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四章:冷暖
毕竟都是天一道的老将了,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军队一员,早不把自己当成修士了,不过在团结凝聚力上,他们是众仙中首屈一指的。
  
  从九州界一直到人神界,正是由他们守卫着天一道的安危,而现在对外战争还没开始,自然是保家卫国的状态。
  
  “赵昱!”我笑着喊了赵昱的名字,这一声把他喊得一激灵,连忙笔直的站了起来。
  
  “娶了几房老婆?有几个娃?”我笑道。
  
  “三房婆娘!八个孩子!”赵昱连忙叫道,我笑了笑,靠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倒是够可以的,这么多的子嗣,都要给他们找个好人家。”
  
  “是!夏皇放心!”赵昱连忙认真回答,众人都笑了起来,其中江寒说道:“主公放心吧,除了我家旭儿那份亲事,荆云家那位小子,也和他家定亲了。”
  
  “哦?你到底几个女儿?”我笑道,赵昱脸上一红,问道:“夏皇,难道你家凌天也缺……”
  
  “滚蛋,那孩子不用我操心。”我笑骂道,赵昱忙尴尬说道:“我七个女儿……”
  
  我愣了下,拍了拍他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女儿好呀……”
  
  “哎,是呀,我也这么觉得,我家那小幺儿,我就不怎么待见他,皮。”赵昱嘟囔道,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笑什么?”我板了一张脸,这才吓得所有人停了下来,我继续说道:“天之境里,男女都一样,都什么态度?”
  
  众人这才连忙回答‘是’,毕竟是封建思想太过严重,这群家伙就是欠收拾,所以歪风果然还是不能让它继续歪下去,这让赵昱总算没那么尴尬了,让他有七个女儿,也确实难为他了。
  
  魏子灵忙出场解围,说道:“首领说的对,你们都省着点事,别打仗还挑娘们爷们的,该用的,别看男女,别忘了,女子打仗是真厉害。”这魏子灵是说阮秋水呢,众将听罢,连忙又吹嘘了一顿,我也懒得和这些家伙继续扯这些,又问起了荆云家的情况来,荆云当年牺牲,留下了个子嗣,继承爵位,偶尔听闻他还是非常努力的,有其父之风
  
  ,在众多老兄弟的帮衬下,当时就在人神界身居要职了,也不知道今时今日如何。
  
  “首领,这孩子不就在这么。”左臣拉着个青年走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那青年人高马大,长得剑眉星目,是有荆云当年风貌,见到我愣了下,随后咚的一声连忙跪下:“参见首领!”“小荆,你都长那么大了?当年见你的时候,不过这么高。”我笑了笑打了个比方,心中却感慨时间流逝匆匆,这么多年过去,竟已经物事全非了,名将的孩子,都已经长大,甚至还有了婚配,想到荆云的
  
  妻子,我问道:“你母亲林疏影呢?”
  
  “首领,在……”青年抬起头,忙看向了围观的人群,而一个貌美,却已是中年打扮的女子站出来,不正是当年荆云家那位一身傲骨,击鼓呼应众将,应战夏瑞泽大军的林疏影还能是谁?
  
  我深吸一口气,对林疏影点了点头,说道:“荆王妃,你做到了,荆家没出孬种,你家的孩子,为我天一道保家卫国,而你,也是如此。”“愿为首领尽我荆氏一门全力!”林疏影泪眼纵横,多年过去,她的形象虽然改变,但骨子里仍然是那位荆王妃,当年荆云已经在天一道位极人臣,封无可封,现在他们的地位,仍然是超然的,毕竟也是天
  
  一道一路过来的开国元勋,即便疆域再扩大,幅员再多,但荆云却只有一个。“好,荆云有妻如此,有后如此,是我天一道的福分!”我点头赞许,随后看向了那青年荆辰,又交代了一些场面上的话,然后才结束了这次的见面,之后还见了一群迎过来的,从地球就跟来的老伙计,随
  
  后才匆匆前去见母亲。母亲还是那样子,模样也没多大的变化,但一身贵气逼人的天一道袍服,整得非常的正儿八经,而好几个女子军团的成员,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在里面了,简直是无孔不入,估计我这一举一动,都备受
  
  关注。
  
  赵茜在一旁笑着说道:“伯母刚才还想跑出来看你威风的,结果给束离、安君、萧怡拉住了,换了一身正式袍服才给出门,但你也到这里了。”
  
  “你们呀,真够闹腾。”我苦笑道,随后过去拉住了母亲:“妈,理会这些小姑娘干什么?”
  
  “有什么,都是一片好心。”母亲笑了笑,而束离等都俏皮一笑,随后没等我训话就一哄而散了,估计是去准备些什么去了,我也懒得理会她们,就是瞎操心。带着赵茜,就是为了和母亲多亲近一些,毕竟母亲和赵茜最熟悉,但没想到现在情况似乎和我想得不一样,除了束离他们,许芸芸,白如琪这些性子比较柔软的,似乎都有在附近出现,看来都是很会应景
  
  的人儿。
  
  母亲身边,郁小雪笑着看着我,叫了一声‘天哥’,我点了点头,说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虽然和母亲住习惯了,但毕竟庄子大,又不是不做事,平时都是分开两地。“刚来,虞心,快叫叔叔。”郁小雪笑道,还拍了拍身边那漂亮的十几岁的女孩儿,这女孩儿模样俊俏无需多说,也有着其父一身的贵气,这些年在天一道也生活优渥,也算是富庶人家的孩子了,这点我并
  
  没有对不起夏瑞泽。
  
  “叔叔。”虞心乖巧的叫了一声,我点了点头,说道:“都长那么大了,真是时光飞逝,白驹过隙。”“是呀。”郁小雪宛然一笑,然后让孩子自己出去玩儿,就跟着我和母亲一同进入了大庄子,这里有不少的纸人婢仆,当然,也有不少熟面孔,都是多年来用惯的人了,毕竟除了一般的生活之事,还有庄子
  
  上的事情需要人处理。我和母亲、赵茜、郁小雪一路聊着家常,十多分钟时间,才缓走到了庄子里的会客厅坐下,也可见庄子的大笑,而坐下后,我也不打算瞒着,淡淡的说道:“大哥这数日间就到了,说是来探亲的,也有意要
  
  接回你们母女,还有也希望母亲跟他去往截教势力那边。”
  
  这话我其实也深思了许久,不过愿意如此,照着说了也好些。
  
  郁小雪看了看母亲,然后说道:“这里都住习惯了,他还过来做什么?”我心中叹了口气,这也是第一次听到郁小雪对夏瑞泽带了一丝的不满,不过话说回来,多年未见,书信联络未断,但感情也不是靠这些能维系的,怪不得她会如此了,而且夏虞心都多少年没有见过自己的
  
  爹了?“阿天,这些事不用问我了,我不会跟他去截教的,这里住的很舒服,人情往来的,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去了他那边,人不认识半个,老骨头一把的,有什么好去的?”母亲为人也颇为果断,她性子里有
  
  着外婆的基因,表面热情,内里有些冷,说出这些话并不奇怪。郁小雪点头,说道:“他来了,我见他一面,却不会和他走的,多年来都这么过来了,虞心也习惯了这里的环境,还有了自己能做的事情,我也在这里有自己的事业了,天哥,人情冷暖淡薄,正是时间所累
  
  。”“嗯,我尊重你们母女的决定。”我点头说道,她是委婉的要跟我说想和夏瑞泽分开过了。