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零五章:雷池
    第三千四百零五章:雷池
  
      远眺我身后一片的星空苍茫,左右更是如墨染般安静,奕君面无表情,但瞳孔的收缩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  .
  
      怀疑,警惕,以及心萌动的贪婪,只要再跨过这里,能达成道盟交与的任务,对他而言,这任何事情都重要。
  
      而且道盟大军前移,推进人神界几乎直至天之境所在,换成了哪个势力,都会觉得所过之处身后的地方已经算是自己的了,跟狗在周边区域撒泡尿,觉得这里成了自己的地盘一样。
  
      道盟又何曾不这样想?谁领兵打仗,每走一步不要钱?投入了难免要有回报!
  
      而人神界是他们的最大回报,因为截教拿到了古神界,他们道盟这么大的势力,难道不该拥有一个媲美古神界的地方?
  
      所以明知道这是天之境当年的后花园,现在既然王牌都翻出来了,看着也不那么厉害,自己还不亮剑更待何时?
  
      眼前,这么多的仙家界面,气息更是数之不尽,道盟自然无惧一战!
  
      大可越雷池一步!
  
      这句话很好的响应了我的意思,当然,对道盟也是如此,不入雷池,焉有收获?
  
      所以,我做出请你过来的手势:你敢过来,我敢杀!
  
      “呵呵,夏首领一人面对千军万马,真觉自己能够成为一个路标,一片雷池?”奕君笑呵呵的问道,脸仍然不动声色,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跨过来,还是这么停在那。
  
      但他停在那儿,身后那片如战车轰隆而过的巨大星群却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速度还不慢,要不然也不能这么短的时间里,横穿一界来到了这里,即便是在溶界后才过来,但也可圈可点了。
  
      奕君的意思很简单,战车碾过,管他什么路标和雷池!
  
      “截教和贵盟一样,也派了那么庞大的星群而来,带领界面的,是他们的大雾龟,我记得那只雾龟好像叫常胜还是百胜来的,贵盟不会打算和他们截教一样,打算来侵略我天之境吧?”我冷冷一笑。
  
      奕君的眼睛终于半眯了下来,看了身后的大军一眼,回过头来瞬间恢复了正常,说道:“夏首领,看来你的情报相当的庞杂嘛,居然查出了截教派了胜神龟往天之境而去?不过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装不知道谁不会?你们堵在这里,让截教攻打我们,完了瓜分人神界,他们拿走炼宝仪,双赢的事情谁不乐意干?”我淡淡的说道。
  
      “哦?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截教果然心狠手辣,不过夏盟主也不要太过担心,势力互斗,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要不这样好了,我们道盟帮夏盟主一把,你看如何?”奕君笑呵呵的说道。
  
      我嘴角泛起冷笑,说道:“不知道截教打算怎么帮我们?”
  
      奕君一听我有兴趣,顿时笑道:“截教想要炼宝仪,若是件普通的宝物,给与他们是了,但想要攻打天之境,我们道盟既然来到了这里,夏盟主你也看到了,他们即便有胜神龟,但又怎么可能如愿?而且,我们毕竟是友好邦盟,如果夏盟主对和亲之事也没什么意见,我们出手逼退他们,可谓名正言顺,不过嘛……”
  
      “割让人神界给你们,当作和亲聘礼,对吧?其实你们早打算好了,和亲也得和,不亲也得亲,聘礼也正是人神界的广大疆域,可对?要不然也不会跟早有所料一样兴师动众吧?”我双目微眯,平时和这些老滑头说话,绝对不能跟他们斩钉截铁的说完整了,因为常常有很多背后难以理解的东西,藏在他们心,如果不引出来,恐怕仍然一脸懵圈!和亲怎么能不要聘礼?之前不过是迷惑我罢了,实则是为了能今天可以一路朝我们后路长驱直入的铺垫罢了。
  
      况且也有欲盖弥彰的意思在里面,让大家觉得和亲后,他们拿到人神界也不算是侵略了,而他们也能够大大方方的成为天之境的后台老板。
  
      “呵呵……夏首领如果这么想,那也无可厚非,但以雪倾城雪道友的姿色,想必英雄自有抉择,而且,以现在天之境的势力,想要对付截教,恐怕颇为不易吧?”奕君笑道。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确实还不知道截教的胜神龟已经给我联合鲲鹏灭掉了,毕竟这里离着战区还有很远的距离呢,不知道很正常。
  
      而且现在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前因后果,所以很快,我忽然一笑,说道:“拿我的女人反嫁给我,空手套白狼要走人神界,好大的一盘棋,也不知道是你们道盟哪位高人弈棋来的?”
  
      “这个不劳夏首领费心了,痛快一句话的事。”奕君也不是什么都敢说,这种内核的东西可不能拿出来告诉我。
  
      我见没法子盘出这事,接着又道:“那恐怕这件事,奕道友得重新定计了,因为胜神龟带领的数万部队,包括三位首领,计山鸿,承天王,谢初荷,全都战死在那里了,连胜神龟也死得连一块皮都没剩下,哦,忘了说,连同那把至高天神剑,也落到了我手,不知道奕君道友怎么想?”
  
      “什么!”算是冷静如奕君,这话也吓得他震嗨叫了起来,并且直接从盘膝的状态直接站立,可想而知这情报给他带来的效果有多大了。
  
      这简直是颠覆了所有人的计划,无论是弈棋者,还是执行者,在这一刻都要把沙盘全部推翻,并且再行定计!
  
      “我说过了,胜神龟给我灭掉了,截教除非再来一次进攻,否则你们道盟想要乘东风干大事,除非现在越过雷池!”我冷冷的回答。
  
      奕君皱眉咬牙,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淡定,包括他身边的几个青年领袖,也都面面相觑,用震骇的表情互相交流情报。
  
      跨过以我为点的坐标,是和天之境宣战,相信道盟多少要考虑考虑。
  
      “你一人,能灭了截教胜神龟领域?”奕君平静下来后,第一句话是个问句,当然是怀疑情报真假。
  
      我笑了笑,随后拿出了一些代表三位首领的宝物,以及一堆道三境死了后,我随手捡起的腰牌,然后说道:“你可以不信再等一阵子,估计很快情报来了。”
  
      看着一大堆‘知名人士’的腰牌,奕君已经彻底坐不住了,毕竟截教即便先驱部队没完蛋,现在看着也实力尽去,我总不会大老远的来这里玩一次疑兵之计吧?
  
      但让道盟来了折返回去,并且把吃下去的东西又吐出来,换了谁都不愿意,更何况溶界的地方以靠近九重天为最好之地,也是天之境接壤的地方,是如奕君这样老谋神算的性格,也多不愿意。
  
      奕君一边犹豫,一边也在和道盟前驱部队联络,毕竟他也拿捏不住眼下的局面。
  
      而没过多久,一群道三境的存在快速的从众多界面最核心的位置飞向这里,一个个不是看起来了年纪,是着装奢华,应该都是各门各派的首脑了。
  
      看起来最有定力的几个到了奕君的身边,脸都带着一抹的凝重,而其身着宝蓝色长袍,五六十岁左右的道人很快看向了奕君,问道:“君儿,怎么了?”
  
      “爹,之前告诉你消息,不知道是否属实。”奕君竟称他为父,我不由多看了他一眼,毕竟他儿子能统领执剑台,老子的身份怎么都不会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