾坤,有诸仙不敌的神威!”赵平知忙说道。
  
  韩珊珊翻来转去,没发现有什么状况,就看向了我说道:“给你打坏了?”
  
  “嗯,差不多,此物太过歹毒,剑从里面出来后,就一直不分敌我的狂吸,无数低阶仙家都成了人干,倒是使用它的人变得极端的厉害,要不是我用上了维度牒,恐怕也干不掉他。”我低声传音说道。韩珊珊点头,想了想说道:“丢了最重要的剑灵,恐怕很难再修复会原来的样子,不过上面的符文还在,应该还有所作为,我要将它和多因果联系起来,因为我从纳灵法上面,想到了你的多因果互噬的法术
  
  ,没准能从里面做出点文章。”
  
  我满脸震惊的看着她,只能竖起了大拇指:“你简直就是天才。”
  
  韩珊珊嘿嘿一笑,随后把东西一股脑都收了起来,也不管我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大踏步的就打算离去。
  
  结果赵平知连忙叫道:“慢着!”
  
  “怎么了?难道你还知道点别的?”韩珊珊回过头问道。
  
  赵平知却着急说道:“不是!是这件东西……这件东西奉劝你们还回去,否则必有杀身之祸降临!不管你们怎么想的,但它都不是你们天之境能拥有的东西!”“滚蛋,老娘连炼宝仪都能当玩具耍,有本事就再多派点攻击部队过来抢!真能抢了去,我绝对不说半个不字。”韩珊珊一副鄙视他的表情,头也不回的带着几个女子军团的小伙伴飞回研究所了,这是她的
  
  兴趣爱好。
  
  我看向了使节团,冷声说道:“都落得如此的境地了,还关心宝物,是现在折磨你们太轻了吧?”话刚落音,包老仙已经五体投地,大声哀求起来,这老头一看就是没皮没脸的货色,根本不打算跟他好好说,大手一抓,纳灵法就朝着他狂吸,他一个道三境都不到的存在,直接就成了人干,剩下虚体瑟
  
  瑟发抖,生怕我动手就把他灭了。
  
  而鲁绘英也整个都傻了,东方伏朝着她走过去,一巴掌就捏住了她的脸,当场也把她吸得道体逃脱出来!
  
  “道盟的使者来了,你们就可以走了。”我冷哼一声,道盟的使者还要来,而大军还在人神界,显而易见也打着先礼后兵的想法。
  
  现在雪倾城已经带了大军前去防御了,我当然不能让她深陷战争泥沼,趁着我还是四脉创元的状态,必须得赶紧的也把道盟的事情解决了。
  
  禁制了这群截教使者团的行动,也是给他们嚣张的一个教训,我倒也懒得去杀他们脏了自己的手。
  
  “九儿,倾城的大军到哪了?我们和道盟那边的接触呢?”我问起了媳妇姐姐。
  
  “他们防御堵住了边境线,但目前没有道盟的其他消息。”媳妇姐姐说道。“那这里正常接待他们的使者,我亲自去会会他们的大军,看看他们到底打算怎么恫吓我们。”我点头,看向了女子军团里,背着多因果剑盒的南宫敏、叶孤玄、骆樱神、东方瑾,说道:“你们和我去一趟道
  
  盟?”
  
  众女都面带喜悦,显然四位女子都觉得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实验机会,当然是无不点头答应。
  
  我吐出了界力之花,这东西还算完好,就是能量亏损有点多,但再飞一程应该不是事。
  
  至于戾血莲和玄天葫因为替我正面迎击了下雾龟的攻击,所以现在一副怏怏的样子,我把她们留下恢复,就带上了四位女子坐上了界力之花。
  
  我现在是四脉创元的状态,时间每拖一分钟,我就要多睡一会,所以大家都没有浪费阻止我的时间,甚至四女也是背上了剑盒就跟着我走了,一句话都没问。
  
  只有谢初荷传音有些郁闷的问我:“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我看向了带上面具后大变活人似的从冰冷美人,变成了个落落大方的美少女的谢初荷,笑道:“放心吧,赵茜会安排你在这里所有的衣食起居,乖乖的在这里安心等我回来。”
  
  谢初荷看了一眼赵茜后,只能是对我点头,目送我离开。
  
  我带着四女,很快从祖龙的跨界通道直接转移进人神界。
  
  这通道已经扩张得很大了,重元气非常的密集,加上溶界进入了收尾阶段,所以这眼下和没有通道并无区别。所以我很快就站在了雪倾城和一干的将领面前,这些将领多是从星界和道盟的边境区域投靠进来的,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热情,更有审视我的存在,毕竟天之境目前的局势紧张,现在随便一个大的
  
  打击,怕就能瞬间瓦解,加上他们又都觉得自己是对付道盟的炮灰,心中更是不乐意了。
  
  而且还有不少来至道盟的,如今要他们去对付老东家,肯定心中有些复杂,即便能够站在这里的,已经拥有足够的忠诚。
  
  我站在了雪倾城的身边,然后看向了所有的阵前大将,说道:“截教的先驱攻击部队数万人,已经给我一人彻底瓦解全灭了,现在只剩下道盟,你们安心在此防御,我去替大家探知虚实。”
  
  虽然是我一人,但还有鲲鹏在,只不过这么吹牛会更让人振奋一些,所以我主动隐藏了鲲鹏这敌方的斥候鸟,当然,还有一些不怎么光彩的混入敌群的小伎俩。
  
  不过,往往大家重视的只是结果罢了,过程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果然,这话一出全体哗然,截教来了多少仙家,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底,可却给我一人全灭,那代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